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自拍摄影 | 她只想以此方式,在世界尽头遇到另一个自己!
自拍摄影 | 她只想以此方式,在世界尽头遇到另一个自己!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4.29
导语:自拍?每个人都自拍?自拍摄影早已蔚然兴起。但是真正把自拍上升到摄影艺术或个人观念层面去表达的作品,却并不多见。比如香港摄影家曾广智的《当东方遭遇西方》,他一身中山装手拿快门线,出现在世界各大标志性地点,自称“身份不明的大使”,充分表达了一种东西方文明的对撞;韩国女摄影师Ahn-Jun的《自画像》,她在高楼楼顶甚至楼顶边缘完成了一幅幅高空自拍作品,却并不全是为了“寻求刺激”;区志航也曾用自己的“区式俯卧撑”,出现在各大新闻事件现场,完成了饱含作者主体意识的自拍作品。自拍,不妨说它是完善我们自我的一种方式。下面的这位摄影师,她用自拍的方式,把自己定格于自己生活的各个角落,以及世界的各个角落。生活与世界,对她来说或许因此而更加完善。
 
撰文、摄影:苏丹
 
自拍摄影 |
学游泳
 
我是个路痴,还好地球是个圆
 
  我从小就是个路痴。我试图寻找传说中的“世界尽头”,走着走着才意识到地球是圆的,圆得让人欣喜,旅途的起点就是尽头。即便是路痴,有一天,在某地,我也会与另一个自己相遇。
 
自拍摄影 |
1973年11月24日,一架美国海军飞机被逼降落于冰岛南部的黑沙滩,机组人员全部生还,这是一个奇迹。从此,机身残骸就一直寂静地留这里。
 
  “去过的地方越多,对这个世界的偏见越少”,旅行会把一个人的世界观变得更加真实与客观。真正的旅途并不在路上,而在心灵之上,陌生的体验将提供更多生命方式的选择的可能性。一辈子很长,在没有见到更多选项之前,先别急于填写决定未来的答案。
 
自拍摄影 |
每年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三,“番茄大战”在西班牙巴伦西亚自治区的布尼奥尔镇在举行。数以万计的参与者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这场不会造成伤害的混战,超过100吨番茄是当天的武器。
 
自拍摄影 |
被誉为“世界潜水工厂”的泰国涛岛,除了200多家潜校之外,还有1家泰拳学校,60元人民币就可以体验一对一的泰拳教学。
 
自拍摄影 |
 
  黑沙滩位于冰岛南部的维克镇,神秘的黑沙是火山喷发后,高温岩浆遇海水冷却而形成的细小的熔岩颗粒。络绎不绝的游客到此一睹其神秘面纱,但每年都有游客不幸被海浪卷走。我在此完成了的愿望清单上的一项,在我身后是便是那时而温婉,时而咆哮的北大西洋。 
 
自拍摄影 |
冰河湖位于冰岛东南部,被誉为“瓦特纳冰川的眼泪”。由于冰川融化加剧,其面积在不断递增。
 
自拍摄影 |
自拍摄影 |
 
  西班牙的Empuriabrava跳伞区是世界顶尖的跳伞胜地,座落在地中海和比利牛斯山脉之间,靠近世界最大的居民码头,跳伞体验的同时能够欣赏两处的美景。
 
  开始旅行才发现地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抵达任何一个角落并非难事。时间、自由与金钱是构成一次出行的三个必要条件,而在旅途中一次次突破自我的认知的边界,才是旅行的意义。小时候,觉得世界又大又遥远,无非是因为在时间支配权上缺乏自由,且囊中羞涩。
 
自拍摄影 |
托尔斯泰庄园坐落在俄罗斯图拉州的雅斯纳亚·波良纳镇,冬日旅客甚少。
 
自拍摄影 |
 
  每天都数班邮轮,往返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与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之间,航程2小时,搭早船可以欣赏到日出的美景。很多时候没有三脚架,更没有“人肉全自动语音识别三脚架”,就需要将相机放在地上进行自拍。
 
