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你知道吗?一部《夺宝奇兵》竟然改变了考古界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5.05.19
你知道吗?一部《夺宝奇兵》竟然改变了考古界在1981年上映的动作冒险电影《夺宝奇兵》中,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扮演的考古学家印第安纳•琼斯,正试图从一个设置了陷阱的祭坛中取走金色雕像。
供图:AF ARCHIVE, ALAMY
 
撰文:Jeremy Berlin,国家地理
 
  穿上夹克衫,戴上软呢帽,挎上小背包,甩响皮鞭:快来探索好莱坞奇幻电影与现实世界之间的神秘联系吧!
 
  30年前,《夺宝奇兵》对考古学的大力宣传,影响了整整一代影迷。现在,国家地理博物馆里正在举办的一场展览,是向当年赋予这部电影灵感的考古学家和史前器物致敬。
 
  这场展览本周四开幕,主题为“《夺宝奇兵》与考古探险”,不仅是卢卡斯影业有限公司的电影大事记,也同时汇聚了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博物馆(Penn Museum)的古老文物,还有来自国家地理学会档案馆的历史物品。
 
  其中有些物品是实物展出,比如世界上最古老的地图(一块描述尼普尔城的楔形文字模板)、出土自两河流域并已有5000年历史的首饰,还有帮助人们解开纳斯卡线条(Nazca Lines)之谜的陶罐。
 
《夺宝奇兵》对考古学的大力宣传,影响了整整一代影迷。
 
你知道吗?一部《夺宝奇兵》竟然改变了考古界
据《圣经》记载,电影《夺宝奇兵》中主人公寻找的物体——法柜,是一个装有十诫的金质柜子。从未有人找到过真实的法柜,但是,这部电影的粉丝却能在国家地理这场展览中一饱眼福。
图片由卢卡斯影业提供
 
  安卡拉圣石、科罗纳多十字架、查查波亚生育神像等电影中出现过的诸多物品,其实并不存在。还有另外一些亦真亦假的东西,如圣杯和约柜。(由于人们从未找到过真实的约柜,因此,这次展出的约柜虽然是《夺宝奇兵》电影剧组自己制作的,但已经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形象,也是模仿艺术的绝佳例证。)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Fred Hiebert,也是国家地理著名的考古学研究人员,他说,之所以举办这场展览,“是因为这些电影曾经扩展了考古的传播范围,并使考古这一领域更加贴近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也让他们对这一领域更为着迷。”
 
领略四部曲的魅力
 
  当漫步在沉浸式、交互式的展览中时,你很快就会发现,《夺宝奇兵》四部曲无处不在。
 
  展馆的墙壁上播放着《夺宝奇兵之法柜奇兵》《夺宝奇兵之魔宫传奇》《夺宝奇兵之圣战奇兵》《夺宝奇兵之水晶骷髅国》四部电影的片段。与此同时,展馆则根据四部电影分成了四个展区。每个展区都展示了现实中的考古学家所要做的工作:探索、发现、调查和阐释。
 
你知道吗?一部《夺宝奇兵》竟然改变了考古界
本次展览中还有许多来自宾州大学博物馆的古老文物,包括一块楔形文字模板,和一张两河流域尼普尔城的陶制地图。这些文物都是现实世界中的考古学家们辛勤工作的成果。
摄影:GABRIELLA GARCIA-PARDO,国家地理
 
  整场展览都渗透着好莱坞元素。参观者进门之时,电影男主角哈里森•福特的欢迎录音就会响起。墙面上画着电影的平面草图和场景设计。电影演员凯伦•阿伦、凯特•卡普肖和肖恩•康纳利穿过的服饰则在玻璃橱窗后面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而真正的考古文物也一样熠熠生辉。并排摆放的道具、服装和故事脚本,向人们讲述着地层学、激光雷达定位等考古技术。一同展览的,还有英国插画师安妮•亨特(Annie Hunter)在前哥伦布时期的作品,以及玛雅学者Tatiana Proskouriakoff所拍摄的照片。
 
电影导演乔治•卢卡斯根据20世纪30年代电影中的男主角们塑造了《夺宝奇兵》中的男主角印第安纳•琼斯。不过,赋予他灵感的,还有真正的考古学家,比如Hiram Bingham、Roy Chapman Andrews和Leonard Woolley爵士。
 
