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旅行 arrow 影像 arrow.png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1.20
  巴比伦是一座充满魔力的城市。它坐落在美索不达米亚的中心,从汉谟拉比到尼布甲尼撒再到居鲁士,巴比伦是万人眼中的明珠。即便这个城市曾遭到过无情的唾弃,但它仍静静地屹立在历史的晨曦中,等待文明之光的降临。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这幅8世纪的微型画出自西班牙僧侣列瓦纳的贝亚图斯(Beatus of Liébana)之手,描述的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受到神的惩罚,在吃草的画面。
摄影:GRANGER COLLECTION/AGE FOTOSTOCK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巴比伦以空中花园闻名于世。一般认为,这座花园实际上位于亚述的首都尼尼微。上面这块浮雕在尼尼微被发现,现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
摄影:WERNER FORMAN, GTRES
 
撰文:Juan Luis Montero Fenollós
 
  美索不达米亚(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两河之间的土地”)孕育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辉煌的巴比伦即是其中之一。巴比伦坐落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间,位于巴格达以南96公里。在历史的长河中,巴比伦并没有像许多城镇那样衰亡消失,而是一次又一次地恢复活力。即便新入侵者再次占领了这座城市,它也总能再度崛起。然而巴比伦作为众人眼中至高无上的战利品,也总会让占领者付出代价。
 
  几个世纪以来,巴比伦频频出现在犹太-基督教文化中。《旧约全书》中讲到,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被洗劫后,流亡到了巴比伦,他们在巴比伦河畔“哭泣又悲伤”。而在《新约全书》中,这座城市又成了权势的象征——成为和纯洁、神圣的新耶路撒冷相对应的世俗、堕落之城。
 
  除了《圣经》,巴比伦也为希腊和罗马的作家带来了灵感,他们把巴比伦编织到了传说中,这些传说一直流传至今。公元前5世纪,希腊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写到了巴比伦。很多学者从他笔下的矛盾处判断,希罗多德从未踏上过巴比伦,他的文字更接近于传闻而非史实。巴比伦那些广为流传的奇妙建筑或许也是传说的产物,比如巴别塔和空中花园。然而对于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而言,巴比伦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地方,伫立在充满活力的美索不达米亚文化中央长达数个世纪。
 
时间线:权力的更迭
 
公元前19世纪到公元前16世纪
 
  亚摩利人统治时期(包括国王汉谟拉比)。后被赫梯人占领。
 
公元前16世纪到公元前11世纪
 
  加喜特人占领了巴比伦。后由迦勒底人和阿拉米人争夺这座城市的控制权。
 
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前7世纪
 
  亚述人的统治最终被迦勒底人推翻,在尼布甲尼撒二世时期,国力达到鼎盛。
 
公元前7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
 
  在迦勒底人的统治下,巴比伦迎来了黄金时代。公元前539年,波斯王居鲁士攻占巴比伦。
 
至公元7世纪
 
  马其顿人、塞琉古王朝和萨珊王朝相继控制了巴比伦,直到伊斯兰教到来。
 
城中之城
 
  19世纪时,人们首次发现了巴比伦遗址,即今天的伊拉克。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德国考古学家Robert Koldewey的主持下,开始展开挖掘工作。可以肯定的是,这座城市曾经历过多次建造和重建,其中尼布甲尼撒二世(公元前605年至公元前561年在位)时期进行的扩建最为明显。而Koldewey的发现揭开了文化政治权力更迭留下的印迹。在出土的遗迹中,尼布甲尼撒二世修建的巴比伦地标最为壮观:令人炫目的蓝色伊什塔尔城门。这座城门的重建品现在由柏林佩加蒙博物馆展出。
 
  最早在青铜时代晚期,即公元前2000年伊始,被亚摩利人所占领的巴比伦开始声名鹊起。经过历任亚摩利王的统治(包括以编写人类第一部成文民法典而著称的国王汉谟拉比),巴比伦逐渐超越了苏美尔人的首都乌尔,成为当地最强大的城市。虽然汉谟拉比死后,巴比伦开始衰退,但却一直是美索不达米亚南部(今天被称为巴比伦尼亚)的首都,延续了几千年之久。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愚不可及
20世纪80年代,在巴格达附近,萨达姆•侯赛因在巴比伦的废墟之上“重建”了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宫殿。他和此前的很多统治者一样,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了建造,丝毫没有尊重史实。
摄影:GIOVANNI MEREGHETTI, AGE FOTOSTOCK
 
