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5.04.24
导语:新石器时代的宝墩文化、商周时期的三星堆、金沙文化…散落在四川盆地中的一个个古老遗址,如同一块块文明的碎片,拼接他们,我们最终复原了一部古蜀史,虽然语焉不详,虽然断断续续,古蜀国的基因密码,古蜀人的光荣与梦想,却清晰可见。

撰文:萧易
摄影:陈新宇
供图: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大立人像
 
  1986年夏天的一个黄昏,四川广汉鸭子河上的打鱼人早早吆喝鱼鹰进了船舱,河畔砖厂冒出一团团黑烟,久久难以消散,挖土机的轰鸣声令这个夏天显得燥热无比。就在这天,砖厂的挖掘机意外地打开了两个惊人的宝藏。这是两个埋葬着大量珍贵文物的祭祀坑,一个失落已久的古老王国就此呈现,这便是三星堆。
 
  青铜大立人、纵目面具、青铜人头像、青铜神树、金杖……众多出土文物令世人疑惑不已,有人说三星堆是不是外星人的杰作?其实,从考古学的层位来看,三星堆之下便是宝墩文化层,说明早在新石器时代三星堆便存在了,它陆续吞并了宝墩、鱼凫等古城,成为成都平原唯一的王者。如果将三星堆誉为一朵文明的奇葩,宝墩文化无疑就是孕育它的土壤。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纵目面具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黄金面具青铜人像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神树

  青铜大立人高约260.8厘米,眼睛是纵目的,眼球鼓出眼眶之外,而史书记载的古蜀王蚕丛就是“其目纵,始称王”的。众多青铜人头像,过去应该有过木质的躯体。可能塑造的是古蜀国不同部族的首领。高近4米的青铜神树寓意着神话传说中的神树“扶桑”,巫师经“扶桑“往来天庭与人间,传达神灵的旨意。祖先的传说与天马行空的神话,构成了三星堆青铜文明的母题。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铃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兽面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鸟

  自大禹令工匠铸“九鼎”象征王权以来,鼎、尊、彝、盘、豆、簋等容器便成中国青铜文化的主流。国外史学家对此颇有非议,他们认为,只有雕像才能代表青铜文明的最高成就,古巴比伦海法吉遗址高达176厘米的躶体祭师铜像便是其代表作。三星堆发现前,中国极少青铜雕像出土,青铜大立人出土后,国外学者才大为吃惊:原来3000对年前的中国人不但可以铸造青铜雕像,还可以铸造世界上同时期最大的雕像。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人首鸟身像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铜公鸡

  铅同位素测定显示,三星堆青铜器的铜料具有高放射性成因,这种铜矿只有滇东北才有:而殷墟许多青铜器的原料,也来自遥远的滇东北。为了争夺有限的铜矿资源,商朝与三星堆古国的冲突自然不可避免。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甲骨文中一提到“蜀”字,就与战争如影随形。
 
  登人征蜀,丁卯卜。王敦缶于蜀,“登”的意思是集结兵力,商王纠集大军准备伐蜀;“缶”是一个叫缶人的部落,缶人跟蜀人联合抗商,不幸战败流落至成都平原,商王颇为在意,甚至不惜御驾亲征。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三星堆铜喇叭座顶尊跪坐人像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大鸟头
 
  历史上,臣服商朝的有羌方、鬼方、土方、人方、虎方等诸多方国,却从未看到“蜀方”。相反,蜀人还一度占优,彭州竹瓦街发现过一个青铜器窖藏,青铜器上刻有“覃父癸”和“牧正父”铭文。四川大学已故历史学家徐中舒认为,青铜器是蜀人缴获的战利品,这两个不幸的贵族可能已经在蜀国丢了性命。
商代的三星堆古国拥有者庞大的疆域与雄厚的国力,他们走出四川盆地,与强大的商王朝争夺矿产,并驾齐驱;源源不断的青铜被投入到祭祀之中,向后人展示着古蜀人天马行空的幻想、艺术乃至心灵,并在数千年后成为中国青铜艺术当之无愧的代表作。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跪坐人像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圆形挂饰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三星堆青铜太阳形器

  商朝末年的三星堆走到了他的晚年,此时,鄂西的巴人逐渐向三峡、川东一代举族迁徙,并迅速建立起一个强大政权。巴人的举动刺痛了古蜀国当权者,不过孱弱的军队不但未能教训越国界的巴人,反而吹响了古国走向灭亡的号角,在一场盛大的祭祀仪式之后,古国的财富被掩埋到两个祭祀坑中,延续了千年的古城在这一刻被废弃,三星堆人踏上了迁徙之路。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金面人像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石虎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三星堆人的去向一直是未解之谜,直到2001年,在成都摸底河畔,金沙遗址被发现。那里出土的数千件青铜器、玉器、象牙、金器、陶器……显示出与三星堆强烈的联系,如同父与子,展现着同样的气质。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蛙形金箔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铜螺形器
 
  金沙出土的一条金冠带上,一条鱼、一只鸟被一支利箭穿过,同样的图案也出现在三星堆的金杖上,只不过图案是两条鱼、两只鸟与两支利箭。三星堆青铜大立人双手夸张地合在胸前,金沙出土的小铜人像也是这个手势,眼睛也一样是纵目的;三星堆青铜人头像顶部有一块可以拆卸的铜板,金沙虽然没有类似铜人像,却出土了同样的铜板,把它往青铜人头上一扣,嘿,不差分毫。我们有理由相信,三星堆古国衰落后,金沙代之而兴,一个崭新的国度在成都平原冉冉升起。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玉璋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鸟形青铜器
 
  金沙绝非三星堆的简单模仿,这里同样有许多震惊世界的发现。迄今为止,金沙已出土了千余根象牙,经鉴定全部来自于亚洲象,是世界上出土象牙最多的古遗址。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石跪像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金面具

  商周时期的中原极少有金器出土,在中原人眼中,黄金地位一直不高,极少用于祭祀,西汉天子的剑鞘以玉装饰,只有诸侯的才用黄金。这种传统在金沙并不成立,许多祭祀重器都是黄金铸造,堪称中国独一无二的“金色王国”。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玉钺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铜人脸型器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金沙还有诸多兄弟姐妹。成都驷马桥老川陕公路边有个羊子山土台,考古工作者发现,这是一座庞大的祭坛,四方三层形,最底下边长104米,像一个去了顶的金字塔。上海福泉山也发现过类似的祭坛,是良渚时代的古人祭祀天地之所。早在1985年,成都十二桥还发现过一个建筑遗址,约一万平方米的地下错落有致地埋藏着无数干栏式房屋遗址,拱卫着一座规模庞大的宫殿。考古学上,将金沙遗址、十二桥遗址、羊子山土台同列入十二桥文化,是周朝初年成都平原诸多遗址的统称。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卷盘形金器残部

三星堆与金沙:古蜀人的创世
金沙青铜小立人像

  十二桥文化的诸多遗址,拼图般组成了一个恢宏的古国:金沙遗址是祭祀区,上千根象牙及无数金器、玉器、青铜器用于祭祀;古蜀王在羊子山土台举行祭祀仪式;十二桥遗址则是蜀王的宫殿与古蜀人的生活区。我们熟悉的金沙,原来只是这个恢宏王国的一个章节而已。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