你知道吗?一部《夺宝奇兵》竟然改变了考古界查查波亚生育神像是《夺宝奇兵》系列电影中最为著名的虚构物品之一。据悉,eBay上有仿制品出售。
图片由卢卡斯影业提供
 
  乔治•卢卡斯之所以塑造出《夺宝奇兵》中男主角这一形象,是向他最爱的20世纪30年代电影男主角们致敬。不过,同样带给他灵感的,还有20世纪真正的考古学家,如Hiram Bingham(国家地理第一位考古学受让人)、Roy Chapman Andrews和Leonard Woolley爵士。他们曾发现过消失的古城,发现过大量财宝,还破译过象形文字。这些独特的功绩深深地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
 
  几十年后,这几位考古学家的事迹,与流行文化、好莱坞戏法、世界史和考古学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无数影迷为之陶醉的《夺宝奇兵》系列电影。
 
追踪电影影响力
 
  Hiebert说:“这几部电影让许多人投入到了考古领域。我们甚至可以用实际数据来说明这种影响,比如说,第一部电影上映前后,考古学的学生人数就出现了差异。当今世界上一些顶尖的考古学家都说,正是《夺宝奇兵》激发了他们对考古学的兴趣。这是电影导演乔治•卢卡斯的丰功伟绩,也是他对加深大众媒体和科学之间的联系所做的巨大贡献。”
 
  约翰•里斯•戴维斯也深以为然。
 
  约翰•里斯•戴维斯(John Rhys-Davies)是在其中两部电影中扮演埃及开凿者萨利赫(Sallah)的英国威尔士演员。他在电子邮件中回复说:“至少有150到160名教授、讲师、实地考古人员曾对我讲,他们对考古学最初的兴趣,都是在看了《夺宝奇兵》第一部之后才萌发的。对一部电影而言,这样的影响可真不赖!”
 
国家地理考古研究人员Fredrik Hiebert称:“文物需要留存在当初发现它们的地方。我希望这次展览能让人们关注文化遗产,关注盗掠,关注遗产的流失。”
 
你知道吗?一部《夺宝奇兵》竟然改变了考古界国家地理博物馆中正在举办主题为“《夺宝奇兵》与考古探险”的展览。
展览时间为2015年5月14日到2016年1月3日。
摄影:CHRISTY SOLBERG
 
现实vs.艺术
 
  诚然,如Hiebert所说,真正的考古只会发生在现实世界中。
 
  他说:“跟电影不同的是,其实我必须要撰写研究提案和报告,要做野外记录,要拍摄照片。电影与现实之间的一个巨大差异就是,考古工作的许多环节,如从建立并验证假设到筹集资金,再到获取审批、购置工具等,好莱坞大片几乎只字未提。”
 
  约翰•里斯•戴维斯也意识到了这种差异,也深知最好的做法该是怎样。
 
  他写道:“这些电影所代表的是那类‘抢了就跑’的考古风格。并非所有考古工作都是那样!一次发掘的每个阶段中所进行的细致记录和记载,跟他们所取回的物品一样珍贵。而电影所做的,就是要创造一种当我们在发掘历史时所产生的那种敬畏感与神秘感。”
 
  尽管电影中的印第安纳•琼斯所寻求的是“财富和荣耀”,但是,他也深知,他所希求的物品最好的归宿是博物馆。
 
  Hiebert说:“这也恰恰就是国家地理所要传达的理念。文物需要留存在当初发现它们的地方,要回归到它们所属的地方。我希望这次展览能让人们关注文化遗产,关注盗掠,关注遗产的流失。如今,伊拉克、叙利亚、秘鲁和埃及正在上演着这类令人痛心的事件。”
 
  此外,他还提出电影中存在一个不太严谨的地方。
 
  Hiebert笑着说:“只要遇到机关陷阱,好莱坞总会发挥出非常鲜活的想象力。但是,在我看来,任何一位专业的考古人员都不曾遇到过设置了机关陷阱的遗址。”(译者想说的是,你看过《鬼吹灯》吗?)
 
  Hiebert说,至少在一个方面,电影还确实如实反映了现实情况。
 
  “我曾在五个大洲工作过,不管是在水下,在土库曼斯坦的沙漠中,还是在洪都拉斯的丛林里,我每次都会遇到一窝蛇,从不落空。”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