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Antoine Girard: 8000米高空的滑翔伞运动员
查看原图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Antoine Girard: 8000米高空的滑翔伞运动员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ing
  • 发布时间:2016.11.14
撰文:Kate Siber
 
  2016年7月7日,36岁的法国滑翔伞运动员Antoine Girard带着一个重近32公斤的背包,里面装着一个帐篷、可维持7天的食物以及一个滑翔伞,从巴基斯坦的斯卡杜镇出发开启了自己的旅程。他的目标是以“帐篷飞行”(bivvy flying)的方式——一种综合了滑翔和宿营的户外运动方式,至少在巴基斯坦的高山中穿行1000公里。
 
  Girard的坎坷之路才刚开始。在旅程开始前的倒数第5天,Girard的队友Nelson De Freyman因为护照问题被迫取消行程。于是,Girard不得不带着惊恐和疑虑独自前往世界上海拔最高、最危险的喜马拉雅和喀喇昆仑山区。
 
  “之前我曾有过独自旅行和冒险的经历,不过我时刻都为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了准备,”Girard说道。“这并不容易,因为留给我做决定的时间很有限。很快,相机就成了我唯一的伴侣和朋友了。”
 
  在这18天旅程中,Girard遇到了艰巨的挑战。在南迦帕尔巴特峰附近,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迫使他降落在海拔4400米的山区,这片山区还被冰川包围着。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强风不断,他不得不躲在一块岩石后面,直到风停的间隙才匆忙支起帐篷。在随后的60个小时里,狂风一直吹打着帐篷,Girard只能躲在帐篷里,同时对食物进行定量配给。
 
  在其它时候,Girard不得不飞入云堤之中,以便飞过高山和冰川,他只能通过GPS导航,同时暗自祈祷不要撞到什么。他曾飞越一些极其陡峭的山区,如果期间被迫紧急着陆,他可能再也无法起飞了。有时候,他离撞到地面不过咫尺之遥。有一次,他从海拔5399米、全部笼罩在云雾中的Mazeno山口飞过,距离最高点只超出10米!在旅途中,他总共在世界上最令人恐惧的山区穿行了近1250公里,征服的山峰包括乔戈里峰、拉卡波希峰、玛夏布洛姆峰以及加舒尔布鲁木四峰,不过7月23日那天他才迎来了最大的挑战。
 
  在布洛阿特峰的斜坡附近,Girard原本希望爬过一座冰川,然后尽可能地向高空飞翔,虽然当时他并没有想着创造世界记录。当他滑翔过世界第12高峰之后,他意识到来自高山岩面的复杂暖气流可使自己飞到超过7000米的高度,这将是一大壮举。在上升期间,他试图连接上氧气装置,但由于他忘了连接一个关键的管子,最终没能成功。然而,他还是选择继续滑翔。
 
  在一股强暖气流的帮助下,他不断上升,最终超过了布洛阿特峰。他的下面是白雪皑皑的山峰和蜿蜒曲折的冰川。最后,他上升到了8157米的高度,远高于布洛阿特峰,也创造了人类乘坐滑翔伞到达的最高高度,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在他下面,看到他飞过头顶的登山者们依旧在艰难的跋涉。
 
  “在任何一种运动中,总是偶尔会出现一个人,重新定义你对这项运动的认识,”美国滑翔机与滑翔伞协会的发言人Nick Greece说道。“Antoine拥有真正的艺术性创造思维,他认为‘高山的岩石温度要比云层高,因此二者之间一定存在气流运动。虽然滑翔伞运动已经存在30年了,但Girard还是让我们对这项运动产生了全新的认识。’”
 
  Girard那天总共飞行了120公里,由于海拔高,他的手指被严重冻伤。第二天早上,他离开山区寻求治疗,然后返回故乡法国瓦朗斯市。虽然旅程中他暴瘦近7公斤,手指冻伤,饱受饥饿困扰,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热情。
 
国家地理:对于独自完成这样一趟艰险的旅程,你有什么感受?
 
  Girard:这次旅行真的令人百感交集。独自一人穿梭于群山峻岭之中有时候确实会非常艰难。你必须时刻集中注意力。一个小扭伤就能变成一个大难题,因为你没有办法与外界交流。你必须注意食物、水以及瞬息万变的天气。我总是饥寒交迫,有时候还会感到恐惧。很多时候我都忍不住问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好在夜晚美丽的星光总是给我安慰。等到了白天,我又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因为能在高山上欣赏日出真的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你如何应对变化无常的天气呢?
 
  在旅途中,我总共遇到两次大麻烦。第一次,南迦帕尔巴特峰侧面的风暴让我滞留了60个小时。当时我面临很大的压力,因为食物在迅速减少,关键是我不清楚还得等多久。此外,我还无法逃离,因为当时我身处一座冰川,根本没有路。让我支撑下去的唯一动力就是希望,我只能希望未来几个小时天气会转好。
 
  第二次是在距离阿富汗边境50公里的Booni附近。在那里,我遇到了此生见过的最强烈风暴,我只能躺在海拔5000米的帐篷里。在距离我不足100米的地方至少发生了4次闪电。闪电的声音非常大,地面都在颤抖!我能做的只有想办法忘记自己身处何处,忽略巨大的危险,于是我干脆戴上耳机听音乐。
 
旅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我发现这样的旅行最困难的是获取官方批准和筹措资金,剩下的都是快乐和激情!最困难的时刻很快就会变成美好或者痛苦的回忆,而痛苦的记忆也会很快淡忘。现在回想起来,旅途中的天气一直是一个很大的困扰。在18天旅程中,只有两天没有下雨或下雪。一直努力保持希望非常困难,因为在等待天气转好的过程中我变得焦虑甚至绝望。但我又不愿意放弃。最终我还是等到了好天气,但留给我的也只有大概10天时间。此外,我的手指全部冻伤而且肿的厉害,无论是帐篷、睡袋还是衣服上的拉链我都不能拉上。
 
对你来说,旅途中最难忘的是什么?
 
  旅途中有很多难忘的时刻,尤其是飞越海拔4500米的德沃萨依高原的时候,高原上栖息着灰熊、雪豹、灰狼和野山羊等动物。穿越一个巨大的山谷到达巴尔托洛冰川的过程充满挑战,全程长达70公里,而且没有逃生路线。在飞越达巴尔托洛冰川的途中我看到了非常壮美的景色,多年来我一直梦想在群山之间飞翔,现在终于实现了。我甚至试图用脚触摸下几座传奇的山峰,比如川口塔峰 。
 
飞越布洛阿特峰是什么感受?
 
  为了获得最极致的体验,我飞越了布洛阿特峰。我一直梦想飞越一座8000米的山峰,2008年的时候我曾尝试飞越布洛阿特峰,不过这纯属巧合。之前没有人能成功飞越8000米的高度,只有一次滑翔飞行飞到了7700米的高度。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可能实现这样的壮举,以至于第二天我还差点感谢手指冻僵了,因为这至少告诉我不是在做梦。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