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影像纪实 | 海地的霍乱危机
查看原图
影像纪实 | 海地的霍乱危机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6.12.16
飓风马修肆虐海地之后,一个沉默的杀手再次袭击了这个脆弱的国家。
 
撰文:Nina Strochlic
摄影:Andrea Bruce
 
  飓风马修过后,狂风暴雨重创海地,同时也导致海地南部霍乱肆虐,暴风雨也阻挡了Andrea Bruce在海地的采访行程。
 
  今年10月,飓风马修“到访”海地,数周之后国家地理摄影师Andrea Bruce便来到这个岛国,记录该国最偏僻地区全面爆发的霍乱疫情。
 
  由于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水涝太严重无法开车,她决定步行前往。在旅途中,她亲眼看到一辆卡车被洪水冲走。在跋涉途中,她不得不先后9次趟过齐腰深的河流,头顶着相机前行。有一次,一股强洪流把她冲到下游,2位过路人看到后才把她拉到安全的地方。
 
  海地的霍乱危机中心位于南部山区的伦德尔镇,到达之后她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倒塌的房屋,有些只剩下一个门框或者一件家具。人们都在废墟中修建小型棚屋。
 
  “每天早晨醒来我首先听到的就是人们修复房屋时的敲击声,说实话我觉得这是很美妙的声音,”她说道。
 
  过去的15年里,Bruce一直在拍摄全球各地的冲突,她表示海地人的巨大韧性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如果你询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会非常平淡的告诉你自己的经历,实际上每个人的经历都非常令人震撼,”她说道。
 
霍乱起源调查
 
  2010年,一场7级地震袭击海地,此后海地一直处于缓慢的重建之中,而时速达233公里的飓风马修则使海地的重进进程完全停止。马修过后,近175000人无家可归,大量房屋、诊所和学校倒塌。在废墟和浑水之中潜藏着一个海地人熟悉的敌人:霍乱。
 
  霍乱是因摄入的食物或水受到霍乱弧菌污染而引起,可导致呕吐和严重腹泻。如果不进行治疗,患者会严重脱水并最终死亡。自从遭马修侵袭后,海地已经出现了8000多例疑似患者。自从2010年地震至今,海地已经有近80万人感染霍乱,至少10000人死亡。
 
  2010年地震过后数月,大批救援人员来到海地救援,与此同时他们也把霍乱带到了海地。一批尼泊尔维和人员将生活污水直接排放到其基地附近的一条河流里,经过调查,这就是海地霍乱疫情的源头。这些污水污染了当地人的水源,于是霍乱迅速在海地传播开来。在此之前,海地已经有150年未出现一例霍乱患者。
 
  “海地拥有霍乱爆发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国际医疗团队的应急响应主管Sean Casey说道,2011年海地首次出现霍乱疫情时他就在当地。海地的人口密度大,无家可归者众多,再加上普遍缺乏卫生设施,所有因素加在一起导致霍乱迅速传播。
 
鲜有改变
 
  Bruce称,地震过去6年后,海地人仍非常不信任联合国。在一个沿海城市拍摄时,Andrea Bruce看到一尊雕像:一个海地人手握成拳,脚踩着一堆霍乱罹难者的头盖骨。这些头盖骨上则放着一个联合国维和人员的头盔。
 
  如今,海地的霍乱治疗中心药物充足,医疗人员都在忙着发放疫苗。然而,这种像恐怖片一样可怕的疾病仍困扰着当地社区,Bruce说道。诊所的木床上挤满了呕吐、发烧的患者。
 
  这是因为促使霍乱迅速传播的条件没有任何改变。Bruce说,她到访的诊所中,有一半诊所会将病人的体液用抹布擦干,然后直接将抹布仍到6米外的地面上。每次下雨的时候,这些废物就会被冲入河流,霍乱疫情就会再次爆发。
 
  尽管国际社会捐助了135亿美元帮助海地重建,但自2011年至今几乎没有永久性的基础设施项目建成。飓风马修过后,Casey跟着国际医疗团队返回了海地,令他吃惊的是海地的卫生设施丝毫没有改善,而且许多5年前建造的用于治疗霍乱的设施又被飓风摧毁了。
 
