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7.04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在比利时,有一条旅行路线
叫“寻找勃鲁盖尔”,这条路线
像这位十六世纪尼德兰地区最伟大的画家一样低调
只有极少数的人曾经一一寻访他的足迹
这条路线文艺而美
它是一个民族的切片,也是一位画家的一生写照
走过它的人,那种艺术和美的熏陶,会受用一生
 
  《追忆似水年华》的第三卷,普鲁斯特描写主人公在东锡埃尔一个寒冷的晚上乘电车外出所见:“士兵们看上去笨头笨脑的,脸上像是被冷风涂了层红颜色,这使人联想起老勃鲁盖尔画上的快活而贪吃的农民冻得发紫的脸孔……”
 
  普鲁斯特对绘画的偏好和良好品味,让《追忆似水年华》这部巨著不经意间暗藏了一部西方绘画的通史,那么,出现在这里的这位“老勃鲁盖尔”又是谁呢?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根特美术馆收藏勃鲁盖尔作品《谷仓里的农民婚礼》
 
  可以说,老勃鲁盖尔是又一个被历史严重低估了的画家,虽然人们早就给了他“16世纪尼德兰地区最伟大的画家”这顶帽子,但是老勃鲁盖尔的艺术魅力早就超过了时间和地域的限制,变得越来越具有世界影响力。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根特美术馆收藏勃鲁盖尔作品《户外的婚礼舞蹈》
 
  老勃鲁盖尔的两个儿子也都是画家,为了区别起见,通常在姓前冠一个“老”字来称呼前者。他的生卒年大约是1525-1569年。他尤其偏好对底层生活的观察和研究,常和友人到农村参加农民活动,收集素材,创作了大量展现农民生活的作品,因此被人们冠以“农民的勃鲁盖尔”的称呼。他的绘画风格充满了动态,人物鲜活、表情丰富,整体造型夸张、幽默,因此人赠外号“滑稽的勃鲁盖尔”。
 
  这些称呼听上去都太草根了,尤其是在没有看到老勃鲁盖尔作品之前,凭空想象的这位“欧洲美术史上的第一个农民画家”,也许不过是像中国当代的很多“农民作家”那样既土气,又模式化。这样想,你就错了。老勃鲁盖尔的画作在十六世纪庄严的宗教画仍然大行其道的年代绝对是一股清流。不过这样说,还是有种“生逢其时”的取巧之嫌。应该说,不管在哪个时代,老勃鲁盖尔的生动、犀利、磅礴和细腻,都是很难被超越的。
 
  因为太喜欢这位画家,零零碎碎地参观了跟他有关的很多地方,穿起来竟然成了一条“勃鲁盖尔之路”,想来这次自驾也是一次非常难得的艺术体验了。下面就简单给各位介绍一下路上的各个地点:
 
露天博物馆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小飞机俯拍露天博物
 
  如果巴洛克那些体态丰腴的男女让你觉得十分腻味,总想走马观花、一目十行地路过,那么老勃鲁盖尔的油画绝对会牵引住你的脚步。虽然一样是对大场景的刻画,然而老勃鲁盖尔的题材已经从天堂来到了人间。像《农民的婚礼》这样的题目,听上去就很接地气。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这种传统民俗不是仿制品,而是从比利时全国各地一栋栋整体迁移过来的。
 
  勃鲁盖尔的画作带有很强的叙事性,人物性格鲜明生动,场景布置逼真而又极富戏剧性,小到人物的穿着打扮、生活用具,大到建筑与街道、背景的自然风光,都充满了精细趣味和时代特色。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工作人员扮演的女教师。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工作人员扮演的神父。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工作人员扮演的农妇。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路遇一群小孩子,开心地让我们拍照。
 
  位于伯克里克(Bokrijk)的露天博物馆收集了一系列传统的弗兰德斯建筑(真的是把各种老建筑原原本本地迁移集中到了一起),还让工作人员装扮成牧师、女老师等进行角色扮演,还原了一个老勃鲁盖尔时代的农村原貌。另外,老勃鲁盖尔博物馆也正在筹备开馆的阶段,将通过各种复制品和科技手段对其画作进行细微细致有趣的解读。想要最直观地满足你对老勃鲁盖尔画中传统法兰德斯农村风景的兴趣,来露天博物馆吧。
 
圣安娜小教堂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The Blind Leading the Blind
 
  因为老勃鲁盖尔一副叫《盲人的寓言》(The Blind Leading the Blind)的画作,圣安娜佩德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成了艺术爱好者争相拜访的地方。因为人们发现,画中盲人身后的教堂,竟然就是这座圣安娜小教堂。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小教堂久已不用,现在却成了勃鲁盖尔迷心中的圣地,经常有喜欢他的人远道而来。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教堂门扉紧闭,石头小路上开满了小花。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门前的环形石椅上还有彼得•勃鲁盖尔的浮雕铜牌。
 
  教堂小巧精致,不以宏大取胜。门窗锁着,似乎已经不再使用,外面草地和铺石路的小径上开满了白色黄色的小花朵,非常漂亮。教堂脚下有一家叫诺亚(Noa)的餐厅,从窗户看出去就是小教堂,饭菜很可口,服务很热情,是当地人特别喜欢光顾的地方。自驾到此,在老勃鲁盖尔的画中吃一顿午餐,也算“口服心服”了。
 