  公元前20世纪的其他时间里,针对巴比伦控制权的争斗此起彼伏。这座城市先后被赫梯人和加喜特人占领。之后,迦勒底人部落又与来自叙利亚古国的阿拉米人部落(该部落与以色列人交恶)争夺巴比伦的统治权。到了公元前1000年,亚述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北部建立了强大帝国,从此掌握大权。尽管巴比伦经历了一段稳定的统治时期,但它仍然没有逃脱被占领的命运。考虑到这座城市的统治史尤为波折(公元前6世纪居鲁士大帝和200年后的亚历山大大帝都是征服者),简单的称其为“巴比伦”显然不足。将其视作曾承载数千年变迁,数千年传统的多个国度,或许才能够把这些历经权利更迭的王朝完整展现给世人。
 
  巴比伦人就敏锐地意识到了自己所代表的古代文明是多么地伟大。被现代历史学家称为“考古学家国王”的那波尼德就是其中一员,他曾是尼布甲尼撒的继任者之一。作为一个学者,那波尼德重建了当地古建筑,恢复了文化传统,以公元前3000年统治美索不达米亚的阿卡德王国为主。若是立足于那波尼德的时代,阿卡德王国可以算是遥远的过去了。
 
盛况空前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制图:ANTONIO M. GARCÍA DEL RÍO
 
在尼布甲尼撒二世统治时期,巴比伦发展至巅峰。外墙(建在城市中心东北方向)围绕起来的城市面积达7.7平方公里。这位国王希望在城市规模上远超前人。
 
1. 伊什塔尔城门

  城市的正门,上面装饰有蓝色琉璃瓦,交替排列着“怒蛇”(阿卡德人的龙型生物,怒蛇的形象是由若干种真实生物组合而成)和原牛浮雕。
 
2. 游行大街

  这条路从各宫殿通往神庙。新年时,巴比伦人会抬着马杜克雕像在这条路上游行。
 
3. 埃特曼安吉塔庙

  这座由尼布甲尼撒二世建成的金字形神塔供奉的是马杜克。该神塔上有6层台阶。
 
4. 埃萨吉拉神庙

  在这座神庙建筑群中,供奉着巴比伦的主神马杜克,以及他的妻子查尔帕尼图和儿子那卜。
 
巴比伦的黄金时代
 
  公元前7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巴比伦进入全盛时期,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公元前6世纪早期,迦勒底人从亚述人手中夺走了控制权,建立了新的王朝。迦勒底王国的第二位统治者尼布甲尼撒二世因残忍、富有而恶名昭著,这位国王不仅洗劫了耶路撒冷,还把被俘的犹太人押送到了日益强大的新帝国首都。

  尼布甲尼撒是一名成功的军人,他利用自己从其他地方积攒的财富重建了巴比伦,让整座城市大放异彩。他完成并加强了城市的防御系统,还挖掘壕沟,建设了新城墙。美化工程也被提上议事日程。宏伟的游行大道上铺设了石灰岩,神庙得到了修复和重建,壮丽的伊什塔尔城门也是在这段时间修建起来的。伊什塔尔城门铺着钴蓝色的琉璃瓦,上面交替排列着“怒蛇”和原牛浮雕。据说,尼布甲尼撒在城门上留下了这样一条铭文,“我把原牛和凶猛的龙放在城门上,饰以奢华之光彩,让观者惊叹。”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马杜克的保护
这座公元前9世纪的石碑来自巴比伦,是马杜克的祭司的儿子献给祭司的。据传,任何损坏石碑的人都会被降下诅咒。石碑现收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
摄影:ERICH LESSING, ALBUM
 
  巴比伦的市民将这座城市视作天堂:巴比伦是世界的中心,当至高无上的马杜克神击败混乱的力量,宇宙和谐终将降临。马杜克崇拜由此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传播开来,这也再次印证了巴比伦名声斐然。渴望与恐惧,崇拜与诋毁,都在这座独一无二的古代城市融于一体。
 
  但在希伯来人的传统中,尼布甲尼撒是一个暴君,而巴比伦也成了痛苦的根源。公元前6世纪早期,这位国王征服了耶路撒冷,并将希伯来人驱赶到巴比伦。《圣经》中说,他还从犹太圣殿偷走了圣物,把它们带回巴比伦,放在马杜克神庙中。
 
  为了惩罚他的不敬,《但以理书》中说到尼布甲尼撒一脉将会衰落。故事里,王位继承人伯沙撒用从耶路撒冷掠夺来的圣器举行盛宴。突然,一只鬼手出现在了盛典当中,墙上也开始显现出奇怪的文字: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数过、数过、称过、分掉)。国王很害怕,召来了被放逐的但以理,让他解读墙上的字。但以理说:“上帝已经数算你国度的年日……你的国要分裂,归给米底人和波斯人。”
 
