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捕蛇者记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5.06.23
导语:五步蛇“螫人立死,百无一活”,而对于那些为了生计铤而走险的捕蛇者来说,“五步蛇盘在哪里,哪里就盘着一堆金子”。这种危险的行当甚至衍生出一条贸易链,但多年的非法捕猎,已令捕蛇者们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
 
撰文•摄影:肖诗白
 
捕蛇者记
五步蛇,学名为尖吻蝮(Deinagkistrodonacutus),最大的特点是头呈三角形,吻端上翘突起,背部有明显褐色菱形花纹,身体粗大,尾部较短。它性情凶猛,毒性强烈,擅以伏击方式捕食,在进食一次后可长时间盘卧不动,也有懒蛇之称。
 
  五步蛇,学名尖吻蝮,蝰科,毒性强,性情凶猛。五步蛇在中国主要分布在东经104°以东、北纬25°到31°之间的区域,其中贵州、湖南、重庆三省市边界的武陵山地区是五步蛇的一个集中分布区。每到七八月份,五步蛇进入频繁活动期。
 
捕蛇者记
山区或丘陵地带的山谷溪涧附近是五步蛇的理想栖居地。

捕蛇者记
 
 
由于五步蛇的毒牙能将剧毒注入猎物体内,抓捕时需小心谨慎,稍有不慎,就会丧命。当地的捕蛇老手在对付这种毒蛇时有诀窍,即“一顿二叉三踏尾,扬手七寸莫迟疑,顺手松动脊椎骨,捆成柴把挑着回。”但多年的非法捕猎已使五步蛇的数量锐减,严重影响了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
 
  民间有传说:人被五步蛇咬伤,五步之内必死无疑。其实五步蛇咬人并非五步即死,但被其咬伤后伤口剧痛无比,如果毒性发作快,被咬的人两小时内即会死亡。唐人柳宗元在《捕蛇者说》中提到五步蛇时称其“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其厉害可见一斑。而据宋人编写的《太平广记》记载,五步蛇“乌而反鼻,蟠于草中。其牙倒勾,去人数步,直来,疾如激箭。螫人立死,中手即断手,中足即断足,不然则全身肿烂,百无一活”。
 
捕蛇者记

捕蛇者记

  五步蛇有长而大的管牙,注入人身体的毒液是一种十分复杂的血液循环毒素,含有十几种能造成身体组织出血、水肿、坏死的酶和多肽,这些物质还对心脏、骨骼肌和周围神经产生极大的破坏作用。被咬伤的人首先会出现肢体肿胀的症状,然后是大面积组织坏死,如仍未得到有效救治,将在几个小时后死于脏器衰竭。
 
  五步蛇就在附近出没,当地人却并未谈蛇色变,反而对蛇有种特殊情结。“岭南人喜啖蛇”,自古即有记载。除了“免口腹之患”外,宠物市场对毒蛇的需求也日渐增加,随之衍生出一条毒蛇贸易链。为此铤而走险的捕蛇人不在少数。  有很多人在山林阴湿的环境中碰运气。他们在山里不仅抓五步蛇,还会把他们认为有价值的物种统统带回来,比如棘胸蛙、乌梢蛇、竹叶青等,还有灵芝等各种植物,冬天还会下夹子捕猎果子狸或鼬獾,还经常随手杀死一些他们认为没价值的物种。
 
捕蛇者记
人被五步蛇咬伤后伤口剧痛无比,如果毒性发作快,两小时内即会死亡。当地人常用自制草药抑制毒素蔓延。
 
  多年的非法采集和偷猎已经使当地的一些特有物种的数量急剧下降,严重影响了生态系统的平衡:某一物种数量的骤减,会导致森林食物链出现断裂, 从而使整个生态系统受到严重影响。随着捕蛇人群的增加,蛇的数量逐年减少,啮齿动物因此大量繁殖,森林和农田的鼠害和虫害越来越猖獗。当地的农作物、山上的野生竹林经常受到鼠害骚扰,而野生竹林在整个生态系统中起着保持水土和调节气候的重要作用。生态系统是一个彼此相通、互相连结、不可分割的自然整体,其中一环被断裂,整个系统都将受影响。
 
捕蛇者记
自古即有毒蛇可驱寒去湿的记载,中国南方许多山区都保留着喝五步蛇酒去风湿的习俗。
 
  当地有不少从事蛇类贸易的野生动物贩子,专门收购从附近山里抓来的蛇和其他各种山货。贩子们通常在赶集的时候到各村去收购。五步蛇的收购价已经达到每公斤320元。镇子上也有很多收购点,位置很隐蔽。专门存放毒蛇的库房里,堆满了缠着黄色胶带随时准备发货的泡沫箱,扔在地上的透明编织袋里盘卧着大大小小的五步蛇,有的还隔着袋子把身体缩成S形,试图通过迅猛的弹出完成最后的攻击。
 