比利时国立美术馆
 
  由于低地地区长期被奥匈帝国统治等历史原因,老勃鲁盖尔的画作大多散落国外,而以维也纳收藏最多。不过比利时国内的布鲁塞尔皇家美术馆等所藏也是有不小的影响力的。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不愧是国立,美术馆内部空间布局很大气。
 
  比利时皇家美术馆毗邻皇宫,是一座具有古典风格的建筑,美术馆的建立跟拿破仑有很大的关系。据说最初拿破仑在战争期间掠夺欧洲各国艺术品(包括比利时的),而后却因为卢浮宫拥挤不堪,于是就在布鲁塞尔建了一座美术馆,来分散卢浮宫的藏品,正是在这段时期,不少本土作品得以从法国归还。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馆内收藏了比利时近千年的绘画创作,也算是一部生动的绘画史了。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勃鲁盖尔的画作,充满了奇思妙想。
 
  如今的国立美术馆以其收藏的鲁本斯与老勃鲁盖尔等大师的作品名闻天下。而且美术馆似乎对老勃鲁盖尔厚爱有加,还设置了一个特别的勃鲁盖尔多媒体展厅,以三维立体投影加音效的形式轮番展现勃鲁盖尔画中的细节,真是看得非常过瘾。
 
比利时国立图书馆
 
  通常来讲,国立图书馆这种地方很难排进旅行清单里去,不过如果你是一个深度绘画爱好者或者老勃鲁盖尔的粉丝,那么比利时国立图书馆这个地方就一定不要错过。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按照预约时间来到这里参观,工作人员打开准备好的勃鲁盖尔的版画和草稿。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勃鲁盖尔生前为版画商人专门制作了大量版画,这些作品都非常精美。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同时,他还留下了不少素描和黑白底稿,这些作品也是了解这位大画家的难得一见的素材。
 
  了解弗拉芒大师们生平的你可能已经发现了,北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们,有条件的都会有一两次去意大利学艺和进修的经历,老勃鲁盖尔也不例外。1550年,勃鲁盖尔与画家兼画室老板的科克开始了长期的合作,刻板印行勃鲁盖尔的作品。1551年,已经成为安特卫普画家行会画师的勃鲁盖尔开始了一次意大利的修业旅行。除了参观大师们的作品,学习绘画技巧,旅途中的勃鲁盖尔勤奋地做了大量风景素描。这一时期的版画和素描稿件,就有相当大一部分收藏在比利时国立图书馆中。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图书馆的顶层,将来会开辟成勃鲁盖尔的展厅。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馆内收藏的其它一些藏品也值得一看。
 
  图书馆正计划将顶楼的几个大厅打通和重新布置,专门做一个勃鲁盖尔的绘画主题展馆,不过距离开放还尚需时日。目前参观勃鲁盖尔的作品仅限预约,会有专人讲解和展示。一次特意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勃鲁盖尔绘画课,你还等什么?
 
布鲁塞尔的足迹
 
  1563年,彼得•勃鲁盖尔与自己老师库克•凡•阿尔特斯的女儿结婚,移居布鲁塞尔,并在这里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六年。这一时期正当尼德兰革命爆发的前夜,也是勃鲁盖尔艺术生涯的顶峰。农村生活仍然是他最喜欢的题材,而揭露西班牙军队和宗教法庭对尼德兰人民的残酷迫害并鼓舞人民进行战斗也成为这时期作品的一条暗线。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沙配勒圣母教堂(Église Notre Dame de la Chapelle)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教堂外的勃鲁盖尔雕塑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教堂内部比较简单,跟老勃鲁盖尔的气质很配。
 
  在布鲁塞尔,那座为老勃鲁盖尔举办过婚礼的圣母教堂还在,不知什么时候,教堂外面还多了一座青铜雕塑:老勃鲁盖尔正面对一块画布画着法兰德斯的芸芸众生。教堂内一个不是特别惹人瞩目的角落,一块用作纪念的老勃鲁盖尔的青铜浮雕似乎在向人讲述着这位画家曾经时常来这里做礼拜。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勃鲁盖尔的故居
 
  不远处一条小路上,一座典型的传统法兰德斯风格的红砖民居,据说是当年勃鲁盖尔岳母家的房子,人们计划在2019年,将这里改建成一座带有勃鲁盖尔印记的游客中心。一些更不显眼的踪迹出现在布鲁塞尔的大街小巷中:小喷泉上的青铜塑像。乍一看,这些生动活泼的塑像似乎有点眼熟,略一回味,你就会发现,它们不就是老勃鲁盖尔画中的人物、动物和场景吗?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勃鲁盖尔:寻踪十六世纪荷比卢最伟大的画家
在布鲁塞尔大小街巷中的喷泉装饰雕塑
 
  与张扬的鲁本斯相比,老勃鲁盖尔本人以及对他的纪念都显得太低调了,然而这位“17世纪尼德兰绘画的开拓者”、“法兰德斯绘画三大巨匠之一”却正以其古朴而率真的画风,在人们厌倦了巴洛克、洛可可以及各种现代主义的张扬之后,变得声誉日隆,在今天法兰德斯人和整个绘画世界,注定要变成越来越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