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2.08
撰文、摄影:杜艰
 
2016年初,318国道川藏公路102滑坡群及通麦至105道班段顺利通车,人们为之欢呼雀跃,因为那个曾视为“通麦天险”的路段,被崭新的路面和桥隧取代,从此变为通途。金秋10月我再次路过此地时,帕隆藏布和周围的景色从车窗边一晃而过,与三年前在此地走走停停,踟躇不前的情形构成鲜明对比。让人玩味的是,通车前所拍摄的一些照片,就这样成为了绝版。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通麦周边示意图
 
  通麦,只是西藏林芝市波密县的一个小集镇,它恰好处于帕隆藏布和易贡藏布的交汇处,两条湍急的河流,几乎呈一条直线迎面相遇,汇合后迅疾南下,汇入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川藏公路至开通后,通麦路段几乎就没有平静过,它也因其凶险而名声在外。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色季拉山观鲁朗林海
 
  从林芝出发,过鲁朗,翻过色季拉山。从东久开始,过拉月、排龙,直到通麦,约30公里路程。路的左侧是夹杂大小石块的山坡,土质疏松,右侧是鲁朗河(在拉月,称拉月曲)和帕隆藏布,路窄、弯多、坡度陡,半为土路,有些悬崖处不能通行,只好在悬崖边架设贝雷钢桥。7、8、9月间,如雨夜冒险行车,更是凶险万分。因此,大家称这段路叫“通麦天险”,惊悚一点的,称“通麦坟场”,该路段由102道班负责,也叫“102死亡谷”,称呼不一而足。但逢夏季雨天,几乎年年都有车辆翻入湍急的江中,事故频发,多得让人神经麻木。不过,历史上几次重大的灾祸,还是被记录下来,它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天险的威力。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通麦天险
 
  1967年8月29日,13时23分,东久拉月附近,突发大崩塌。鲁朗河支流东久河,右岸山体突然崩倒,撞击公路对面山体,对面山体又反弹崩塌,山崩之下,飞鹰难逃! 恰好驾车通过这里的10名解放军战士当场牺牲,这就是川藏线10英雄,至今还有一座大写意的雕像,树立在当地,以凭吊这些奋而忘死的人们。自此,拉月地区山河面貌为之骤变,东久河改道,从现场估计,这次塌方量达2500万立方米。事后于1973年、1977年、1978年、1980年又先后发生过崩塌,并伴有河谷泥石流活动。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通麦天险
 
  1983年7月29日夜,帕隆藏布的支流培龙沟,上游冰川融水和暴雨暴发泥石流,挟裹着硕大的冰块、砾石下泄,径直涌入帕隆藏布,形成巨大的泥石流堆积扇。这次泥石流堆积方量100万立方米。泥石流下游川藏公路上长50米、高10米的钢筋混凝土大桥被冲跨,桥边公路边2台推土机、1台拖拉机、320平方米道班房被冲毁淹没,川藏公路1000米长的路段被毁,泥石流还冲毁帕隆藏布上高悬的钢架索桥,堵塞河道,回水八九公里,形成湖泊。距离通麦不远,原高出江面10多米的长青温泉被淹,回流直达通麦大桥附近。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通麦天险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通麦天险
 
  1985年6月18日,暴雨,培龙沟再次发生泥石流。直径约5米的冰块裹夹泥沙、石块俱下,流速达每秒1-2米,17人死亡,损坏5户居家,吞没汽车79辆,造成经济损失约500万元。该次泥石流最终汇入帕隆藏布,形成长1-2公里、宽400-500米的泥石流堆积扇,厚度30-40米,帕隆藏布又一次被堵,水位上升,沿江修建的川藏公路被淹没后,不得不提高路基100余米在陡坡上重建。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通麦大桥
 
  这些只是发生在通麦西南方向的灾害,距通麦不远,西北方的易贡,东南方的古乡,都发生过类似灾害。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易贡藏布上的通麦大桥
 
