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中国科学家发现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翼龙蛋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vicky
  • 发布时间:2017.12.06
中国科学家发现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翼龙蛋
天山哈密翼龙复原图。这种翼龙在一亿多年前曾生活在今天中国的西北部。古生物学家们最近发现了数百枚这种翼龙的龙蛋。这将大大改变我们对这个物种繁殖、发育的认识。插图:ZHAO CHUANG
 
撰文:Michael Greshko
 
  中国古生物学家在中国西北发现了数百枚翼龙蛋化石,其中某些翼龙蛋中还有细节十分丰富的翼龙胚胎。
 
  尽管科学家们研究翼龙已有200多年,但是,直到2000年左右才发现翼龙蛋,此后至今仅发现了十几枚翼龙蛋。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汪筱林的这次发现,起码有215枚保存状态十分完好的翼龙蛋。随着考古发现的深入,甚至有可能多达300枚。
 
  他们团队还在这些蛋里发现了16个胚胎,他们推测还有更多胚胎固化在化石中。汪研究员及其团队的这一重大发现发表在了《Science》上。
 
  “古生物学界有很多虚张声势,但是这个发现确实相当惊人。”英国玛丽王后学院的研究者David Hone评论道,“对于这门科学的研究刚刚起步,但这些原始材料很可能颠覆规则。”
 
中国科学家发现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翼龙蛋
新发现的翼龙蛋中的两颗。古生物学家称,他们目前已经发现了数百枚龙蛋,其中,仅在一个砂岩块中就发现了起码215颗。该岩块内部可能还有更多龙蛋。摄影:WANG ET AL., SCIENCE (2017)
 
完美风暴
 
  这次新发现的龙蛋属于天山哈密翼龙(Hamipterus tianshanensis)。该物种也是汪筱林及其团队早前发现并命名的。一亿多年前,天山哈密翼龙曾生活在如今的中国西北部地区。它的翼展最大可达3米,可能喜食鱼类,与今天的苍鹭很相像,居住在内陆纵横交错的水域附近。
 
  该研究成果的合著者、中科院的蒋顺兴称,“发现地点位于戈壁滩,风沙很大,动植物都很少。然而,当年天山哈密翼龙生活的时代,环境要好得多,我们将其称之为‘翼龙的伊甸园’。”
 
  天山哈密翼龙不仅在这片消失已久的天堂中觅食,而且还在此繁育,它们很可能把大量的龙蛋埋在植被底下或者在水岸附近。快速流动的水所带来的沉积物将这些翼龙蛋变成了化石。而这可能意味着,当时有暴雨将翼龙的筑巢区冲毁,并把翼龙蛋卷进一个大湖泊当中,然后,淤泥裹挟住了翼龙蛋。这些翼龙蛋并非一次性冲进来的:它们分布在四个单独的沉积层中,表明是不同时间的多次洪水冲积、沉淀而成的。
 
  汪研究员的团队称,某个远古的筑巢区可能多次发生过洪水。这可能表明,与现代鸟类和乌龟一样,天山哈密翼龙也会重复利用同一个筑巢区。此外,翼龙蛋的数量众多,表明天山哈密翼龙可能与某些现代鸟类一样,会成群地产卵。
 
离开巢穴
 
  当远古湖泊里的浪花激荡时,许多翼龙蛋都裂开了,涌进去的沉积物最终保存住了龙蛋椭圆形的形状。在16颗翼龙蛋中,沉积物里还包裹着翼龙胚胎的精细骨架。研究团队认为,其中有一根骨头来自于一只幼年翼龙。
 
中国科学家发现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翼龙蛋
发现天山哈密翼龙化石的地点,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曾发掘出数百件翼龙骨骼。摄影:ALEXANDER KELLNER, MUSEU NACIONAL, UFRJ
 
  “通过这些骨骼化石,我们可以发现翼龙胚胎、幼体、成熟后年轻个体的很多特征。这是翼龙方面独一无二的发现,也是我们首次得到的全谱系化石。”论文合著者、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Juliana Sayão说道。
 
  通过对比不同年龄段翼龙的骨骼,研究人员可以基本拼凑出天山哈密翼龙的发育过程。他们发现,晚期胚胎还没有长牙,而且前肢并没有后肢发育得好。这一发现令人很惊喜,因为很多古生物学家此前都认为翼龙从卵壳中出来之后就能飞。然而,天山哈密翼龙的化石表明,它们是一种生长缓慢的翼龙,幼年时期需要用四条腿奔跑。
 
  美国南加州大学的古生物学家Mike Habib,是一位重建翼龙运动方式的专家。他说,“我认为他们的论点很棒,而且得出的结论也很有意思。”他希望在后续研究中,可以使用机械分析的方法,检验一下这些小型爬行动物的飞行能力。
 
中国科学家发现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翼龙蛋
这个地点的岩石中包含有许多完好的天山哈密翼龙蛋,以及许多成年翼龙的碎骨。古生物学家们尚不清楚为何此处仅存在着天山哈密翼龙的残骸。摄影:ALEXANDER KELLNER, MUSEU NACIONAL, UFRJ
 
  进一步的研究或将揭开这些翼龙繁殖的更多细节。这种翼龙蛋的蛋壳与现在乌龟皮革一般的蛋很相似,这意味着天山哈密翼龙把蛋埋起来可能也是为了保护它们,但是埋藏地点和方式尚不清楚。此外,我们还不知道一只雌性天山哈密翼龙会产多少龙蛋,也不知道繁殖种群的数量有多大。
 
  鉴于化石记录尚不完整,此次研究中提到的天山哈密翼龙的生长序列,也可能会再次调整。也许,该团队发现的最大的胚胎并不是马上就会孵化出来的胚胎,那么,天山哈密翼龙整个发育时间线都会被打乱。只有发现更多化石,才能找到更准确的答案。汪筱林的团队们仍然在大西北不断寻找。
 
  谈到未来的愿望,该研究的合著者、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古生物学家Alexander Kellner说:“第一,希望能找到更多胚胎。第二,希望我们能找到原地未动的翼龙蛋。我们将从中了解更多。”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