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旅行 arrow 影像 arrow.png 重返鸟岛:去过的人都不想离开!
重返鸟岛:去过的人都不想离开!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1.26
文: 薛璐     摄影: 赵晨
 
  人们都说旅行应该是去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风景。而我们一家,却始终对西印度洋上的一座小岛念念不忘,一心想要回到那里。于是时隔十八个月,我们再次踏上这座梦幻的岛屿——塞舌尔鸟岛。位于塞舌尔群岛最北端的鸟岛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整个岛屿即是一座生态酒店。它因鸟而闻名于世,不仅因为这里栖息着二十多种鸟类,更主要的是,鸟类才是这座岛真正的主人。

重返鸟岛pic
远眺乌燕鸥繁殖地 
 
  我们乘坐17人座的螺旋桨飞机登岛,岛上还是那样熟悉而简单的生活。鸟岛的老向导,Roby Bresson ,亲自迎接每一位登岛的客人,并且介绍鸟岛的概况。Roby的另一个身份是当地的保护学家。他是塞舌尔首屈一指的鸟类学家,十二年来Roby精心守护着鸟岛的精灵们,同时耐心地向游客们做着科普。
 
重返鸟岛pic
Roby Bresson 
 
  鸟岛是一座珊瑚礁岛,面积101公顷,岛外围环绕着约5公里纯净的白色珊瑚沙滩。岛上建有二十四栋木屋别墅,以此来控制登岛人数,避免游客过多给生态环境带来的影响。别墅房门没有锁,室内只有简单的照明和充电用的电源,饮用水无论冷热要自己去餐厅领用。淋浴使用太阳能热水器和净化的海水。在岛上手机没有信号,而wifi是2015年才有的。这里没有任何的娱乐设施,让人们可以全身心去感受自然之美。
 
重返鸟岛pic
图片来源:鸟岛官网
 
重返鸟岛pic
  
  相比于塞舌尔其他四星、五星级酒店丰盛的餐饮,鸟岛的三餐是极简风格的,早餐内容基本是固定的,包括水果、煎蛋、面包片、酸奶、咖啡等。午餐和晚餐不能点餐,提供6-8种克里奥风格菜品组成的自助餐,而且菜品荤素搭配得当,非常可口。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是,两次来鸟岛,晚餐都有一种做成咖喱味的禽蛋,比我们国内吃的鸡蛋个头更小,蛋青更加剔透,蛋黄则更大一些。问厨师,我们吃的是不是鸟蛋?厨师答:是。可是我想了想,又觉得著名的鸟岛不可能给游客吃海鸟蛋啊!是不是我们没有沟通清楚?回国后又查了资料,得知塞舌尔包括鸟岛在内的某些岛,是有条件捡拾鸟蛋的,也就是说对于那些不濒危的鸟类是可以通过适量捡拾鸟蛋以控制其种群数量的。所以,最终我们也没搞明白,自己到底吃的是海鸟蛋还是鸡蛋。
 
  鸟岛上20多种野生鸟类中,其中最不怕人的鸟当属身材小巧的斑姬地鸠,有时它们会大胆飞进别墅里东张西望。在人们就餐的时间,它们干脆飞进餐厅觅食。女儿有时会悄悄喂它们面包屑,但如果被美丽的服务员发现,就会温和地制止她。其实在塞舌尔很多地方的餐厅里,斑姬地鸠都是常客。
 
重返鸟岛pic
飞进别墅,把我的头花当成真花猛叨的斑姬地鸠
 
重返鸟岛pic
餐厅的斑姬地鸠
 
重返鸟岛pic
马岛福迪雀雄鸟

  和斑姬地鸠同时出现的还有马岛福迪雀。马岛福迪雀雄鸟的头颈部和胸部是漂亮的洋红色,非常惹眼。而雌鸟远没有雄鸟那样漂亮,甚至有点儿灰头土脸的感觉。它不停地把女儿喂给它的饼干叼走再飞回来,估计是喂给了小鸟。如此往返4,5次以后,雌鸟才安下心来,自己吃了点儿饼干渣。
 
重返鸟岛pic
正在孵蛋的白顶玄燕鸥

  房前屋后,到处是不怕人的白顶玄燕鸥和它的亲戚,小玄燕鸥。这两种燕鸥的外形非常相像,区分它们的方式是,小玄燕鸥一般在树上用树叶筑巢,而白顶玄燕鸥则在树下用树枝筑巢。而从形态上讲,小玄燕鸥的体型稍小一些——这是我在回国后查资料才知道的。而在鸟岛的时候,我们一直把它们统统地认作是白顶玄燕鸥。我当时还一直奇怪,为什么同一种鸟的筑巢习性会有那么大差别,原来是闹了乌龙,略糗。别看这两种玄燕鸥都自带黑眼线很酷,它们的叫声却沙哑难听,而且是从早叫到晚,甚至半夜里都会听到它们的叫声。8月份,很多白顶玄燕鸥的幼鸟已经孵化出来,和亲鸟一起站在树下。当有人靠近的时候,亲鸟就挪动身体,看似不经意,实际却是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来人前面,护住幼鸟。
 