  “海地之所以再次爆发霍乱疫情,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投资建设医疗基础设施,”他说道。
 
谁之过
 
  近几年来,海地的霍乱受害者和其家属一直在起诉联合国,试图向其寻求400亿美元的赔偿金。自2011年海地爆发霍乱疫情以来,联合国一直因不承认救援工作者负有引发霍乱疫情的责任而遭到广泛批评。联合国的独立人权顾问也在批评者之列。
 
  由于害怕在此次以及未来的诉讼中承担赔偿责任,今年8月联合国终于承认对海地霍乱负有责任。然而,刚承认不久,一家美国法院就做出裁决:联合国在美国境内享有免予起诉的豁免权。
 
  2016年初,耶鲁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联合国只需要花费2000美元就可以对其工作人员进行霍乱检测。如今,海地政府的10年霍乱根除计划需耗费22亿美元。
 
  12月8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首次在联合国的一次会议上发表了正式道歉,承认联合国在阻止海地霍乱传播上做的不够。不过他并未表示要承担责任。潘基文承诺为应对海地的霍乱疫情投入4亿美元的资金,其中一半资金用于为霍乱受害者或家属提供直接援助。
 
  “霍乱疫情为联合国和海地人民之间的关系投下了一个阴影,也为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和全球各地联合国组织的名誉造成了瑕疵,”Ban说道。
 
(译者:流浪狗)
 
飓风马修重创海地一个月之后,在海地的南部山区,85岁的Rose Dena试图清理被飓风摧残过的房屋。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飓风马修导致许多河流泛滥,多个村庄被淹,因此前往南部的偏远山区变得非常困难。终于,经过数天的停雨期,莫伦镇附近一条河的水流有所缓和,附近偏僻村庄的居民才得以穿越河流购买和销售物品。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因飓风马修而无家可归的居民在海地莱凯市的一所公立学校避难。为了重返课堂,这所学校的的学生举行了抗议活动,占据了整座城市的十字路口。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在这次飓风中幸存下来的建筑,如这所学校,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了庇护。许多居民的家被时速达每小时233公里的狂风摧毁,海地全国至少有1000人在这场风暴中遇难。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June Volontiaire感染霍乱后,她女儿把她送到了当马里耶省的一家诊所。如今,海地南部的霍乱疫情非常严重,随着雨水持续将含有霍乱孤菌的污水带入河流,新的疫情也将不断爆发。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用摩托车将19岁的Wilken Pirus送到最近的霍乱治疗中心需要2.5小时。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海地南部的霍乱患者在接受静脉输液。2010年地震后,海地首次爆发霍乱疫情,近期海地遭飓风马修袭击的地区均出现了霍乱疫情。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Clairvicia Conseillant将雨水从遭飓风马修摧毁的家中舀出。持续的降雨致使难民无法开展重建工作。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Elise Adventure Morija教堂在飓风马修中被夷为平地。当地居民仍在教堂地基上支起的一个帐篷里举行宗教活动。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Les Irois镇的居民在城镇大厅前面排队找工作。飓风马修摧毁了海地南部人赖以生存的农场、渔船和各种工具。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海地人通过一条源自山区的溪流洗澡和洗衣服。霍乱主要通过污染的水和糟糕的卫生条件传播,目前霍乱疫情在海地南部迅速蔓延。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11岁的Bricthone Tabeline和10岁的Isadora Joseph在曾经房屋的地基上学习。飓风马修过后,他们的房屋只剩下一个门框,他们目前居住在门框后面的一间棚屋里。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16岁的Barbara Bellevue和14岁的Sterline Bellevue在照顾姐姐的孩子,她出生于飓风马修发生后的一周内。他们的房屋被飓风摧毁,如今9位家庭成员生活在一间棚屋里。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日出时分,一位渔民的儿子在被飓风摧毁的房屋前面采集石块。之后他会在公路旁边将这些石块卖给在建筑行业工作的人员。摄影:Andrea Bruce,National Geographic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