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Hōkūle‘a号团队:以天文导航的航海家
查看原图
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Hōkūle‘a号团队:以天文导航的航海家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ing
  • 发布时间:2016.11.08
撰文:Aaron Teasdale
 
  当太阳落下蓝色的地平线,在一望无际的太平洋里,一艘没有发动机和导航设备的旧式帆船随着无尽的波涛起起伏伏。夏威夷本地人Nainoa Thompson站在帆船的露天平台上感受着脚下涌浪的节奏,混合着海水的风拂过他的头发。他仔细观察着太阳落下的地点,就像他在脑海里标记着月亮上升的位置一样。他仔细观察着云和鸟,通过皮肤感受风向的细微变化。帆船没有封闭的客舱,当船员们爬进狭窄的帆布隔间休息时,Thompson在指引帆船航行的同时依旧在研究着大海和星辰。
 
  这艘船名为Hōkūle‘a,40多年来,它一直在做着不可能的事情。Hōkūle‘a号是一艘双体帆船,是根据古老的波利尼西亚帆船的原型建造的,长近19米,宽6米,全部由木材建造,通过近10千米长的绳索连接而成。这艘船没有使用任何现代的航海技术设备,甚至手表都不允许使用,船员们使用星星导航。起初,学者、水手甚至一些波利尼西亚人都不相信Hōkūle‘a的船员们能在公海中成功航行。
 
  然而,在过去的40多年里,Hōkūle‘a号的英勇船员们已经多次改写历史,令怀疑者们大跌眼镜,同时还在太平洋海域掀起了文化复兴的浪潮。现在,他们正在进行最胆大的冒险活动——驾驶Hōkūle‘a号完成史无前例的环球航行。
 
  历史学家们曾经认为,波利尼西亚以及从夏威夷到新西兰之间的上千个岛屿之所以有人定居是随机的,都是早期的波利尼西亚人随海浪无意中漂流过去的。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一小群夏威夷人试图证明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他们建造了经典的波利尼西亚帆船,并以一颗重要的导航星Hōkūle‘a命名。他们的梦想是驾驶帆船航行到塔希提岛,证明他们的祖先是目的明确的航海者。
 
  然而,他们面临一个重大的挑战。经过一个世纪的文化压迫,没有夏威夷人还懂得天文航海技术。幸运的是,密克罗尼西亚的一个孤岛上还有少数人精通这种古老的航海方式。其中一个名为Mau Piailug的岛民同意将方法传授给这些夏威夷人。1976年,在Piailug的指引下,Hōkūle‘a的首批船员经过31天、3800多公里的航行,成功抵达塔希提岛。令他们吃惊的是,有17000个塔希提人在岸边迎接他们。从此之后,波利尼西亚的航海文化得以重生。
 
  “建造这艘帆船的时候,我估计大家都没有想到未来会发生什么,”Thompson说道。
 
  那时,Thompson才20出头,仍在努力寻找人生方向。在Piailug取得的成就的鼓舞下,同时坚信自己的祖先是大师级航海家而非愚蠢的野蛮人,Thompson开始潜心研究天文学和海洋学,他发誓要带领全部由夏威夷人组成的船员驾驶Hōkūle‘a号航行到塔希堤岛。
 
1978年,Hōkūle‘a号再次出发驶往塔希堤岛,这一次Thompson担任领航员。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距离岸边不到20公里处,狂风巨浪导致帆船倾覆,所有船员被迫依附在翻倒的船体上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由于担心不被发现,31岁的救生员、冲浪冠军Eddie Aikau主动提出划着冲浪板前往岸边。10小时之后,Hōkūle‘a号的船员获救,但Aikau却再未出现。
 
  年轻的Thompson动摇了,他开始质疑自己是否准备好领导如此危险的航行。考虑到他和Aikau想要复兴夏威夷人航海传统的共同梦想,他决定继续坚持下去。在随后的两年里,他跟随一位船员们称之为“海中尤达”的Piailug学习。逐渐地,Thompson开始学会根据天象预测天气,能够解读海浪,根据涌浪几乎察觉不到的细微变化判断是否有岛屿存在。
 