重返鸟岛pic
偶遇一对白顶玄燕鸥秀恩爱,双方频频点头示好,这大概就是白顶玄燕鸥英文名字中“Noddy”一词的来历。
 
重返鸟岛pic
树上的小玄燕鸥
 
重返鸟岛pic
三趾滨鹬
 
  我们到海岛的西岸沙滩散步,发现一只三趾滨鹬正在海边奔跑逐浪。这种活泼的涉禽,喜欢在大海退潮时到沙滩上觅食。在海浪退去的瞬间,它们会寻找沙滩上的小型甲壳类动物。女儿悄悄地跟在这只小鸟身后,跑出去很远。过了一会儿,孩子眼含泪水跑了回来,说,三趾滨鹬靠海太近,被大浪卷走了。。。亲爱的孩子,真正的大自然,并非看上去那样“莺歌燕语”,其实是充满了竞争,淘汰和死亡。
 
  鸟岛的西北部,是乌燕鸥繁殖地。为了不影响乌燕鸥的生活,岛上的工人用铁丝圈起了它们的栖息地,并立起来多个“No Entry”的告示牌。8月正值繁殖季节,上百万只乌燕鸥聚集在灌木丛前面的沙滩上抚育幼鸟,场面颇为壮观。与密密麻麻的黑白相间的身影相呼应的是不绝于耳的高锐的鸟叫声,甚至掩盖住了海浪的声音。为了拍照效果,我和女儿当天都穿了红色的裤子,不曾想稍一接近鸟群,就有无数乌燕鸥惊起,在空中盘旋,只留下雏鸟,可怜兮兮地呆立原地。无奈,我和女儿只好后退。而先生穿着灰色防晒衣,即使靠得很近也没有惊扰到乌燕鸥。以前听说过观鸟不宜穿颜色鲜艳的衣服,这次终于有了深刻体会。乌燕鸥成群地飞起时,女儿叨咕着,抬头看鸟可千万别张嘴,别让鸟粪掉嘴里。。。结果,鸟粪落在了她心爱的太阳帽上。
 
重返鸟岛pic
繁殖地密密麻麻的乌燕鸥,专治密集恐惧症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
乌燕鸥
 
重返鸟岛pic
乌燕鸥雏鸟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
岛的北端是大片荒芜的白沙滩。徒步穿过的时候,竟然有种置身沙漠的感觉。
 
  鸟岛的另一乐趣是浮潜。Roby很贴心地把每天潮汐的时间写在小黑板上,游客可以据此来安排水上活动。我们选择早餐后去东岸浮潜。鸟岛水下的风景丝毫不逊色于塞舌尔其他岛屿。各种热带鱼,如叉斑锉鳞魨、暗色刺尾鱼、蝴蝶鱼、燕鱼、锦鱼,还有很多我叫不上来名字的美丽的小鱼,游弋在珊瑚和海草中。海底一堆石头中间,我们发现一个砗磲,波浪状的贝壳轻轻张开,露出一抹幽幽的深蓝。这种在中国南海几近灭绝的生物,在塞舌尔还是比较多见的。我们甚至遇到一只海龟。那海龟看似轻轻地划水慢慢地游,我却要拼尽全力去追它。然而在大海之中我是如此渺小而无力,最终,我被海龟甩掉了。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白尾鹲及巢中幼鸟

  我精疲力竭回到岸边,倒在沙滩上,看见白尾鹲在树林和大海之间往返觅食。白尾鹲有两条长长的中央尾羽,使得它的飞行犹如优雅的仙女之舞。白尾鹲筑巢也是在树的根基部,Roby还会用石块帮它们把巢建得更完整,以防止螃蟹来捣乱。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白玄鸥

  在沙滩躺了一会儿,我发现身后的灌木丛中有两只白玄鸥。这两只白玄鸥似乎受到了惊扰,其中一只迎着海风飞起,几乎悬停在那里,对着我们,仿佛要把我们驱赶出它的领地。在蓝天的映衬下,精灵一样的白玄鸥,白得那么耀眼。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
军舰鸟

  浮潜后已接近午时,十几只军舰鸟像黑色的风筝,出现在天空更高处。更多情况下,数百只军舰鸟会在傍晚时分飞出来,在高空中盘旋游弋,伺机觅食。据说军舰鸟经常是抢夺红脚鲣鸟的食物,但是我们此行并没看到红脚鲣鸟。
 
