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6.04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在茫茫沙海中行进,眼前的一座座沙丘起伏,阻挡着你的视野。翻越沙丘时,那弯弯曲曲的脊线会把行人原本一条直线的行进规划打乱。如果没有天上的日月星辰指引,行人是很容易在这大漠中迷失方向的。
 
摄影:李珩、佐蚂
撰文:佐蚂
 
  腾格里沙漠,是我国的第四大沙漠,主要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阿拉善盟左旗,从卫星图上鸟瞰,这大片的黄色区域上鳞次栉比地排列着一道道细长的蓝色,那是腾格里沙漠的湖盆。腾格里沙漠有大大小小数百个湖盆,从卫星图上湖泊的排列规则,不难想象这千百万年来,风和地壳运动是怎样在这片曾经的希望之海上进行大自然“创作”的。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湖盆鳞次栉比地排列(图片整理自百度卫星地图)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巴彦浩特镇是阿拉善盟左旗政府所在地
 
初入腾格里 
 
  雄踞于银川西侧的贺兰山,由于其山势绵长,山形坚毅,成为宁蒙两地天然的分界。当汽车一路西行,穿过贺兰山,行驶在去往左旗政治中心巴彦浩特镇的路上时,路旁的戈壁无时不向路人传达它荒凉的气息。天气好的时候,也可以望见远处那黄色的大片沙海,那就是腾格里沙漠,从阿拉善左旗一直绵延至甘肃省的中部边境。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从银川前往左旗的公路边树立的骆驼雕塑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贺兰山是宁蒙两省天然的分界
 
  沙漠和戈壁交错,让这片土地更显萧索。但勤劳智慧的国人总是不放过任何一处希望,在沙漠的边缘,依然可以看到垦植的蔬菜和树木。看着平房和菜园在此构造出宁静的田园时光,甚至有点忘了不远处就是腾格里的滚滚黄沙。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腾格里沙漠边缘:当地居民垦植蔬菜的田园
 
沙与沙丘
 
  站在沙漠边缘的高处,看着眼前大片的沙丘起伏,放佛置身于无边的黄色海洋中,这是对腾格里沙漠的最初印象。大部分的沙丘质地松散,光突突的一片,只有迎风面细细的沙波纹和让这显得不那么单调,这是风的杰作。
 
  黑蓝色的、靠牛羊骆驼的粪便为生的甲壳虫是沙漠中最常见的小昆虫,它们在沙丘上爬行,有时候也会钻出一个小洞把自己埋进去。在地势较低的沙凹中,也时常能看见骆驼刺和冰草之类的植物,这是仅有的绿色生命,但却更让人觉得大漠荒凉,因为这些都是典型的耐旱植物。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看着眼前大片的沙丘起伏,放佛置身于无边的黄色海洋中。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沙地上零星长着耐旱的小草
 
  腾格里沙漠有很多移动沙丘,由于缺少植被的覆盖,沙丘稳定性不强。长年累月的西北风,让这些沙丘缓慢地改变着形状和位置。起风的时候,坐在一座大沙丘的沙脊上,静看天上的云飘忽涌动,风吹起沙子打在身上还有点疼。看着眼前的沙一层层被吹起进而向前移动,有一种沧海桑田变幻演进的错觉。这沙丘移动变化的力量是不容小视的,不一会儿功夫,屁股下方的沙已被风吹出一个“空窝”,只好起身走下。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长着冰草和沙蒿的沙丘,可以看见风吹过的痕迹。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白刺是沙漠中常见的耐旱植物,也是沙漠之舟骆驼的食物。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耐旱到能够在沙漠中生长的植物冰草
 
绿洲:牧民世代居守的家园
 
  眼前的沙丘连绵不绝,人类在沙中行走,就显得特别渺小了。好在腾格里沙漠中的湖盆分布较多,只要补给充足,方向正确,应该极少情况会出现断水甚至生命危险。虽然气候恶劣,但腾格里沙漠依然有人类活动生活的踪迹,这主要是因为沙漠中星罗棋布的绿洲。
 
  绿洲的生态主要依赖于沙漠的海子(湖盆)。从高空俯视,蓝绿色的湖盆被周遭的大片黄色包围,色彩鲜明,湖盆就像嵌在腾格里沙漠的绿宝石,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远远可以望见沙漠中的绿洲,这让行人的前行充满力量。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湖盆俯瞰,大片的白色是水位退去后留下的碱迹。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岸边的芨芨草生长茂盛,一直延伸到湖的中心。
 
  腾格里的湖盆大多为第三纪残留湖,有淡水湖也有咸水湖,淡水湖的水质稍好,周围的植被也较丰富,一般都有牧民居住。
 
  湖区牧民分布的密度是很小的,往往一片大湖的周围仅有几户人家。给我们开车领路的一位女司机,她是住在择日其贡(蒙语音译,一条湖盆的名字)的唯一一户牧民家的女主人,现在家里除了放牧之外,也做一些沙漠旅游的生意。晚上我们的帐篷就扎在择日其贡湖区旁边。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沙漠与湖盆界限分明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姊妹湖(阿德伊克尔湖和艾肯伊克尔湖)
 
