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5.04.02
导语:你一定试过一秒钟变“电影体”吧!那你有没有想过到底何谓“电影体”,黑边和字幕究竟有什么样的催化效果?艺术与娱乐的界限到底在哪里,“下一帧”对于摄影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文中帮你一一解答,或许这样的讨论,会让你对电影感的摄影作品有全新的认识。  

撰文、摄影:杨肯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朋友圈这几天被一类做成电影风格的手机照片刷屏了。导致这一结果的直接原因是某App的上架——一个用户如今只需要在该应用上完成三个简单的操作就能让自己的照片拥有电影的样式。这种照片处理手法此前早已在摄影圈内流行,笔者恰好就是这种风格的爱好者;为了接下来讨论上的便捷,我们姑且就称这种图片处理风格为“电影体”。

  当手机摄影应用的普及与发展,击破了摄影师对于照片处理技术的垄断,进而也使得纷繁复杂的图片处理手法本身都被都被打包为一件件产品,并服从于大众审美市场的遴选。此前最为典型的案例莫过于VSCOcam,它可以实现不同型号胶片的色调,并在其应用中明码标价地予以兜售。近来“电影体”的脱颖而出,再一次证明了这种模式在普通大众审美中的优势。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有趣的是,电影体的流行却似乎又同时惹恼了电影圈与摄影圈。摄影师中大概会有两种心态:对于以前就玩摄影体的人而言,大体就是手艺人们突然发现自己的作品被资本家拿到流水线上进行工业化复制时所特有的愤愤不平。另一种反对意见则更具精英主义的口吻,即认为电影体作为一种表达形式可能会误导,也与来自电影圈的批评不谋而合。
 
  某位电影人在去年的时候就发帖嘲弄过那些试图以电影样式来装点照片、试图掩盖作品“先天不足”的摄影师们。在该作者看来,照片有没有“电影感”根本就是一个伪问题:考虑到电影的色调、画幅(横纵比)均是为了服务电影叙事。因此,一个手机应用给任意一张照片,附加上一个现成的色调,裁切成一个固定的画幅,在配上中英双语的鸡汤文,而以“电影感”之名沽名钓誉,毫无疑问是在耍流氓。这篇“打脸文”的最初目标群体起初本是摄影爱好者们,赶上了某App流行以后,此文又难免显得打击面太广,因此又在网上惹起一些波澜。作者在其最后的更新中也貌似承认,假若“电影感”爱好者们只是为了图自己一乐,那确实也无可非议,你们还是自己开心就好。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从一个“拍照的”的角度看来,前述文章又太过专注于打脸,因而在论述上又有失完整:它所提供的专业化批判仅仅阐明,为何一个简单的样式本身无法弥合电影与摄影两种媒介间的固有差异,却又想当然地否认并忽视了“电影体”作为一种照片后期处理风格本身所具有的普遍吸引力,并潜意识地将所有非专业者对电影艺术作品的戏仿视为是“赝品”或“次品”。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本文将不会那么傲娇。因为正如“电影感”这种表述所暗示的那样,电影体的吸引力本身就植根于某种模糊的“感觉”,即在看到照片后一种“貌似在看电影”的体验。这种感觉源自于人们在影院、电视乃至电脑屏幕前的观影体验,并且往往只基于人们对于“电影”的极其朦胧的理解。电影体在照片上额外添附的要素——黑色遮幅,黄绿色调与字幕——恰恰只是为了唤醒人们过去的观影体验,并试图这种对于观影的联想固定在照片上。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某App的在社交网络用户中的大火,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能够一键式地在照片中添附上述三种要素,由此勾起照片的观看者心中对于电影的联想,乃至于将电影特质与优点(特别是电影作品中的精致、宏大特点)投射到照片之上。
 
