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还魂姑苏 从一口口“意外味”开始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海小皮
  • 发布时间:2016.02.22
作者:小宽  图/Gettyimages
 
导语:我理解的苏州是一座颓废之城,文化和历史淤积于街巷,城里太挤,每走一步都是各种传奇,今人古人摩肩擦踵,咳嗽一声,似乎也能惊动《浮生六梦》里的沈三白和芸娘。
 
还魂姑苏 从一口口“意外味”开始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第几次到苏州了。上次来是10月底,早上在临顿路排队吃几个哑巴生煎,中午在平江府的北半园里喝茶,有点饿了,从旁边的烧饼铺里买了烧饼,酥香,有肉馅,厨师用湖羊做了一锅羊肉汤,与北方羊肉汤完全不同,北方讲究浑厚,此处来得清爽,烧饼配羊汤在园林之中,忽然多了一些妩媚。刚喝完,小妹又悄悄端上一碗桂花鸡头米,清甜,此时我们坐在园子里一株150岁的桂花树下,继续喝茶,聊一些遥远的事情,桂花的花瓣落在肩头,人闲桂花落。
 
  我理解的苏州是一座颓废之城,文化和历史淤积于街巷,城里太挤,每走一步都是各种传奇,今人古人摩肩擦踵,咳嗽一声,似乎也能惊动《浮生六梦》里的沈三白和芸娘。在几百年前,他们在苏州生活,芸娘善烹饪,沈复如此形容芸娘:“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
 
  这“意外味”也随处可见,不光在苏州,也在苏州的乡下。上个月我还特意去过昆山,专门寻找一碗正宗的奥灶面,在昆山的百年老店奥灶馆里吃早餐,奥灶面入 口,便有一种“嗡嗡”的惊喜感充斥于心,汤头鲜美,等于给一天的身体打开一扇门,光线顿时透进来,照耀得满心欢喜。
 
还魂姑苏 从一口口“意外味”开始
 
  这次到苏州,到的是吴江,具体说是吴江下辖的两个镇子:七都和震泽。来此的前一夜,我在上海宿醉,身子飘忽,大酒之后的第二天,总会有一种虚无感,看阳光灿烂,看风光秀美,都不值一提,心中念及来生以及往世,我行进在高速公路上,有点没精打采。
 
  11月的太湖之滨,有点冷清,最热闹的是七都庙港的街市,简直就是螃蟹一条街,太湖大闸蟹正是公蟹最肥美的时候,河里的网箱都满载河蟹,路过的时候可以听到赶赶咐咐的螃蟹声、买主卖主讨价还价声,沉醉的身体觉得有点萌动。
 
  午饭是在当地镇政府的招待食堂吃饭,这种地方往往神奇,能吃到各种各样的有趣之物。打开我沉醉的味蕾的不是种种鱼肉,而是一盘绿色蔬菜,深绿色,炒制火候 刚好,入口脆生生,已经经过一层霜,回甜,有异香。
 
  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人,在此如此钟爱一盘蔬菜,有点直男掰弯的架势。我叫不上名字,问在座的主人,主人说这叫“香青菜”,唯有这里才能出产,别处不见踪迹。
 
  香青菜之香,七都人尽人皆知,一家炒青菜,整个楼都是清香扑鼻。最佳的做法是用咸肉与荤油一起炒,人间绝味。接下来一道鱼,状如刀鱼,清蒸排列,名为梅鲚鱼,入口鲜美,多刺,却不觉麻烦,口感如若无物。
 
  几口鱼肉下肚,宿醉已然醒了四成。
 
  下午阴天,我们走在震泽古镇上,看深宅大院,看小桥流水。江南的旧居往往大同小异,这里好处是清静,没有什么游客,所谓原生态。
 
还魂姑苏 从一口口“意外味”开始

  我们坐在河边喝茶,这茶与寻常的茶又大不同,名为“四碗茶”,第一碗上来,名为风枵茶,茶汤里有白色如蛋饼状的东西,其实是糯米饭糍干在大锅里摊成的“枵”,这个字一般人不认识, 其实原指布类的丝缕稀疏而薄,糯米饭糍干摊得十分轻薄,风都吹得动,故名“风枵”。

  第二碗是熏豆茶,熏青豆为主料,同时配有“茶里果”,诸如芝麻、橙皮、笋干和胡萝卜干等,茶叶只是少量,花花绿绿的一杯茶,茶色却是清透,一点不浑浊。小饮一口,咸中有甜,鲜里带香。

  第三碗是鸡蛋茶,在茶水中生生有两个煮鸡蛋,据说这是当地丈母娘给毛脚女婿的茶。

  第四碗是清茶一碗。如此四碗茶下肚,顿觉宿醉醒了八分。

  接着是晚宴,在一处林间小木屋,各种江南土菜,看着却没有什么胃口,直到上来一条四斤八两重的红烧野生太湖鳜鱼,如此庞大的一只鳜鱼已经不多见了,在鳜鱼的旁边,有鳜鱼花,我顿时眼睛一亮,“才鱼仔、鳜鱼花,鲫鱼脑壳不吐渣”。鳜鱼花是一条鳜鱼中最精华的所在,其实是鳜鱼的幽门盲囊,我默默的吃下了鳜鱼花,口感筋道入味,我的元神默默告诉我:你的小宇宙已经恢复到十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