  2000年6月10日,易贡湖发生大规模泥石流,阻断了湖的出水口,武警交通部队紧急转移受灾群众,同时开挖泄洪河道。就在泄洪河道即将挖通之时,泥石流冲击大坝,形成溃堤,汹涌的洪水倾泻而下,冲毁通麦大桥和318国道部分路段,交通为此阻断长达3个月之久。
 
  1953年9月29日夜,波密境内古乡沟突然暴发泥石流,古乡峡谷内烟雾弥漫,浪花飞溅,龙头高逾几十米,像一条黑色的泥龙,挟带着大量石块、泥沙、冰块,裹卷着沿沟扫荡下来的树木,以排山倒海之势,奔涌而下,24公里外都可以听到泥石流的轰鸣声。直径一二十米的巨石夹杂在前推后拥的泥石流中,犹如航船一般漂浮,经过一段基岩峡谷(流通区),磨蚀刨光基岩,冲出山口,山麓的农田、村庄、森林、寺庙毁于一旦,大量人畜伤亡。堆积物堵断帕隆藏布,前冲到江对岸70米的阶地上,上游水位猛涨50米,壅塞成湖,现有的古乡湖就是那次泥石流的杰作,其实,那只是一段宽阔的江面而已。泥石流的散流堆积,淤埋川藏公路,形成一个约24平方公里的泥石流扇面石海,迫使帕隆藏布改道向南迁移。古乡沟发育于念青唐古拉山东延余脉的向阳山坡,流域26平方公里,长64公里,相对高差3500米,三面环山,中间有大量松散固体堆积物。1953年该地区气候异常,一方面降水丰富集中,另一方面持续高温,形成大量冰雪融水,为泥石流形成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古乡
 
  通麦地理、地质条件十分特殊,因此国家在此设立了易贡国家地质公园。规划区内包括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易贡藏布大峡谷、许木古冰川遗迹、古乡沟泥石流、102滑坡群、拉月大塌方、陪龙沟泥石流等地质地貌景观和地质灾害遗迹景观。
 
  通麦周边之所以灾害如此密集,这与当地气候、地理、地质紧密相关。通麦海拔较低,约1800米,是318国道西藏段最低点。印度洋暖湿水气,沿雅鲁藏布江河谷,进入帕隆藏布,在此地形成较大范围降水,其降水量是拉萨一倍多,而日照反而比拉萨少一倍多。距此不远的色季拉山,常年云遮雾绕,那些从四川、云南方向,一路风尘仆仆的远行之人,登上色季拉山,盼望着一睹7294米南迦巴瓦峰的雄姿,不过,你得要好运气。
 
  进入西藏的游人,抬头仰望高耸、起伏的山峦,它似乎给人悠远、沧凉、亘古不变的感觉,其实,那是错觉。
 
  青藏高原很年轻,以百万年地质年代为单位计算,它正值于青春期,如同懵懂初醒的少年,浑身既充满活力,但又躁动不安,它是那样的不稳定,对于一亿多年前老成持重的恐龙而言,它的历史,只不过眨眼之间。
 
  4000万年前,印度板块向东北漂移,挤压喜马拉雅等小地块,使它们拼接在一起,青藏高原形成一个整体。不过它们之间还是有缝隙的,缝隙就是雅鲁藏布江。这一挤压持续到360万年前,青藏高原终于从古特提斯海中,浮出水面,但接下来青藏高原的快速长高,让人感觉它一定得了巨人症。
 
  从360万年前到120万年前,高原主体升高2000米以上,已经显现青藏高原的基本轮廓,从120万年前到60万年前近60万年间,青藏高原又猛长了1000米,平均海拔达3000米,山地高达4000米。此时,由于高原急剧拔升,高原周边地区的地形大切割也正式展开,横断山脉开始生成。
 
  从60万年前到15万年前,青藏高原完成了最后一个跃升,又升高1000—1500米,达到现在的4000—4500米的平均高度,喜马拉雅山普遍超过6000米。这一过程仅用了45万年。距今6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如果外星人给他一个超级望远镜,他们一定能在北京周口店看到青藏高原隆隆拔升。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西南板块构造示意图
 