  在这三个要素之中,黑色遮幅的作用恐怕是最大的。毕竟,当下应用市场中的调色滤镜早就泛滥,而一般用户又没有能力去辨识各种纷繁复杂的色彩风格,到最后往往就变成根据特定照片的内容随机尝试各色的滤镜并选定颜色。相比之下,某App对于照片画幅(横纵比)的剪裁倒反倒容易让用户觉得新鲜。大多数人自己拍摄、处理过后照片的比例往往不会超出3:2(主流单反)、4:3(iPhone)或者1:1(如果还习惯使用Instagram来处理照片的话)三种。而在制作电影体的过程中,该App将照片按照16:9的比例进行剪裁;添上遮幅后,照片内容直接接近电影画面的2.4:1,乍看之下新鲜感十足,并且偶尔还能顺带解决一些手机摄影作品中构图不够紧凑的问题——事实上,哪怕你直接将照片剪裁成2.4:1的比例,照片本身也能令人焕然一新。而正是照片上下两端的黑色遮幅,使得照片能够戏仿电影院中的漆黑环境与视觉效果。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在电影中添加字幕的直接目的当然是为了能够让观众把握台词。但老实说,不会有几张照片是因为内容本身聚焦某场对白而被做成电影体;毋宁是说,大家只是想借助电影的形式给自己的照片配上一个直截了当文案罢了,而合适的文案有时确实与图片能发生足够神奇的化学反应。不可否认的是,以模仿电影感台词的方法来配字,从设计感的角度而言是非常“实惠”的。
 
  在照片上加字是一个充满各种风险的过程,而电影体的特殊样式所激发的对于电影的联想,则使得照片上的字显得再为自然不过——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脑补过程,哪怕实际中“图文无关”。不仅如此,搭配的文案内容从此也不必再局限于一个词或者一个短语,还可以是一段完整的话。还有一个有趣细节:大概是因为翻译上的麻烦,并没有多少用户会严格调整中英文以使之严格对应;相反,字幕中的中文与英文往往可以构成一组回应,因而也为用户“抖机灵”创造了可能。总而言之,对于那些希望在社交网络上以照片来陈列、包装乃至重新定义自己个人经验的用户而言,电影体的优势是不证自明的。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当然,电影的样式最多也只能是暗示,照片是否值得被反复观看,则仍旧取决于照片的内容本身。如果说摄影相对活动的影像(如电影)在表现力上具有什么优势或者的话,这一定是因为摄影捕捉或剪裁的只是一个瞬间;它强迫观看者对此刻加以凝视,而倘若这一瞬确实足够引人入胜的话,那它有可能比电影更具力度感。由此看来,用电影的外观来装饰照片确实也算得上是对摄影本身的反讽:一张吸引力本来就有限的照片,只能通过暗示自己的故事还有“下一帧”来提高吸引力。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因此,电影体在本质上触及的还是摄影中颇有年头的问题——文字与照片如何能够找到自己在彼此中的合适位置,特别是优秀的照片是否可以脱离文字而实现其价值。电影作为另外一种媒介,在无意中制造了文字与静态画面(照片)之间在表现形式上的和谐,而这一特点又被顺手拿去服务人民大众的娱乐事业了。桑塔格说过,摄影和文字一样,都只是创作艺术或者其他东西的媒介而已;在这个旨在消灭一切等级制、破除一切高贵与低贱、优雅与庸俗之间边界的“民主化”时代,倘若“拍照的”与“做电影的”希望实现心态上的平和,恐怕都不得不先坦然接受“艺术的归艺术、娱乐的归娱乐”这一信条吧。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后记:窃以为,“如何拍出好看的‘电影体’照片”同样也是一个伪问题。在更多情形中,一张电影体照片的感染力更多取决于你所拍摄的对象——倘若你能连续拍摄一套新西兰的山水风光,哪怕不配遮幅与字幕,都难免会令人联想到《指环王》系列电影吧!如果不是飞雪连天中有一位黑袍僧人路过古楼竹林,下图的也不会自带一种满满的武侠电影感。如果说做电影体是一门技艺的话,倒毋宁说它就是拍出有故事感的照片的技艺,以及挑选照片的技艺。

为什么大家喜爱“电影感”的照片?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