  1980年,Thompson带领Hōkūle‘a号的船员从夏威夷航行到塔希堤岛,随后返回。夏威夷丢失已久的航海传统终于再度恢复了。
 
  之后的30年里,Hōkūle‘a号、Thompson以及波利尼西亚航海协会多次在太平洋航行。从阿拉斯加到日本沿线的土著人,他们都曾遇到过。他们还为小学生们设计了文化课程。在他们的激励和鼓舞下,更多的深海航船源源不断地问世。Thompson将古老的天文航海技术教给了更多的夏威夷人,比如Bruce Blankenfeld和Chad Kālepa Baybayan。
 
  接下来,他们又开始策划对他们来说最大胆的行动。有一次与夏威夷宇航员Lacy Veach交谈时,后者向其描述了从太空看到的地球的样子,于是Thompson和波利尼西亚航海协会便计划驾驶Hōkūle‘a号进行111000余公里的环球航行。Thompson表示,“迄今为止这是我们作为一个航海团体所开展的最危险行动”。
 
  在随后的6年时间里,他们对气象学、地理学、飓风季节以及洋流等进行了研究,以确定环球航行能否成行。最终,他们确定出一条可行路线:穿越太平洋和印度洋,绕过非洲南端,再穿过大西洋,进入美国东海岸,然后驶过巴拿马运河,最后返回夏威夷。
 
  他们将此次航行命名为Mālama Honua,意为“关爱地球”,其目的是发起一场可持续发展地球运动。经过严格的体质测试,他们从多个文化背景的候选人中挑选出350人作为Hōkūle‘a的船员。虽然传统上航海只适合男性,他们还是挑选了许多女性。此外,由于还想向下一代人传播航海知识,他们还选择了许多年轻人和教师。
 
  除此之外,他们还从意志力强弱方面对船员们进行了筛选,考虑到他们将会与其它人在船上狭小的空间中持续生活数周,这的确是一个明智的举措。每位船员只有1.8×0.9米大小的睡眠隔间,遇到风暴时还会进水。他们的所有行李必须能放进45升的冷却箱保存。他们需要用海水洗澡,每天的饮用水量为3.8升。与此同时,他们还要操控帆船,收集水质和鱼群方面的数据,为全球各地的教师们设计课程。
 
  2013年,在得到达赖喇嘛赐福后不久,Hōkūle‘a号就开始为期4年的航行。自从出发之后,Hōkūle‘a号和其船员曾在萨摩亚受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接见,在南非获得Desmond Tutu大主教的接见,在英属维京群岛受到Richard Branson的迎接。今年6月初,当Hōkūle‘a号驶入哈德逊河成为联合国世界海洋日的焦点时,许多纽约人一睹这艘船的真容后都大为惊叹。
 
  曾经的夏威夷居民Kapena Alapai接受夏威夷今日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从未想到有生之年能在纽约看到Hōkūle‘a号,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由于需要不断观测天空和海洋,Hōkūle‘a号的领航员们每晚只能睡2-4小时,不过Thompson已经掌握了站着打盹的技术。听起来有些艰苦,但今年已经63岁的Thompson却不愿舍弃这项事业。他早已从多个方面确立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我希望自己的一生是有价值的,”在解释为何会献身于航海事业时他说道。“我想参与到自己信仰的事业中去,对我来说这项事业就是航海,而它也早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了。”
 
国家地理:Hōkūle‘a号上通常有多少人?
 
  Nainoa Thompson:当我们进行长期、远距离的深海航行时,我们必须要做到完全独立。通常情况下,我们不会超过12人。限制因素是船的载重量。对于一次30天的航行,我们就需要携带900公斤食物、1.5吨饮用水。
 
Hōkūle‘a号如何应对大海中的风暴?
 
