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5.27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旧城广场,你只要来过一次,你就永远不曾离开。
 
  这座城市拥有令人窒息的绝美。她让来者沉醉于瑰丽绝艳的波西米亚风情,让过客津津乐道迷离跌宕的烟云往昔,更让旁观者击掌叹服世事通达的旷远深邃。
 
  没有一座城市能像布拉格这样直指人心。
 
  如果不曾聆听斯美塔那的心血之作《我的祖国》,在查理大桥上就无法看透荡漾伏尔塔瓦河间的柔波。历史的光影渗入城市的一砖一瓦,糅合一起一浮之间,随日月更迭探向悠远的时光隧道深处。连尼采也不禁感叹:当我想用一个词来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查理大桥横跨伏尔塔瓦河,桥上的雕塑精美绝伦,令人窒息。
 
  “神秘这个词有点哗众取宠。”拉特米尔一边将长杆一头吹制成型的玻璃器皿送入火炉,一边呷了一口黑啤。这位辛苦劳作大半辈子的水晶匠人敞着领口,红彤彤的面庞不知是炉火映衬的满足,还是酒饮微醺的憨态。“要我说,布拉格的精神就是从流飘荡。”跳动的炉火点醒我的迷思,原来“任意东西”的神韵暗合波西米亚的风雨兼程,挥洒自如的情绪在酒神的眷顾下得以绵延至这间炉火通明的工坊。万里之外竟觅得知音,我心底一丝亲切。

  炉火闪烁的间隙,拉特米尔用坚硬无比的黑橡木给水晶进一步塑型。庖丁解牛的手法令人神往,更让人迷醉的是在水晶侧壁涂匀24K金粉,细腻笔触透着世代传承的坚持,是艺术,更是骄傲。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来布拉格不痛饮琳琅满目的啤酒犹如入宝山却空手而归。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当地特色食品烤面包卷,仅仅是香气就令人食指大动。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其乐无穷。
 
  这片土地上,艺术俯拾皆是。再无趣无感的人步入这座黄金之城,心底都会泛起一丝久违的涟漪,仿佛感知缪思女神怀抱的余温,如果恰有一杯啤酒下肚,温度定然遽升。别小觑这杯中物,她已融入布拉格人的血液,更挑逗着全世界的味蕾。得天独厚的清澈溪水与上天恩赐的啤酒花相拥共舞,琼浆玉液让每位有缘客心旌摇荡,就连当年远道来访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都迫不及待和瓦茨拉夫•哈维尔相约旧城广场的啤酒馆。
 
  政治并非当年那场清谈的主题。他们来拜见一位捷克家喻户晓的“酒神”博胡米尔•赫拉巴尔,米兰•昆德拉称其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作家”。这位拥有查理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工人写过一本《严密监视的列车》,拍成电影后在1967年为祖国捧回一座奥斯卡小金人。于他而言,“喝啤酒是一个神圣的时刻。”赫拉巴尔甚至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在啤酒泡沫里出生的女儿,在头一年用啤酒给她沐浴。
 
  永浴“啤酒泉”是每个当地人的心头所好,如同雅罗斯拉夫•哈谢克笔下的好兵帅克,总是一手捧着烟斗,一手举着啤酒杯,因为他们心知肚明:不管风云如何变幻,唯美酒不曾彼此辜负。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圣维塔大教堂是这座城市的地标建筑,见证了多少年来的风云变幻。
 
  啤酒之外的梦境总是容易被历史纷乱的节奏踏碎,勉强拼凑,还原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其中最清晰的身影属于查理四世。这位下令建造布拉格的“学者型皇帝”将政治野心和艺术美学融合,完成了孩童时代就已萌芽的绮梦。他从先哲智慧里汲取养分,亲手参与一砖一瓦的安置。城墙垒砌他光耀中欧的雄心,塔楼宣示他泽被后世的柔情。布拉格查理大学的横空出世,承载着这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才情,不知恩泽了多少代学子。
 
  雄心的建造不仅需要才情,更需要金钱。查理四世再一次赢得上苍的眷顾。在距离布拉格东南七十多公里的库特纳霍拉发现巨大的银矿。连续五个世纪不眠不休的开采充实着国库,更成全了布拉格的蒸蒸日上。流芳百世的钟塔、城堡和教堂在银矿工人挥汗如雨的一锹一铲下逐渐打磨成形。打造银币在当年是报酬丰厚且危险的工种。十五个工人在同一间屋内奋力敲击,巨大的声响穿透耳膜,不出三年即双耳失聪的力士们相较于活不过三十五岁的矿工而言,仍属幸运。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位于库特纳霍拉的人骨教堂让世人震撼。
 
  个体命运的卑微在面目狰狞的历史劫难面前不值一提。宗教纷争、外族侵略、黑死病、世界大战犹如走马灯般上演,但布拉格人似乎早已看穿这些虚妄的世相。库特纳霍拉的人骨教堂森然挺拔,几代人不遗余力,将万余具骸骨妆点成枝型吊灯、家族徽章和祭台。森然皮相藏不住无常风云的淡然应对,冰河铁马踏不过沧海一笑的无影藩篱。我暗自惊佩这举重若轻的风度。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的木偶独步天下,惟妙惟肖,仿佛是与我们并行世界的精灵。
 
  白山战役的厮杀声渐行渐远,哈布斯堡王朝的高压统治倒是成全了这座城市的另一份传世辉煌。表情夸张的提线木偶在店主麦克的手中灵活舞动,向我这位异域来客表达克制的殷勤。谨慎又奔放的情绪蔓延开去,用她们特有的肢体语言传颂着爱恨幻灭。“如果没有高超的操控技巧,这些木偶会反过来操控你。”麦克的话我深信不疑,否则很难解释在失去自由的三百年间,本土文化的血脉如何倔强地在一摇一摆中得以延续。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位于黄金巷内的卡夫卡故居,当时还是一名银行小职员的他在此写下了《乡村医生》和《致科学院的报告》。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卡夫卡故居前令人深省的雕塑。
 
  店内恣意百态的木偶唤醒我对老城广场天文钟上四幅表情的记忆:象征死亡的骷髅一脸狰狞,照镜子的家伙满身自负,拿钱袋的掩饰不住的贪婪,而最让我怦然心动的是不停摇头的土耳其人,仿佛口中轻轻默诵卡夫卡的金玉良言:不要绝望,对你的绝望也不要绝望。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约翰•列侬纪念墙上各式各样的涂鸦。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读懂了布拉格。一回头,麦克手中的木偶投来一丝神秘的笑意。
 
布拉格——临去秋波那一转
一旦你来过布拉格,此生她都留存于你的血液之中。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