  这一造山运动的直接后果,形成了雅鲁藏布江沿线,尤其是大峡谷和横断山脉,地层多断裂,地质结构不稳定,地震频发,山体破碎。通麦正好位于念青唐古拉山南麓,周边存在数量众多的冰川,每到夏季,冰川消融,又逢骤雨,雨水如润滑剂,助推沙石、冰块形成巨型泥石流,所向披靡,无坚不摧。刚刚修好路,来年就冲毁,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好像没完没了。
 
  2013年4月的一天,乘车过鲁朗向通麦进发,沿途森林遍布,气候湿润,从尼洋河一路看过来的桃花少了,取而代之是路边的杜鹃,已经长成二三人高的树木,红色的、白色的,使人目不暇接。杜鹃挂满了松萝,地上开着一些蓝色、黄色的小花,马儿、牦牛在一旁悠闲地吃草,空气中散发出树木和青草的芳香,见不到牧人,一派轻松、惬意的气氛。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早春的瘦马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路边的杜鹃
 
  车到拉月村,可以看到精致的拉月藤网吊桥,该桥模仿墨脱县的跨江藤网吊桥而建。藤网桥是珞巴和门巴族独有的桥,分布于西藏珞瑜、墨脱地区,采用白藤编制而成。拉月藤网吊桥横跨拉月曲,跨度112米,距河面27米,采用6000公斤当地树藤编制而成。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拉月藤网吊桥
 
  从上午10:30直到下午2点多钟,越野车从东久开始,磨磨蹭蹭,时走时停。此时雨季未到,土路仍有些湿滑,道路崎岖、颠簸。沿路都在开挖、抢修,希望赶在雨季来临前就绪。如果单向行驶,道路的宽度尚能容纳,可怕的是,对面一旦有来车,会车,无疑要考验驾驶员和乘员的神经。临江一侧的车辆,身处悬崖边,车内已经看不到到外边的道路,感觉车子好像悬在半空,车内顿时弥漫开不安的气氛。先前大家有说有笑,叽叽喳喳,现在都闭紧了嘴巴,不由自主抓紧任何可以抓握的东西。驾驶员老赵事后告诉我,如果离开西藏,一定不要座大巴过通麦,想想他的话,确有几分道理。底盘较低的越野车尚且如此,几米高的大巴岂不让人更不放心。长时间的堵车,让人灵机一动,利用这段空隙,独自步行通过通麦大桥,来到桥下。这是帕隆藏布和易贡藏布的交汇处,江边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帕隆藏布强劲的水流,带动着易贡藏布向前方冲去。江河清澈碧绿,汹涌地从脚下咆哮而过。凝望江面,情不自禁,轻掬江水,一饮而尽,让自己彻底融入到这美丽的河山之中。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鲁朗河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帕隆臧布与易贡臧布交汇
 
  在桥边等车时,与一位守桥武警士兵聊天,他主动给我介绍通麦大桥的情况,大桥因承重有限,只能单向通行,目前正在江边开挖隧道,修建桥梁,绕开险段,两三年后,这段号称“天险”的路段将变为坦途。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帕隆藏布与易贡藏布交汇处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易贡藏布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帕隆藏布
 
  小伙是山西人,1.8米的个头,挺拔,帅哥,有个成都女友。每月发薪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工资寄给女友,女友好麻将。问他放不放心,他说男人就是要让女人开心,脸上透出北方人的豪气,看得出来,他深爱他的女友。想给他照张相,他摇摇手,说是纪律不允许,还时不时回头瞅瞅,看我是不是在偷偷拍照。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收起好奇心,不要打搅为好。
 
通麦天险|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
通麦的田园
 
  新路启用,故道自然放弃。不过,通麦那一段故道,已经不是一条普通、破旧的土路,它承载着几代人的汗水和血泪,那是一段无法抹去,植根于心灵深处的记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