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5.09.17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河南洛阳市郊南石山村一家仿古陶器工场里,一批唐三彩陶坯正在等待上釉烧制。
摄影:李昊

撰文:焦海民
摄影:黄新力
 
于安君从一面围墙外的麦田中走过去,围墙之中,是他在工商部门注册了五年多的新王朝文物复制厂。两年前,他的厂子还在陇海线上有名的小镇蔡家坡,如今他们举家搬迁到距离县城不到两公里的关中环线旁边,这里,距离他心仪的“周原”核心地区更近。
 
  30岁的于安君对周原的每一个村庄、沟壑都了如指掌,他能准确地说出哪一个地方曾经进行过考古发掘,出土过什么有名的文物,这些文物或者遗址都有什么重要价值。在当地,他是远近闻名的一位“考古学家”。不仅因为他爱好历史考古,而且这个高中毕业、靠自学获取大学本科文凭的年轻人,对家乡那一段西周历史的钻研,十分深入。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陕西省岐山县某青铜器复制厂的工人们在雕制蜡模。古代青铜器的铸造工艺,主要有范铸法、失蜡法和金属型铸造法,迄今各地的复仿青铜器技术,一律采用失蜡法铸造。
 
  在周原,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北京大学联合组建了好几处考古工作站,于安君常常作为技工参加发掘,受专业考古人员的影响,他喜欢钻研出土文物,尤其是周代青铜器。成为青铜器铸造为主的文物复制厂老板后,于安君的办公桌上,仍摆放着在考古队作技工时的照片。一个月前,他为武警二炮学院铸造了一对3米多高的青铜雕塑。这是他目前最大的一单生意,他并不愁这些复制产品的销路,他喜爱铸造青铜器工艺的过程。
 
  青铜器在中国自古就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而尊贵的面纱。青铜是红铜和锡、铅的合金,古人称为金或者吉金,由于制作工艺复杂,造价高昂,寻常百姓不容易得到也不可能用到日常生活中,所以最早它是皇室贵族用来祭天、祭祖、祭地的礼器,是古代国家的宗庙重器,同时也是贵族社会代表地位、财富与身份的重要标志。
 
  因此,青铜器的收藏无论在中国还是外国,很早就开始了。当地位尊贵的青铜器售价不菲,收藏炙手可热的时候,其作伪之术也就层出不穷,同时也催生出了扑朔迷离的高仿技术。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2009 年 2 月在法国巴黎大皇宫举办的“伊夫 • 圣洛朗与皮埃尔• 贝尔热珍藏”专场拍卖会上,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分别以 1400 万欧元拍出。
供图:新华社
 
  从历史上看,伪作的情况极其复杂。不过,现代的伪造仍然没有脱去古人所使用的基本方法,只不过由于掺加进了电解作锈的技术,使作伪器的周期更快、时间更短。古人有时候作成一件伪器,需把铜器埋在地下数月数年,现在用电解法制作皮壳,很快就会到达市场。
 
  电解法作锈所需设备简单,只需稳压直流电源,水浴加热锅,加热电炉就万事俱备。“不过真的和假的,那区别还是很大。假锈浮在面上,不像真锈那样是从器物内部发出的。”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文物修复室里,长期从事科技考古的研究员吴先生说。
 
  吴先生接触过自商至清的很多类型铜器,对出土青铜器锈斑有多年的研究,他揭开了真锈的秘密。首先,真锈有三层,每一层都会呈现出不同的色泽变化,甚至哪一层先生长,这都能被专业人员发现;而且,出土的青铜器,锈里面还胶着了一层钙化土,这是作伪者根本做不到的,没有时间的积淀,钙化土是做不出来的,就如同小孩子的骨骼,和老年人的骨骼相比,他不可能有钙化的现象;其次,锈色也是千姿百态,各有各的不同,如黄河流域的铜器和长江流域的就不一样,即使是黄河流域一地,在黄土高原和冲积平原地区的铜锈也不一样,同一地区不同的墓葬类型,铜器锈色也有差别;再进一步说,即使同一墓葬,其所处位置不同,锈色也不一样。比如铜镜,在文物盗掘一行中称为“护心镜”,因为这些器物经常在墓葬尸体的心脏部位,和丝织品接触非常紧密,其锈和在墓室摆在别的地方的铜器锈色也有差别。丝织物呈碱性,所以铜器上就会出现一种暗红的锈,等等。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青铜器 • 瓷器 • 书画高仿地分布中国的青铜时代自公元前 2000 年左右开始,历夏、商、西周和春秋,超过 1500 年;这些青铜器物遍布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地区,成为后世仿制之滥觞。
制图:孙长泉
 