  但以理的预言果然应验了:公元前539年,巴比伦落入波斯王居鲁士大帝手中,犹太人从流亡中返乡。两个世纪后,公元前331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这座城市。尽管亚历山大大帝计划把巴比伦当作帝国的首都,怎奈何他英年早逝,终究没能实现这个计划。而他此后的继任者们也废弃了巴比伦,这座城市的辉煌最终变成了一个传说。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厄运预言
一只鬼手预言了巴比伦的陷落,国王不由得面露惊恐之色,他旁边的女人还弄洒了神圣的酒杯(该酒杯是从耶路撒冷掠夺回来的)。这是伦勃朗于1636至1638年创作的《伯沙撒的盛宴》,画面中生动地描绘了《但以理书》中的场景。该画作现藏于伦敦国家画廊。
摄影:UIG/ALBUM
 
混乱与真相
 
  在关于巴比伦的诸多故事中,巴别塔的故事是最为出名的。一些《圣经》学者认为,这个故事可能源于误译或者巧妙的双关。在《创世记》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大洪水的幸存者想建造一座可以通往天堂的塔,但由于工人们傲慢,上帝为惩罚他们把众人分散在各地,他们因此被迫说不同的语言。
 
  这个故事起源于希伯来文化:“巴别”(Babel)在希伯来语中有混乱、混淆的意思[还衍生出了英语中的“胡言乱语”(babble)]。讽刺地是,这个解释本身就是语义的混淆。然而在阿卡德语中,巴比伦(Babylon)和巴别(Babel)却不是混淆的意思,而是指“众神之道”。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巴别塔
巴比伦的金字形神塔成了人类在上帝面前表现傲慢的象征,巴别塔也一直是艺术家最爱的主题。罗兰特•萨弗里于1607年创作了这幅油画,该画现收藏于纽伦堡博物馆。
摄影:BPK/SCALA, FLORENCE
 
  考古学家认为,《圣经》故事里提到的巴别塔或许指的是巴比伦的埃特曼安吉神庙,这座巨大的金字形神塔供奉着马杜克。埃特曼安吉的意思是“天地之基神庙”,和故事中提到的名字相吻合。人们在1913年的调查中发现,埃特曼安吉神庙里那座据说通往天堂的塔实际上可能接近61米。
 
  另一个和巴比伦有关的故事则有关于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空中花园。关于这座花园的推测众多,从具体位置到建造者的身份都是谜团。有人认为,花园是巴比伦皇宫的一部分,但也有人认为花园完全属于另一座城市。而另一种说法是,尼布甲尼撒为他的妻子埃米提斯建造了这些花园。在发掘古城的过程中,Koldewey的团队在巴比伦南部宫殿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建筑物:十四个长长的房间,且都采用双排拱形天花板。此外,现场还发现了多组水井和水道。尽管这个项目充满了严谨的学术氛围,但人们还是联想到了巴比伦的神秘传说。这难道是传说中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基础设施吗?但学界普遍说法是:这只是一个仓库,用来存放芝麻油、粮食、枣椰和香料。
 
  那么,举世闻名的空中花园究竟藏在城市的哪个地方呢?还是说压根就没有这个花园。尼布甲尼撒二世统治时期,没有任何文本提到过类似的花园,就连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也没有提到过。仅有的参考文献也是在巴比伦被废弃后才出现,包括西西里的狄奥多罗斯、库尔提乌斯、斯特拉博、弗拉维奥•约瑟夫斯在内的学者都提到了这座花园。
 
美丽的巴比伦:古代文明里的一颗明珠pic
美轮美奂的伊什塔尔城门
尼布甲尼撒二世围绕巴比伦建造了八座城门,其中最著名的是献给爱情与战争女神伊什塔尔的这座,这同时也是向古老的阿卡德王国致敬。重建品现藏于柏林佩加蒙博物馆。
摄影:BPK/SCALA, FLORENCE
 
  希腊和罗马的作家常常把亚述和巴比伦弄混淆,所以围绕巴比伦的困惑才如此之多。公元前1世纪,西西里的狄奥多罗斯描绘了巴比伦的城墙,但实际上他描述的却似乎是亚述帝国首都尼尼微的城墙。在巴比伦宫殿的工艺品中,也找不到他笔下的狩猎场景。但是他笔下的场景却与尼尼微的亚述宫殿里的浮雕相吻合。
 
  亚述帝国的一部分国王也拥有巴比伦王的称号,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人们出现了混淆。譬如西拿基立(公元前704年至公元前681年在位)。更有趣的是,尼尼微有一块描绘亚述国王的浅浮雕,上面画有几座花园,在引水渠的浇灌下枝叶繁茂。那么,这些著名的花园会不会一直都在尼尼微境内呢?
 
  虽为世事纷扰,统治者们却始终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重塑巴比伦的历史,并不断加入新的神话。最为叫人不齿的一次重修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决定重建皇家宫殿。这一举动不免叫人用厚颜无耻四字来形容。而他也在建筑上留下了自己的铭文,其中一些砖块上就刻着这样的文字:由尼布甲尼撒之子萨达姆建造,以荣耀伊拉克。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