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log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6.06.01
撰文:苏也
 
  现在一提到儿童节,脑海里浮现的就是鲜花、气球和游乐场,耳边仿佛都能听到孩子们天真爽朗的笑声。但是,孩子们的幸福和如今的甜蜜生活也不是从天而降的礼物,多少年来,战争、疾病、贫穷都搅扰过孩子们本应无忧的童年。
 
  中国有句话,忆苦思甜。在儿童节这天,我们看着身边幸福成长的孩子们,也应该回顾一下人类历史里,由摄影史记录下的,那些大师镜头里的孩子们。他们不全是快乐的小天使,有的也经历过本不该承受的痛苦。而这些围绕孩子们的社会问题,目前也没有完全随着时间消失,在我们享受幸福生活的时候,也该多关心一下那些还需要呵护、需要保护、需要关怀的孩子们。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Steve McCurry
 
  这张照片就是著名的《阿富汗女孩》,是摄影记者史蒂夫•麦凯瑞(Steve McCurry)拍攝的一张照片,虽然人们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这张少女的面孔出现在了1985年6月的《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上。她头裹着红色的围巾站在绿色的墙跟前,而她那同样碧绿的双眼直勾勾地听着摄影师的镜头,那锐的眼神似乎可以打动所有和她双眸相对的人。
 
  这一女孩儿形象成为20世纪80年代阿富汗的战争冲突,和世界各地的难民局势的象征。而在《国家地理》杂志的历史上,这张图像也被称为最知名的照片。当麦凯瑞拍摄这张照片时正处于阿富汗战争时期,女孩12岁,父母双亡,和兄弟姐妹一起躲在巴基斯坦的避难所里。她美丽的面庞和坚毅的眼神打动了摄影师,也感染了很多人。但包括摄影师在内的所有人都对她的身份不得而知,所以这张照片也被人们成为“阿富汗的蒙娜丽莎”。
 
  17余年以来,摄影师麦凯瑞一直在寻找“阿富汗少女”,但对她的真正身份还是一直未知。直到2002年1月,《国家地理》团队前往阿富汗去寻找这张著名照片的主角。最终,在“阿富汗女孩”大概30岁的时候,人们在阿富汗的一个偏远地区找到了她,她叫夏帕特•古拉。她已经在1992年从难民营回到了她的祖国。专家利用生物识别技术确认了她最终的身份,通过照片和她本身的虹膜的精确比对,最终几乎完全肯定她就是阿富汗女孩。而古拉也坦言,在2002年1月外界给她看这张照片之前,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自己这张著名的肖像。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Lewis Wickes Hine
 
  这张工厂女孩的肖像出自于美国纪实摄影师路易斯•海因(Lewis Wickes Hine)的镜头。对于摄影师海因而言,照相机既是用作社会研究的工具,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齿轮 。
 
  图片中的女孩没有天真无邪的笑容,眼里都是疑惑,还有一丝恐惧。而她的姿势和神态也流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无奈。海因镜头下的这组照片纪录下了20世纪初,美国严重的童工问题,他长期的纪实摄影计划曝光了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黑暗面,让人们直面一张张童工的面孔。
 
  海因十八岁时,父亲就意外逝世,使得他早就知道当家的滋味和少年的辛苦。后来海因在大学期间学习了社会学专业,毕业后就在纽约一所学校任教。在教学中,他就一直鼓励学生学习摄影,用照相术作为社会研究的工具。在1904年到1909年的五年间,海因就坚持拍摄关于社会问题的照片,最后成为一名纪实摄影师。1908年,海因就成为了美国童工协会(National Child Labor Committee,NCLC)的摄影师,专门纪录和研究童工的艰苦生活和不公平的工作。19010年后,海因拍摄的大量的、直白的、令人动容的纪实照片打动了社会各界的人士,直接支援了美国童工协会的童工保护和维权工作,更是直接向联邦政府施压,支持刺激了美国解决童工问题的这一历史举动。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Jacob August Riis
 