  这个地球的实际尺寸,不是万卷书中的纵横捭阖,不是网络世界里的划指即达,更不是不是过来人口中的海阔天空,而是“走多远,世界就有多大”。
 
自拍摄影 |
斯德哥尔摩王宫的历史始于中世纪,虽然现时王室已经搬出到郊外的卓宁霍姆宫,但斯德哥尔摩王宫仍是瑞典国王的官方居所。
 
自拍摄影 |
在莫斯科的阿尔巴特大街上有一家爱丽丝漫游仙境咖啡馆
 
自拍摄影 |
斯德哥尔摩地铁中的Miss S
 
  借助导航我们可以成功到达旅途目的地,但这么多年,我路痴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善。
 
自拍摄影 |
 
  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维格兰雕塑公园内伫立着 212个分别由青铜、花岗岩以及锻铁制成的雕塑作品。这些雕塑都是由雕塑大师古斯塔夫·维格兰(Gustav Vigeland)前后花了30几年的时间创作完成。
 
  每个见过北雁南飞的人,都很难再呆坐在家中。旅途是一场短暂的修行,与相机为伴,即便是一个人也并不孤单。旅途再漫长,也长不过我35码的脚步。
 
自拍摄影 |
 
  当我们忙于寻找外面世界的美景之时,不妨停下来看看身边的世界,对日常生活我们也需要多一些观察和在乎。上图就是在没有三脚架的情况下,提前完成构图,飞跑过去,再利用“人肉全自动语音识别三脚架”拍摄完成的。拍摄于北京青龙峡景区。
 
死角多的人只能自拍
 
  总觉得朋友拍的照片不如自拍好看,我开始慢慢正视这个事实——我的死角太多。人越丑,死角就越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虽能滋养心灵,但对自我形象的作用远不及一个滤镜来得直接干脆。
 
自拍摄影 |
2016年的最后一天于赫尔辛基岩石教堂顶层花园
 
自拍摄影 |
拍摄于巴塞罗那蒙锥克山
 
自拍摄影 |
拍摄于巴塞罗那高迪设计的米拉公寓
 
  两年前我还没有一张像样的自拍,其原因是拍得不够多。每个人都要坚信总有一个角度、一种光线下的自己是好看的。自拍的意义并不是得到一张完美无瑕的照片,或是将自己修改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而是让我们相信自己也有漂亮的可能,是摆出来也罢、修出来的也可。
 
自拍摄影 |
拍摄于圣诞老人的故乡——芬兰的罗瓦涅米
 
  人的自信应该源于对自我的认知,而不仅仅是别人的赞扬。过于依赖别人赞扬,会逐渐迷失自我。而自我认知的提升,除了行万里路以外,还要借助照片留下些珍贵记忆,坚持自拍就是一种最实用方式。
 
自拍摄影 |
拍摄于莫斯科红场
 
自拍摄影 |
摄于巴塞罗那房东家的露台,房东是位纸偶艺术家。
 
  时尚的进程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审美,令每个人的过往形象都不堪回首。时尚无罪,贫穷和寡闻才是令人停滞不前的罪魁。无论是自拍还是修图都不是“美好”的敌人,相反“与自拍一样,美”的虚荣心才是重新塑造自我形象的关键。虚荣心与道德一样,属于自我要求的范畴。审视自拍中的不完美,比买天价化妆品管用多了。照片中臃肿的体态促使我们走进健身房,偷偷在人后流汗,努力在人前把衣服穿得修身、精致,只有这样才不枉轰轰烈烈的虚荣一世。看到自拍中艳慕光鲜的自己,便迫不及待地想将现实中的自我也改造升级,这是治愈惰性与放任的灵药,也是虚荣的正面力量。 慢慢地,你会发现你的照片越拍越好的同时,自己也越来越好看了。
 
自拍摄影 |
拍摄于巴塞罗那
 
自拍摄影 |
拍摄于巴塞罗那桂尔宫天台
 
自拍摄影 |
拍摄于西班牙北部
 
自拍摄影 |
拍摄于曼谷暹罗海洋世界
 
自拍摄影 |
拍摄于北京木木美术馆,安迪沃霍尔展览现场。
 
  与做梦和喝醉一样,无论旅行还是自拍都不能立刻解决生活中的种种现实问题,但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我坚信,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遇到过的人,会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帮助我们做出有关宿命的选择。那些旅途中拍摄的照片就是成长的见证,地球是圆的,未来的某日,我们会遇到那个已经变得更好的自己。
 
  于是,我又长大了一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