  然而,它们的努力是徒劳的,有的甚至因为毒牙倒钩在袋子上不得不张着嘴挂在那里。旁边有两间屋子专门养蛇。屋里散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气味。屋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板,木板的缝隙中盘卧着一条条从山上抓来的王锦蛇(个头大,食客需求大,且非毒蛇,易饲养),足有数百条。这些蛇要养到冬天再卖,因为冬天没蛇可抓,又是吃蛇旺季,所以价格会抬高许多,这满屋子蛇可以多收入两万多元。
 
捕蛇者记
需求的增加使捕蛇这种危险的行当衍生出一条贸易链,捕蛇者通常将捕到的蛇卖给野生动物贩子。南方人喜好冬天熬汤,有些野生动物收购站有专门养蛇的屋子,将夏季收购的蛇养到冬天以高价出售。
 
  收购点的生意一直很忙,不时有人拎着大大小小的袋子上门送货。老板在接待他们的同时,还要应付不断打来的电话。他每接过一条蛇,都先用木插将蛇头固定好,然后用脚踩住蛇头,用手将蛇的身子从头到尾捋上一遍,仔细检查蛇腹内有没有藏匿重物。确认没问题后才把蛇扔到秤上,称重,算钱,填写账本,掏钱付账。除了蛇,其他山货这个老板也收,比如猪獾、果子狸等。冰柜里已经堆置了各类形形色色的动物尸体。
 
  在收购点每天都要打包装箱的地方,墙上用马克笔记满了电话号码,而号码后面出现最多的两个字就是“广州”。每次收购到一定数量的蛇后,收购点的老板就会打包给广州地区的市场发货,运输工具大多是长途货车,路上一般要走两到三天。发货单上填的是海鲜或肉类。
 
捕蛇者记
收来的五步蛇、金环蛇、眼镜蛇等多种蛇类再以“海鲜或肉类”的名义送到广州,那里的郊区已经形成一个面积巨大的野生动物综合市场。一名饭店采购员看好了一条眼睛王蛇,正打算购买。
 
  在广州,野生动物贸易随着上世纪90年代市场化的不断扩大而逐渐形成规模。广州郊区已形成一个面积巨大的野生动物综合市场,摊位前随处可见断了腿的果子狸,挤在一起哭嚎的豹猫,困在笼子里动弹不得的野猪……笼子外面,是一个个刚刚死去的动物尸体,景象惨不忍睹。全国各地乃至东南亚的野生动物都被集中到这里等待出售。这些野生动物常常供不应求,各位摊主总是处在忙碌之中。
 
  凌晨3点,几辆重型货车停在市场门口,四五个湖南人正从车上卸货,五步蛇、眼镜王蛇、滑鼠蛇等数十种蛇应有尽有。买家不仅有餐馆的采购员,还有地方动物园的业务员,也有不少在宠物市场开专卖店的老板。他们中有的在固定的摊位上订货,有的在各摊位间转来转去寻找濒危蛇种。因为必须要在天亮前结束,市场里所有的人都在匆忙地进行交易。随着天色渐亮,市场上开始有人打扫卫生,清除地上的血迹和污垢,摊主和买家则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市场又恢复了平静。
 
捕蛇者记
几位游客正在南宁蛇园观赏玉米锦蛇,这是一种专门培育的观赏蛇。时下年轻人自我个性张扬,还兴起了饲养另类宠物的浪潮,各种体型娇小、颜色艳丽、珍稀奇异的蛇类和蜥蜴类正通过各种渠道被秘密出售。
 
  林业部门对广州动物贸易的治理还在继续,但严格的监控却让这些非法商品的价格不断提升,捕猎行径因而更加疯狂,而森林特有的公共性与隐蔽性共存的特性,往往给非法采集和盗猎提供了温床。
 
  随着饲养另类宠物成为时髦,近几年的市场上又出现了专门收购濒危珍稀蛇类和蜥蜴类的生意人,“行业”已经初具规模。绿瘦蛇、白头蝰、睑虎等几种体型相对娇小的珍稀动物在宠物店里被分放在一个个小木格中,等待着玩家选购。它们通常价格不菲。
 
捕蛇者记
在广州蛇类市场的一个摊位上,两条稀有长鬣蜥正试图爬出网袋。在非法猎捕的过程中,蛇并不是唯一的牺牲品,捕蛇者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在这条野生动物贸易链中,捕蛇者也好,收购者也好,他们扮演的都不过是盲目的破坏者角色,全然不顾自己的行为必将走向穷途末路。
 
  只要有市场需求,就会刺激冒险者。人类的疯狂捕杀使五步蛇无法扮演它在森林生态系统中的重要角色,反而变成人类满足欲望时所要面对的危险。一边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生物物种的数量锐减,另一边是市场需求不断增长刺激下的高额利润。在这个危险的行当衍生出的贸易链中,捕蛇者也好,收购者也好,扮演的都不过是某种盲目的破坏者角色,全然不顾自己的行为必将走向穷途末路。只要欲望还在,屠刀又怎肯放下?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