  这张照片可能比上一张童工女孩更让人心碎。摄影师雅各布•里斯(Jacob August Riis,1849年5月3日–1914年5月26日)是一名丹麦裔美国籍的社会改革家,他可能是最早用照相术揭发社会腐败现象的新闻工作者,也是最早的社会纪实摄影家。雅各布21岁时移民到美国,干过干种各样的工作,亲身体会了城市贫民的底层生活。1873年,他到纽约下东区警局做报道员,惊讶地发现一些廉价公寓里的婴儿死亡率居然高达10%,而贫穷孩童们的生活更是令人寒心,于是,他决定用摄影技术把这些社会现象纪录下来,并公布于众。
 
  上图这张著名的照片里,三个孩子在寒冷的纽约冬天,露宿街头,光着脚丫,躲在楼房的地处避风,相互取暖。他们是谁?他们的父母在哪儿?他们还能在寒冷中撑多久?这些问题一次次敲击着每一个看到照片的人的心灵。这张照片和许许多多纪录纽约穷孩子的照片最后出版成册,在1890年,雅各布用他的纪实图文书《另一半人怎样生活》(How the Other Half Lives)引起了无数美国人民的关注。就连当时的纽约警察局长,后来的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罗斯福也表示,“我读了你的书,我来帮忙。”由此开始了美国的进步时代。在摄影技术上,雅各布被认为是闪光灯在摄影中的运用的先导人之一。而他多年后发表的《与贫民窟的斗争》也报道了城市住屋改革的过程。在各种意义上,雅各布都是新闻纪实摄影的先驱,推动社会的图像开辟者。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Dorothea Lange
 
  照片中的这三个孩子大概是三兄妹,后面屋里的小窗子上还趴着一个孩子,可能也是他们的弟弟。这画面里的孩子生活在简陋的木屋里,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但有的抱着小猫,有的还在微笑,似乎还有一些童年的快乐。
 
  这张照片出自美国女摄影师多萝西•兰格(Dorothea Lange)的镜头之下,她是一个在美国极其有影响力的纪实摄影师和新闻记者。她最著名的照片是1936年拍摄的《流浪的母亲》(Migrant Mother),她受雇于美国联邦农业安全管理局(FSA),为他们拍摄了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景象。这张作品也出自于那段时期。
 
  1933年,美国经济大萧条达到了顶峰,1400万人失去工作。他们中的许多人盲目地漂泊,没有栖身之地,有时连食物也没有。许多人怀着找工作的希望,约有30万人来到加利福尼亚州。来自全国各地的移民被称为“流动农业工人”,他们乘坐破旧不堪的车,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照片中的这几个孩子就是这样的移民工人家庭的孩子。 
 
  1935年到1939年,多萝西作为农业安全局的摄影师,走遍了美国的22个州,拍摄了无数个深陷经济萧条的普通家庭,反映了这些移民家庭大迁徙的悲壮。她的照片给千万个失去工、陷入穷苦和被社会遗忘的劳动者家庭带来了社会的关注。,尤其是收益分成的佃农,家庭以及移民来的劳动者带来了社会的关注。她的照片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标识。人们认为她的照片“反映了人类的勇气和尊严,特别是处于被侮辱和受压抑状态下的人物形象。”自身患有残疾的多萝西,使她更能体恤别人的痛苦,更能接近拍摄对象。她在社会纪实摄影方面的突出成就,使她在1941年获得“古根海姆奖”。她也被《美国摄影》杂志的读者投票评为10位著名女摄影家中的第二名。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Weegee
 
  这张照片叫做“睡在消防通道的孩子们”,拍摄于1941年,出自于是美国黑人摄影师维加(Weegee)之手。照片中,狭窄的空间里拥挤地睡着八九个孩子,他们都衣衫褴褛,没有居所,只能相依为命。他们的家庭如何?他们每日怎样生活?他们有没有食物?这些问题都不得而知。这样的画面虽然表面上安静温柔,但却用社会现实的残酷戳痛了社会的良心。
 