  鸟岛上还有些寻常的鸟,比如红骨顶,家八哥等等。其普通的程度,不亚于我们在国内看到喜鹊麻雀的感觉。
 
重返鸟岛pic
红骨顶

重返鸟岛pic
马岛斑鸠

重返鸟岛pic
家八哥

重返鸟岛pic
塞舌尔吸蜜鸟

重返鸟岛pic翻石鹬 
 
  鸟岛遍地是螃蟹。不仅是海边、树林里有螃蟹,木屋四周也有很多螃蟹的洞穴。夜晚,这些小家伙便出来觅食。在这里没有人吃螃蟹,而且游客须知里面也明确规定,不允许捕捉螃蟹。因此,这些螃蟹和海鸟一样活得自由自在。它们不仅能抓小鱼,有时也会吃鸟蛋 。
 
重返鸟岛pic
心掌沙蟹
 

重返鸟岛pic角眼沙蟹
 

重返鸟岛pic
寄居蟹
 

重返鸟岛pic
心掌沙蟹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
阿尔达布拉象龟
 
  鸟岛散养着二十多只世界上体型最大的陆龟——阿尔达布拉象龟。这些象龟每日里悠闲地在岛上散步,吃草、树叶以及树上落下的果实,它们的龟甲上落满了鸟粪。累了,它们就在树下甚至是别墅的窗外休息。其中一只名叫Esmeralda埃斯梅拉达的雄性象龟年龄已经超过90岁,他是目前世界上年纪最大的象龟了。象龟性格温和,从不攻击人类,和它们在一起玩耍唯一要小心的就是不要被象龟踩到脚——象龟那近300公斤的体重压到人类的脚上,后果不堪设想。
 
  海龟则是鸟岛除了鸟之外,另一个引以为傲的地方——这里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可以在白天见到海龟上岸产卵的地方。鸟岛于1995年开展了对极度濒危的玳瑁和绿海龟保护项目,项目效果显著。为避免海龟蛋被海鸟吃掉或者游人误伤,Roby会把这些蛋收集起来,埋在灌木丛下的浅坑里,并在一旁做好标记,等待小生命们破壳而出。2015年我们来鸟岛的时候,正好遇到一批孵化出壳的小玳瑁蹒跚着爬向大海。看着新生命奔向未来,开启他们的奇妙旅程,我们心中充满了喜悦。
 
重返鸟岛pic
爬向大海的小玳瑁
 
  为不使绿海龟和鸟类受到干扰,鸟岛晚上几乎没有灯光,因而非常适合看星星。南纬三度的星空,宛如一块缀满了大大小小钻石的黑色绸缎。城市里长大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星空。我和先生搬了躺椅到草地上,用观鸟的望远镜看看满天星斗,发会儿呆,再遥想一下,我们此时看到的星光是走了多久才到我们眼前的呢。此刻,老母亲和娇儿在屋中酣睡,我和先生在星空下慵懒闲谈,身边玄燕鸥的叫声和远处的海浪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画外音——我理想中的生活就是这样了,希望这样恬静从容的感觉能一直延续到地老天荒。
 
重返鸟岛pic
图片来源:鸟岛官网

  鸟岛生态酒店的发展史是很曲折的。在人类涉足之前,鸟岛曾是海鸟和儒艮的幸福家园。然而从上世纪初开始,人们对鸟岛的过度开发和利用使这里的生态遭到严重破坏。1955年乌燕鸥的数量已从最初的100多万对骤减到不足6.5万对。直至1967年,来自英国的Savy夫妇购下鸟岛,将鸟岛设计成为生态酒店。经过十几年在科学指导下的休养生息,鸟岛逐渐恢复了生机。1997年,英国BBC生态纪录片制作人David Attenborough爵士 率领BBC制作团队在鸟岛录制了两部纪录片。随着纪录片播出,鸟岛名声大振。作为一座私人岛屿,鸟岛获得了包括绿色星球奖、环境管理和良好实践绿色计划奖、最负责任的特色旅游酒店(塞舌尔唯一获得该奖项的酒店)在内的多个奖项。2006年,鸟岛荣获BBC野生动物杂志评选出的“世界最佳生态旅行地”第七名。

  鸟岛是给自然爱好者的一份珍贵的礼物。两次来到鸟岛,我们深深地爱上这座纯净的小岛。在这里生活的感觉,并不是某些驴友炫耀的征服自然的成就感。而是,感觉是这海、这岛、这数十万的精灵接纳了我们,让我们成为其中的一员。正如David Attenborough爵士所说:“在我看来,自然世界是澎湃激情最大的源泉,是视觉之美最大的源泉,是智慧兴趣最大的源泉。她是一切丰富壮丽的生命之源,正因如此,她让我们的生命值得体验,不枉此生。”

  鸟岛,never say goodbye !
 
重返鸟岛pic
 
重返鸟岛pic

  PS,酝酿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赶上国内媒体连续报道南飞的候鸟被大量捕猎,无数的候鸟或死于鸟网,或葬身于人腹。相比于这些惨死的候鸟,鸟岛的鸟儿是多么的幸福!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