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摄影 arrow 图选 arrow.png 影像记录 | 逐渐消失的村庄……
查看原图
影像记录 | 逐渐消失的村庄……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6.07.21
撰文、摄影:韩双喜
 
耕种的毛驴,残破的神像;
未搬走的石膏像,颓圮的墙角;
脸上爬满皱纹的老人守着地图上渐渐消失的村庄;
他们坐在墙角,他们看着身边走过的牛羊,他们祭拜残损的关公庙;
他们像黄土上的粒粒尘埃,凝视着周围的山脉;
他们像谷地里的稻草人,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故土。
因其地理环境和经济发展的状况,这些村落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开始客居他乡打工赚钱,只剩老一辈与孙一辈在故土……
 
【人】
 
  留下的村民住的还是旧时的砖瓦房,用的还是能看到炊烟的土制灶台,牵着牛、赶着羊,保留着旧时的作息和旧时的劳作,端着饭坐在树下,搬着板凳坐到村口。
 
  这些脸上逐渐爬满皱纹的老人们在这里守着地图上渐渐消失的村庄,守着年轻一代口中的“故乡”。他们三三两两坐在墙角,看着身边走过的牛羊,看着日益成熟的庄稼,祭拜已经残损的关公庙,延续传承已久的习俗。在扎根了近一辈子的黄土地上,他们像粒粒尘埃,凝视着周围的山脉,凝视着熟悉的石径;他们像谷地里的稻草人,静静的在原地伫立守望。
 
  他们微小也平凡,在屋舍与土地间,编织故土,经营幸福。
 
【物】
 
  黄土地上耕种的毛驴还是收成的希望,15寸的老彩电在屋里滋啦滋啦的运作,财神爷的年画、墙壁上的十字架还有主席像成为了家家户户的佑护,宗教的信仰、传统的崇拜以及对中国梦的憧憬已经融入了村民的日常成为他们共同的生活。老屋里的墙纸被锅碗瓢盆的水渍弄的斑驳卷曲,墙上的镜子和小物什也都落了灰。
 
  屋内物的剪影就像一张张人物志,不同的排列组合与顺序的背后都是不一样的故事。农忙时的草帽、刻着毛主席语录的镜子、大门小门的钥匙、过一天撕一页的日历。在这里生活起居,有快乐,也有悲伤,经历着最平常最朴素的事情与情感,物什是最尽职的见证。
 
【尘埃】
 
  废弃屋中残破的神像,墙皮已剥落的颓圮的墙角,村口的喇叭,还没来得及搬走的石膏像,毛主席语录和围墙上的宣传口号标语,还有一张张旧时明星的张贴画,这些基本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出了大家的视线,变得残损、破旧,成为了时间的压痕。一草一木皆有情,曾经的习惯、记忆和历史赋予的使命感至今还是依旧留在老人们的记忆与血液里。
 
  时间压过的褶皱如沙上的脚迹,看似会消失无痕,但他们都记得,这些是生命里真正来过的东西,被流行和时间所淡化的曾经的生活终会在某一天以另外的方式让我们惊叹。
 
  著名作家冯骥才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在2000年时,我国拥有360万个自然村,但到了2010年,这一数字变成了270万。也就是说,10年间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自己与故土割裂,随着农村劳动力大规模向城市流动,子女外出务工必将老人独自留在村里继续着原来的生活,村落的发展与留守老人们的生活状态也成为亟待关注的问题。
 
  关注与拍摄的村落基本集中于山西省中北部,多在忻州、吕梁、阳曲一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们对于村落、对于传统都已渐渐的遗忘甚至置若罔闻。因此,希望用照片的形式将这些逐渐消失的村庄、逐渐改变的传统习俗、以及生活和耕作方式记录下来,虽然不能扭转村落消失的现状,但也不失为一种记忆和历史的财富。
 
  这些村落的村民们,虽然生活简陋困苦但依然以种地为生、依然留在这里。这些乡村映像不是费里尼用银幕造出的故乡,这里的每一张脸都准确无比,每一滴血液里都是对故土的守望,他们用岁月和足印丈量每一寸土地,因为生命的坚韧,因为他们对这土地爱得深沉,那是真正在生命里来过的东西。
 
  在乱象纷呈的时代发展中,每一个眷恋土地留恋故土的人,都不会被时空分隔而消散彼此的目光,守望土地,凝视初心。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