  摄影师维加(Weegee)出生于1899年,是一个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绝大多数作品都是由一台4×5画幅Speed Graphic相机完成,使用F16光圈配合1/200秒快门+闪光灯泡,固定对焦距离10英尺。拍摄大量新闻照片、犯罪现场照片卖给报纸,对他来说是一种博取生计的方式。他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绘画和艺术学习,照相都凭借自己的感觉和现场的灵感,但另一方面这种直白的拍摄手法也让他的照片成为新闻摄影里独特的一种视角。维加的拍摄风格也极为特殊——清一色使用闪光灯,无论是受害者的尸体还是白天衣着光鲜的名人都在镜头前赤裸裸地曝光。他也勇于揭露各种社会问题和人们的生活真相,也正是这种没有传统新闻、摄影观念约束的拍摄方式让维加捕捉到镜头最能展露本质的人性和残酷的现实。“用闪光灯剥掉人们的外衣”,艺术评论家都这样形容他的作品。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Sally Mann
 
  这张照片中的女孩是摄影师莎丽•曼(Sally Mann)自己的女儿,她并不是在抽烟,而是将一根糖果夹在手指之间,做出一种抽烟的姿态。这是一张美丽的照片,女孩自然随意,而这也是一张让人印象深刻的画面,其中透出了一种少女时期渴望成长的情绪,有点复杂还有点颓废。
 
  美国女摄影师莎丽•曼出生于1951年,作品具有强烈的叙事性和纪实性,充分体现了摄影的特性和记录的本质。她最为出名的,也是争议最大的作品,就是她给自己的三孩子还拍摄的私人摄影计划《亲密家庭》,上图的这张“糖果香烟,1989”也出自这个系列。莎丽•曼聚焦她的孩子和亲人,拍摄的手法和她要表达的情感非常贴切,似乎可以通过直白地展示肉体去探析灵魂,黑白摄影充满情绪,画面自然但却流露出对于生与死的界限的思考。
 
  但她的这套摄影集《亲密家庭》却因为记录很多自己的三个孩子裸体和私隐的画面,而引起了社会的广泛争议。一方面,她的画面美丽而动人,一方面保守人士因为她的大获成功,孩子的私人照片广受展览而颇有异议。由于作品涉及了未成人年保护这个较为敏感的主题,一时间议论四起,毁誉参半。15年后。美国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了名为“家庭影像”(family pictures)的展览,莎丽•曼的作品才得到了最权威的肯定,美国《时代周刊》认为她是“美国的头牌摄影师”。
 
  就像这张照片记录下的情绪一样,儿童们对客观世界也有着懵懂的认识和故作深沉的瞬间。莎丽•曼不仅用镜头将孩子们的天真、纯洁和不羁定格在照片中,也把这一时期儿童内心的独立与依赖、坚定与脆弱展现在人们面前,试图呼唤社会去关注这一自我成长时期的孩子。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Diane Arbus
 
  这是一张世界闻名的照片:在纽约的中央公园,一个男孩右手拿着一颗手榴弹玩具,面目狰狞,左手也不自主地出现可怕的姿态。它的捕捉者,美国女艺术家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是21世纪美国摄影最重要的旗手,相对于传统的纪实新闻记者而言,阿勃丝更像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有着艺术家的疯癫和坚持。她长期患有抑郁症,虽然出身于纽约中产阶级家庭,但内心总是充满无限的恐惧和对社会的不适应。于是,从35岁起,她就把她的摄影事业投入到对所谓社会边缘人群的研究之中,她走访了许多穷人、畸形人、流浪汉、变性人、同性恋者、裸体主义者、智障患者,用摄影项目把他们作为正常人和社会主流的背面而进行的社会文化探索。
 
  就像这张照片中的男孩一样,阿勃丝的拍摄对象总显露出一种“不正常”,一种病态,但是,作为观众和正常人的我们,应该如何去审视他们,如何去关注他们,如何去帮助他们,这是摄影师给我们留下的问题。
 
  阿勃丝是美国第一个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摄影家。而她的摄影是诉诸心灵的,而不是诉诸眼睛的。她深刻而充满力量的摄影试图表达从20世纪60年代一直延续到70年代美国人的反叛倾向、精神错乱和理想主义的破灭,对社会主流人物和边缘人的两面性在视觉上做了深入探索。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Henri Cartier-Bresson
 
  看了许多揭露社会阴暗面的照片,再来看看大师镜头里快乐的儿童吧!
 