不毛之地盛开花朵
 
  深居沙漠腹地,这里的湖水碱份较强,在湖水褪去的地方会留下一层白白的碱迹。越靠近湖区,植被越多,沙土的稳固性也越好。湖边的沙土被白刺等固沙的植物塑出一座座凸起的小包,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里的沙子也变少了,很多地方可以踩到坚实的土地。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靠近湖水的地方,芦苇孤独地立在沙坡上。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多浆植物也是适合在沙漠中生长的植物,它们肥厚的叶片可以储存水分。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有些地方和外面世界一样,也绽开着黄色的小花。
 
  虽然土壤依旧贫瘠,但植被的种类明显变得丰富起来,已经不局限于骆驼刺、冰草这样的耐旱植物。在能望见湖盆的地方,不时会看见一两支芦苇孤独地立在沙坡上,也可以看到沙蒿这样簇生的植物,感觉像是某种蔬菜。腾格里沙漠还盛产锁阳、肉苁蓉这样可以入药的植物。在靠近湖边的沙土包中,偶尔会看见几颗冒出地面的深红色锥状物体,那就是锁阳的茎顶,可以入药的食用部分埋在地下。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靠近湖区的地方,生长着成堆的苦豆。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锁阳深红色的茎顶露出地面,这是腾格里沙漠的宝藏。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作为温补药材的锁阳,在沙漠中一般成堆生长。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沙蒿的形态很像某种蔬菜
 
  湖边的草地上开着蒲公英的小黄花,甚至还能看见叶片肥厚簇生的不知名的多浆植物。在湖边缘的水中生长着成簇的芨芨草,它们的根部泡在水里,露在水面的茎秆上残留着白色的碱迹。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由于湖水碱性较高,芨芨草露在水面的茎秆上残留着白色的碱迹。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沙漠与湖泊相依,创造出壮浩瀚阔又唯美细腻的独特自然风光。
 
生命的希望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拥有沙漠保护色皮肤的沙蜥是沙漠里行动敏捷的昆虫捕手。
 
  总之,从植被的分布来看,绿洲上生机勃勃,可那白的碱迹又让你意识到它的贫瘠。但正是荣与荒这样的相生相伴,更让你感受到生命的顽强力量。
 
  相比外面的世界,沙漠的物种相对较少,但却有着完整的生态系统。沙漠里耐旱的植物喂养着牧民放养的骆驼和牛马,还有在盐碱地里躲藏的刺猬和野兔,这些动物的粪便成为前文提到的黑色甲虫的食物,行动敏捷的爬行动物沙蜥又靠捕食这些甲虫为生。当然,和外面世界的很多四脚爬行动物一样,沙蜥也会捕食飞行的小昆虫,比如靠近湖区的地方有很多蚊子,蚊子和沙蜥的皮肤都是黄色的,这是在沙漠生存进化出来的保护色。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骆驼被称为“沙漠之舟”,是人类穿越沙漠时得力的助手。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牧民的牛群在草木稀疏的沙地中觅食,可见生命的坚强力量。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沙蜥靠捕食甲虫和飞虫为生
 
  甚至,有些意外的是,在气候恶劣的腾格里沙漠还生存着几十种鸟类,它们栖息在湖盆滋养的绿洲中。在择日其贡湖边牧民废弃的牲圈围墙上我看到了几只伯劳鸟,还看见一只不知名的头戴羽冠的白色的鸟,它们行动敏捷,我还没来得及举起相机,已经飞的没有踪影;在途径的姊妹湖(艾肯伊克尔湖、阿德伊克尔湖)和天鹅湖,我们看见有天鹅、麻鸭、黑翅长脚鹬等水鸟在岸边悠然自在,长脚鹬那细长红脚是它最明显的特征,它们成群结队地在湖边漫步、在湖中的水草上方飞翔……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沙漠的湖盆中成群生长着长脚鹬等水鸟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大型水鸟在沙漠的湖畔觅食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湖边牧民搭建的牲圈,远处那棵树是榆树。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清晨,太阳升起时,沙漠也开始了一天的生机。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废弃的石碓,这是人类曾经居住于此的痕迹。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明明看到了扑面的希望!
深夜,腾格里的夜空星汉灿烂,满天的繁星,似乎能将人带到某个遥远的远古时代。
 
  沙漠与湖泊相依,创造出壮浩瀚阔又唯美细腻的独特自然风光。
 
  黄昏,我坐在择日其贡湖边上的一座大沙丘上,看着太阳西沉,将天边的云染红,也照得湖水泛起金光,忽然想起那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
 
  深夜,腾格里的夜空星汉灿烂,没有光污染。那满天的繁星,似乎将你带到某个遥远的远古时代。
 
  清晨,当太阳升起时,湖边似乎也有水汽蒸腾的薄雾,那空气中隐约的湿气,让我相信这肯定不是错觉。
 
  这也许就是腾格里沙漠绿洲的魅力,若不是这样,牧民们又何以愿意世代居守在这荒凉大漠的深处?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