  Hōkūle‘a号是双体帆船,也就是双体船的前身,能够应对各种天气。其它船只遇到恶劣天气会使用海锚,我们从不这样做。即便是遇到大风,如果是在开阔的水域行驶,没有搁浅的风险,我们仍旧会照常行驶。我们会在帆船前方张开一个小帆,把重物搬到后面,让船随着风自由行驶。
 
  从许多方面说,Hōkūle‘a并不是针对飓风或大浪而设计。环球航行充满巨大风险。我们都知道遭遇强烈飓风或者滔天巨浪,会出现人员伤亡。我们在出发之前做了6年研究,询问了大量问题。地球的风系统能允许人类乘坐帆船环球航行吗?我们能保证船的安全吗?我们设计的帆船只适合在热带地区航行,不适合南半球、咆哮西风带这类海域。
 
  因此,我们尽量避免这类海域。太平洋非常宽阔、幽深,而且海水十分寒冷。从许多方面说,在其热带海域,如果避开飓风季节,航行还是很安全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必须重新训练自己,以适应这个完全不熟悉的海洋。这其中的好处是我们可以对地球进行更多的了解。

当你们在船上的时候,是怎么上厕所的?
 
  这取决于你是谁(笑)。当身处开阔的海洋中时,我们只需借助吊带依附在船的一侧,这样就不会从船上掉下去。
 
是什么激励你学习这种航行方式呢?
 
  数千年前,一些天才弄清楚了如何建造能够进行远距离航行的深海航船。两千年前,第一次有人乘船来到夏威夷,夏威夷的沙滩上第一次留下人类的足迹。两百年前,新一波西方探索者来到夏威夷,从此之后夏威夷就彻底改变了。夏威夷人的文化、传统、陆地和语言都沦陷了。这简直就是失去使你成为一个人的重要东西。我父母算得上是纯夏威夷人,到了1924年,他们成了没有接受夏威夷语言和文化教育的第一代人。公共学校宣布任何在学校中教授夏威夷语言和文化的活动都是非法的。
 
  我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谁,不了解他们来自何处,也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到达那的。即便如此,夏威夷沙滩上的第一个脚印也表明这是人类航海探索历史上最伟大的成就,忘记他们就像忘记阿波罗(太阳伞)。
 
  我一直想在家乡扬名立万,试图成为一项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的一份子。因此,似乎是突然之间,我们都重新开始学习我们的历史,重新获取尊严和自豪感。Hōkūle‘a号就是激发一切的光和火苗。
 
夏威夷本土文化中有什么地方值得现代世界学习吗?
 
  如今人类拥有足够先进的科学,我们有足够的事实和数据告诉我们航行计划并不完美。与此同时,对于两极融冰、海平面上升、大气层化学成分改变以及野生动物、生物多样性减少等问题,我们却没有足够快的应对措施。
 
  两千年前,夏威夷人来到这里,一度繁衍出80万人口(有些研究者认为要稍微少一些),他们需要的所有生活物资都取自这些岛屿和海洋。他们对事物的重要性进行了排序,人类大概只排第四位的样子。雨水、饮用水和珊瑚礁都排在前列。因此,我们认为现代科学技术再加上土著人的智慧更有助于我们保护这个世界。
 
从全球范围角度讲,对于可持续的生活,你从自己的航行经历中得到什么启发了吗?
 
  我们的策略是不断接受好的想法,无论是在替代能源和教育还是海洋保护方面。我们发现尽管有很多令人悲观的数据,依旧有许多人在努力改变。我们在全球各地都遇到大量在从事着非常重要的事情的人,我们也一直在学习。我们发现了一种全新的文化,这种文化不受种族主义的限制,不受地理或国度的制约。它是一种全球文化,一种在善良和仁爱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文化。这也是希望之源。归根结底,我们所做的也就是努力成为这种运动的一部分,同时尽力帮助这种运动成功开展起来。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