  上图中的小男孩就是个不错的例子,他一手一瓶酒,神态兴奋,整个人显出趾高气扬的神采。他可能是帮着父亲去街边小店买了两瓶酒,但拿在手上也感觉自己是个小男子汉了,不禁得意了起来。这份开心与兴奋可以直接从这个瞬间里流出,直接传递给每一个看到这张照片的人。而这个画面里,最有趣的是小男孩的身后还可隐约看到两个小女孩,她们像是小男孩的朋友,正围观着他的“壮举”,还忍不住鼓起掌来。
 
  这个美好的瞬间是由法国摄影大师卡蒂埃•布列松记录下的。布列松不用过多介绍,略知摄影史一二的人应该都知道他的名字。作为世界著名的人文摄影家, 他被誉为“现代新闻摄影之父”,同时也是35毫米照相机的最早使用者之一。他一生中到过世界各个角落,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见证了20世纪众多重大历史事件。而作为艺术理论的贡献者,他的“决定性瞬间”(The Decisive Moment)是1952年在他的同名摄影集中提出的摄影美学观念。特指通过抓拍手段,在极短暂的时间中,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物加以概括,并用强有力的视觉构图表达出来。而这张小男孩的照片正好传递出了那分那秒,小男孩的快乐和得意。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Alfred Eisenstaedt
 
  这张照片就更有趣了,一群孩子在看木偶剧,不知道台上发生了什么,这群孩子呈现出各种兴奋、惊讶、害怕、拒绝、尖叫的状态。一百个孩子,就有一百个不同的反应。而在画面右边的那个小女孩显然是被吓到了,睁圆了双眼,鼻孔微张,一脸憨态可掬。而这个群像捕捉的瞬间是那样的真实而可爱,一群孩子们的各种神情怎么看也看不够。
 
  这张照片拍摄于1963年,出自美国摄影大师阿尔弗雷德•艾森斯塔特(Alfred Eisenstaedt)之手。他是著名的美国纪实摄影家,摄影记者。他早期采用印象派的绘画主义摄影手法,后来受到萨洛蒙和其他抓拍摄影家作品的影响,开始了直接的人物写实摄影。艾森斯塔特在14岁时他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部达折叠胶片机,1929年成为职业摄影家,并因其刊登在《柏林画报》上的作品而名声大振。
 
  就像这张“剧场的孩子”一样,艾森斯塔特的作品中的人物和事物非常自然,十分传神。这得益于摄影师本人使用的小型相机,主要采用自然光,不使用闪光灯,尽可能地减少对拍摄对象的干扰。自然的照明、高敏感相片和大光圈镜头的使用,使得他可以非常自由和灵活,拍摄到一瞬间中发生的火花,人物表情中最自然的漫不经心。可以说,艾森斯塔特他的相机就像是一个机械的眼睛,带你看到很多生活的精彩点滴。
 
不只是欢乐,摄影百年,大师镜头里的儿童
摄影:Robert Doisneau
 
  “等等,2加上5再乘以3等于多少?哎呀,好难啊——谁来帮帮我?”
 
  照片中的小男孩似乎陷入了头脑的困境,而他的小同桌似乎也不知道答案,还在偷看他的答题板;而他斜后方的小男孩也一脸茫然,简直有种放弃后的放空感。
 
  这个画面里充满了童年的回忆,孩子们的幽默,生活的纯真。而它的捕捉者就是法国摄影大师罗伯特•杜瓦诺(Robert Doisneau,1912年4月14日-1994年4月1日)。作为法国国宝级的摄影大师,杜瓦诺和布列松的艺术地位不分上下。不过,虽然二人都是纪实摄影的大师和楷模,相比于布列松的严肃深沉,杜瓦诺更像是个平民摄影家。布列松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作品深沉,关注各地民族疾苦,而杜瓦诺则一生只以他所居住的巴黎为创作基地,喜欢在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抓取幽默风趣的瞬间。
 
  杜瓦诺最著名的作品是他在1950年拍摄的《市政厅之吻》,那是一张在巴黎繁忙街头一对情侣热情亲吻的照片,它成为全世界年轻人热烈爱情的视觉符号。这也让杜瓦诺成为了最让法国人满意的法国人文主义摄影的主要代表之一。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