  国内一份青铜器市场行情报告称,如今的国内市场上高仿品制造技术不断提高,许多技术难关已突破,如过去认为不能造假的红锈斑已很容易地制作出来了,水锈斑、蓝锈也已经达到了真假难辨的程度。文物鉴定专家认为,现在市场的造假速度之快、规模之大、水平之高,可谓上了一个新台阶。造假者不惜高投入,甚至购买各种先进的高科技工具进行造假。
 
  扶风县召陈村陈东海的青铜复制厂设在自家的院子里,47岁的陈东海20多年前在西安跟随亲戚学习文物复仿技术,一直给别人打工,现在他回到村子,在自家院子里建起了熔铸炉子。陈东海的技术十分精湛,他的产品也很有名。但他把成品包销给西安一些大的青铜复仿公司,每年收入也就三五万元。“有一次,我到西安看人家把咱做的那个鼎卖到上千元。他们是从我这里拿的货,也才二三百元,成倍的提高,但咱也没有办法,咱就会制作,也没那个精力去搞销售。”他家的房檐下,几只已铸好还没有上锈的铜器摆放在一起,泛着金光。
 
  河南伊川县烟涧村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逐渐以复仿青铜器工艺品而闻名全国。烟涧村有850户人家,从事专业青铜器仿制的200 多户,有 20 多家已把销售门面和制作工坊搬迁到村子沿县乡公路的两边。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马踏飞燕”造型优美,市场畅销,各文物复仿厂家都喜欢仿制。
 
  烟涧村一般是“前店后厂”,一座座普通的农家院落前面,都是销售青铜器的店铺,院子里面则是他们加工铸造的作坊。村子里的青铜器生产、加工、销售,以及与之配套的原料供应,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衔接紧凑的产业链。公路一侧高达5米的青铜洛阳鼎,是这个村子的标志。“电视、报纸都报道我们村子的产值超过亿了,村里好多人就是靠这个青铜器工艺品发家致富的。”正在自家店铺里的农户袁建海一边吃着简单的午饭,一边向前来参观、看货的人介绍。
 
  烟涧村的仿古青铜器起初以河南地区的商周器物为主,“天子驾六”铜车马、莲鹤方壶等都是当地制作的有名仿品,但现在产品种类已经涵盖全国各地发掘出土的青铜器类型,甘肃的汉代“马踏飞燕”、四川三星堆的巨大铜人都摆放在店铺显眼的位置。过去店面上摆放的都是普通仿品,现在高仿品也摆放在那里。所谓高仿品,就是指严格依据青铜器原件的器形、尺寸、锈色等“做旧”出来的青铜器,有时被当作真器出售,专家也会走眼。“这些高仿品主要销往港澳及国外买家,有时也卖给博物馆,拍卖会上也有。”烟涧村的店主说。
 
  要做到“真假难辨”的高仿品,作锈是关键技术。一般做伪是用电解作锈,但现在用更绝妙的办法,就是“贴锈”。作锈的人家专门从真器上收集到大量的锈,然后用特殊的方法贴上去,甚至不需要埋在地下,一两周时间就可以做好一件令专家走眼的青铜器。烟涧村只有少数几户人家掌握作锈的关键技术,而且秘不示人;为了使高仿品更加逼真,有的人家还从做工更加有名的外地花数万元购买来核心技术。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山西省曲沃县出土的青铜鸟尊构思奇特工艺精美,其仿制品虽然在市场上备受欢迎,仔细看蜡模(上)仿品(中)与原物(下)差别还是很明显。
原物摄影:厉春
 
  曾经长期进行过田野考古发掘工作的呼林贵研究员,如今专注于文物的鉴定,他是国家文物局西北鉴定站站长、陕西省文物局文物鉴定组的组长。作为地地道道的岐山周原人,呼林贵对青铜器的作假知根知底。文物鉴定站成立以来,他曾专门奔赴北京、上海、安徽、河南等地多方走访、考察,探求青铜器高仿技术的最新动向和变化。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单从工艺上看,现代仿品的细节也做的很精致。

