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隐藏在二战日军机密地图里的亚洲史
查看原图
隐藏在二战日军机密地图里的亚洲史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ing
  • 发布时间:2016.08.04
撰文:Greg Miller
 
  二战末期,随着美军占领日本,这些地图也落入了美军之手。他们缴获了数千幅日本的机密军用地图和用来印刷的图版,并运回美国妥善保管。
 
  这些地图涵盖了亚洲大部分地区,上面的信息远不止各处地形这么简单,其中还包括关于气候、交通系统和当地民众的详细记录。这些信息在制定入侵和占领计划中,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这其中的一些信息是由深入敌后的间谍所收集提供的。日本人把这些地图称为“外邦图”(gaihōzu),特指日本明治维新至二战结束(约1888—1945年)期间绘制的精细地图。
 
  而对美国人而言,这是一笔宝贵的情报资源,不仅仅针对刚被打败的日本,更重要的是新近崛起的敌人:苏联。陆军制图局认为把这么重要的战略资源存放在某一处不太安全,有可能在核打击中毁于一旦,于是他们把这些地图分散到全国各地的图书馆和公共机构。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们几乎已经完全被人遗忘。
 
隐藏在二战日军机密地图里的亚洲史pic这是日军的上海地图,上面用不同的颜色标注了不同的生活工作人群。例如,绿色的是日本居民区,浅蓝色区域里全是美国的注册公司。
供图:斯坦福大学
 
  现在,一些学者慢慢地开始重新发现这些地图,并以此研究亚洲的地缘政治和环境史。斯坦福大学的东亚历史家Kären Wigen说:“它们是研究历史的宝藏。”
 
  大约8年前,一位名叫谢美裕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听到一些传言:在校园的胡佛塔里有个著名的智囊团机构:胡佛研究所,里面有许多神秘的亚洲旧地图,于是她向身边的人打听这件事。谢美裕的毕业论文探讨了为何古老的汉王朝能在2000年前的中国建立第一个持久的大型帝国。她表示,也许是因为经年累月的侵蚀,也许是中国工业化进程的影响,很多相关的考古遗迹都已经从地表消失了,在现代地图和卫星图像中看不到任何痕迹。现在,谢美裕已经成为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她推断旧地图中可能藏有重要的线索。
 
隐藏在二战日军机密地图里的亚洲史pic这张中俄边境地区的地图原本被标注为“最高军事机密”(黑色的汉字被红线划掉了),后被归为“军事秘密”(改用红笔写在右边)。
供图:斯坦福大学
 
  最后,她在斯坦佛大学地球科学图书馆的地下室找到了答案,暗室里摆满了一排排的抽屉。“我用了一下午时间,把所有抽屉都拉了出来,想看看那里究竟有什么。”而她所发现的是日军地图档案。几年前,这些地图从胡佛研究所满是灰尘的阁楼搬到了这里。
 
  图书馆馆长Julie Sweetkind-Singer和谢美裕达成了一项协议:如果能帮助图书馆组织整理藏书,她就可以使用这些地图来做研究。最终,她在图书馆里找到了大约8000幅这样的地图。
 
  为了弄清楚馆里有哪些东西,图书馆在2011年时组织了一次研讨会,并邀请一流的日本地图专家、大阪大学的名誉教授小林茂前来探讨。在那之前,小林茂的研究只用日文发表,为了这次研讨会,他第一次用英语写了一篇关于地图历史的论文。
 
  小林茂写道,从1870年开始,日本军方就着手绘制邻国的地图。起初,他们只是复制从这些国家或西方得到的地图。但很快,军方官员意识到他们需要更加精细的地图,于是派出测绘小队,从海岸线开始进行勘测,紧接着是中国和朝鲜内陆。
 
  Wigen说,19世纪晚期,日本国内动荡不安。在世界其他地方,欧洲列强正忙着瓜分非洲。“日本希望成为强国,而不是被瓜分的对象。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占有殖民地,或者成为殖民地。”
 
隐藏在二战日军机密地图里的亚洲史pic从西里尔文标注中可以判断,这张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日本地图是基于俄罗斯地图绘制而成的。
供图:斯坦福大学
 
  很显然,日本的测绘员在其他国家并不总是受到欢迎。小林茂写道,1895年,愤怒的朝鲜当地人杀死了日本测绘队的几名助手(1910年,日本吞并了朝鲜,一直到二战后)。20年后,日本把秘密测绘队派到了中国。这些人假扮客商,仅凭指南针绘制地图,靠数步子来标记距离。
 
  在复制地图时,日本人的传统做法是基于敌人的地图,增加注释和细节。比如,在日本人绘制的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地图上,可以明显看到西里尔字母。自然,他们的敌人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下面这张美国陆军的冲绳地图印制于1945年,同样是根据日本地图绘制而成的。
 
隐藏在二战日军机密地图里的亚洲史pic小林茂表示,这是美国陆军的冲绳地图,显然是以1944年的日本地图为底本,但加上了航拍照片提供的信息。二战时期,冲绳是两栖突击的重要战场。这张地图的顶部标注有“机密”二字。
供图:小林茂
 
  Wigen表示,久而久之,“外邦图”的质量有了提升,类型也变得多样化。Wigen最近与他人合编了一本关于日本地图史的书。除了显示地貌的地形图之外,日本军方还制作了航空地图、城市地图(标注了生活工作在不同社区中的人,比如上文提到的上海地图)等各种不同类型的地图。在很多地图中,针对那些可能具有战略价值的建筑,还有详细的日语注释,例如海岸线上适合舰艇着陆的地方,或者兵工厂的地点。在一张南太平洋岛屿的地图上,就有关于当地饮食的信息和岛上唯一制冰机的位置。
 
  从格式上说,这些地图有着显著的不同,这一点并没有逃过William E. Davies的眼睛。Davies是二战后陆军制图局的研究主任,他在1948年时写道:“战争期间,英美两国都在尝试把大多数地图的格式和设计标准化,几乎已经定型。而日本在这方面则完全相反,每一批地图针对不同情况,在颜色、符号和格式上都有所差别。”
 
隐藏在二战日军机密地图里的亚洲史pic这张云南省南部的地图描绘的是包括牛瘟、猪瘟、鸡瘟和流感在内的传染病高风险地区。
供图:小林茂
 
  “外邦图”覆盖的区域北至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北部,西至印度,甚至还有马达加斯加,南至澳大利亚。没有人知道日本究竟绘制了多少地图,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军方一直在保密制图项目,并且在二战快结束、美国陆军登陆时,日军下令销毁这些地图。
 
  斯坦福大学目前正在扫描这些地图(最新统计结果是7353张),并把它们上传到网络上,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下载。日本东北大学图书馆也有大型在线数据库,有英日两种语言的索引。(小林茂说,日本保存下来的那些地图显然要归功于制图员,他们的一生都在制图,而且大胆违抗了销毁地图的命令。)
 
  随着时间流逝,外邦图也失去了战略价值,但像小林茂和谢美裕这样的研究人员仍把它们视为珍贵的资源。小林茂在用这些地图研究森林砍伐及其他环境退化情况。他说,“从外邦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东南亚和中国发生的地形变化。”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