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遇见米脂——窑洞古城陕北米脂
查看原图
遇见米脂——窑洞古城陕北米脂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6.12.14
撰文、摄影:李淑慧
   
  陕北米脂,以闯王李自成的家乡,以绝世美人貂蝉的故里而闻名;陕北米脂,以一座逾越千年的历史文化名城,以一个窑洞民居为建筑特色的历史标签而闻名;陕北米脂,以李自行行宫等诸多明清建筑景观而闻名。2016年12月,在行摄窑洞古城的过程中,我遇见了米脂。 
 
古城遇见中国红
 
  每个地方都有她独有的精神图腾。每个地方都有她独特的人文情怀。
 
  行走在距今有近千年历史的古城米脂,仿佛走进了一个窑洞民居世界的博物馆。米脂古城宋代初建,后历经元、明、清、民国四朝修缮扩建,至今保留着古朴厚重、古色古韵的以窑洞建筑为主、石板石条铺街的古城特色,行走其间,我常常会眼前一亮,心头一震,因为古城里总有牵着我灵魂的一抹中国红温暖心头……
 
  红头绳,红灯笼、红窗花,红对联、红门帘、红被子……这些“中国红”的喜庆元素,似乎成了米脂的特色,成了米脂人的又一标签,随处可见的一抹抹“中国红”,渲染着这个窑洞古城今天的和谐安乐。
 
  每每遇见,心头一暖,在单色的沉闷的冬天,从象征着吉祥与好运的红色中,我读出了文化积淀深厚的米脂人内心的奔放和热情。
 
  红色是中华民族最喜爱的颜色,是中国人的文化图腾和精神皈依。红色,承载了国人太多历史的记忆。
 
  今天闻名中外的米脂婆姨们,无论俊俏的小媳妇,还是行走古城的老妪,总会用一根红头绳、一方红纱巾、一件红衣衫、一袭红裙,将女人的美丽表达得淋漓尽致,亦将一生的幸福寄予在其中。
 
  米脂的小娃儿、后生,也不甘寂寞,他们也用红色阐释米脂的热情,把自己对家乡的感情都揉在这艳丽耀眼的色彩里。
 
  位于盘龙山上气度非凡的李自成行宫,被一层红色的墙所包围。这座西北地区保存最完整的明清建筑群,雕梁画栋。当树影被阳光投射在那些红色的廊柱上,时间在这里似乎不曾流走;宫城的红彰显着皇家曾经的威严和至高无上的地位。红色的行宫已经成为米脂的地标,米脂人的精神图腾。
 
  古城街上,高家、杜家、冯家、艾家、常家等米脂世家大族诸多的百年窑洞,明五、暗四、六厢窑的窑洞四合院、套院,布局奇巧,工艺精湛,那些“朱门”、还有门口的门当户对,无不彰显着米脂人民的智慧和深厚的文化底蕴,那一个个高挂大门的红灯笼,寄托着兴旺、祥和、喜庆、幸福,更寄托着人们对未来美好的所有祝福。
 
  中国红氤氲古色古香的陕北窑洞古城,一抹抹流动的红,流转独领风骚的明清建筑神韵,以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在这个曾经商贾云集,历经沧桑,风貌犹存的古城盘成一个个鲜红的中国结,在悠悠岁月中传承陕北米脂人在这方黄土高坡上生生不息的风情。
 
古城是行走的画卷
 
  米脂古城的每一座院落,都是一幅精美的画作,行走其间,感受古城沉甸甸厚重的历史,体味所有文化蕴含,所有的路过都如同漫步画廊。
 
  窑洞古城米脂“枕山面水负阴向阳,楼台亭榭古刹高墙,涧水饶合固若金汤”,漫步在两山围三水,四街串古韵的窑洞古城,感受历史厚重的同时,又为那些保存完整的陕北民间建筑惊叹,瓦当、兽吻、砖雕设计之精细,石鼓、月亮门、窗棂花雕刻之精美,无不彰显米脂工匠巧夺天工的技艺,古色古韵加上那些行走在其间的人,真真是绝伦无比的油画。
 
  米脂至今保留每五天遇一集的传统,农历逢五、逢十,周边人们都会聚集在古城约定俗成的各种集市,沿街摆放粮食、蔬菜、居家生活用品、手工艺品等,赶集的人们三三两两大声交谈,讨价还价。摆摊老人暗红的脸、皴裂的手、老旧的帽、黏土的衣,略微弯曲的腰板,在古城的沧桑中,就是一幅幅无需添加任何元素的鲜活的陕北人像油画。
 
  西街口那对打铁的兄弟,一直坚持全手制作工艺,炉火纯青,红光印颊,铁锤挥杨,笑容憨厚;小巷中做“果馅”的中年婆姨,或在屋里和面,擀皮,包馅,压模成型,或从喷着火苗的土炉炉腔中取放枣香扑鼻的金黄酥软的果馅,或挥动铁铲往炉内加炭,但开心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巷子里拎着东西的婆姨,骑着摩托车的汉子;院子里提笼逗鸟的男人们,晾晒被单、衣服的年轻媳妇;门洞中廊檐下淘气的孩子,光影中一闪而过的身影……
 
  一堵斑驳的土围墙,一段风化的石头巷,一扇几代人吱吱呀呀开关的门,一面青砖雕花的影壁,一对百年守护的石狮,一个高挂门楣的红灯笼,一颗古树,一眼碾磨,一套窗棱,一面镜子……
 
  所有都是笔下素材,画中的元素,都能框在摄影师的镜头下。
 
  古城、老街,窑洞,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就是行走的人物画,我走画动,我站画立,我可以前后左右,360度无死角欣赏挂满窑洞古城的这幅长幅画卷,在我眼中,古城就是一幅行走的画卷。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