  高仿如果专以赢利为目的,那就是不折不扣的“作伪”,而作伪与鉴定相伴而生。在呼林贵看来,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就文物鉴定而言,这是一个不断竞争的过程,竞争双方为了取胜对方,都会尽力充实自己,提高自己,从而客观上形成一种互动、促进关系,形成‘出招’与‘解招’的程式,坏的事情就会向好的方面转化,在另一层面上可以说扩大了古文化的研究群体,也推动了研究队伍中从业人员眼力与经验的更上层楼。”数年前,呼林贵发表的一篇文章,导致作伪者按图索骥,制作出类似于古代陶铸法才有的“垫片”。这些伪器不仅让专家走眼,甚至让仪器也走眼。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陕西某青铜器仿制工厂的工人们在焊接铜鼎的外壳。真正的铜鼎是通体青铜浇注,而现在作为工艺品出售的大型铜鼎是用铜皮焊接外壳,里面是空的。
 
  呼林贵说:“这些‘垫片’属人为的在器表面采用后镶嵌办法埋入的,只有用X光拍照,才可以看出它与器物本身是处于分离状态的,用放大镜观察,就会发现器表原面有被创伤的痕迹。”一般作伪的器形,都有所依据,不能随心所欲,尤其对高仿品来说。这对铜器出土地的仿造者来说,相对容易,或观察真器,或想办法拓来器形,而大多则依据图录或者照片,仿器一般仿得比较准确,若不仔细观察,很容易上当。更有的收集来大量残缺旧铜器,然后拼凑成一件完整器,或者一件真器中缺少一部分或几部分,另取其他器的残块修补完整,古董行称之为“插帮车”,最容易使人走眼。呼林贵的经验就是把科技手段和传统手段结合起来,辨别“插帮车”。这些似真实“假”的古董在X光照下,实际为古物残件的器身接合处会出现一种白色网格,作伪痕迹就会显露,那是因为焊条焊接后,铅焊在X光底下自然成像形成的纹理,铅与铜的密度与结构不同,光束穿透也就不同。高明的作伪者会錾刻上花纹迷惑,但拼合的高仿器,由于是采用不同的片子拼补粘合出的新器,花纹往往难以达到有序、贯气和一致。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古代青铜器熔铸的温度在 1000 摄氏度左右,虽然现在熔铸的方式(上)与古代差别不大,但铜锡比例不同,再加上仿制青铜器在酸性溶液里腐蚀做旧(下),仿制出的青铜器与古代青铜器的成色相差还是很大。
 
  辨析这些高仿器的花纹,与书画艺术中常讲的气运畅通的道理一样,而这些当然需要传统的经验了。古人作花纹,犹如作画,不论繁简,既传达胸意,又在表现上生动流畅,除非出现模范错位,一般都首尾照应,笔笔有交待,没有空穴来风的大串位或毫无道理的戛然而止。新补的拼合器,就做不到这一点,如这一笔里还是小的夔龙纹,另一方向有可能就成为回字纹,因为作伪者的心思还不可能用到琢磨花纹流变的规律,一般是依葫芦画瓢,所以有经验的人,一眼就会发现高仿器的致命之处。
 
  如今,各地的高仿品越做越精、越古,花样翻新,在造型、花纹、锈色及局部腐蚀等技术水平上提高极快,已经出现专门化的流水线生产,上下线之间有明确的分工,专司一技,不断与鉴定的博弈中,逐步形成规模、系统的一条龙生产销售流程,更有甚者,还延请业内人士作技术指导,做成一件伪器后,先将新品“捐”于国家的博物馆,以便为日后推销争取技术与诚信支持。而且,最防不胜防的是,在最新考古的发现地,立刻也会仿制出与出土文物相近的“重要器物”,通过各种渠道传递到考古人员那里,有时还可能扰乱考古人员的判断。
 
揭秘中国高仿市场 | “锈色可餐”的高仿青铜器
这件敛口圆肩的兽面纹瓮乃现代仿品,原器出土于湖南宁乡,是商代中晚期人们用来盛放酒浆米粟的器物,这件仿品无论器型和做旧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
 
  高仿品本来只是人们为了追求生活的艺术,提高生活的质量,成就一种对古代文明的尊崇与景仰。但是,如果高仿品竟相蜕变为谋取暴利的手段,那就和人们的美好初衷完全相反。其实,真理只有一个,那就是怀抱平常心,不掺杂别的目的,我们用高仿品,在尊崇古代的心境里,续接悠远的传统。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