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如何拯救你?美丽的海洋!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ing
  • 发布时间:2016.09.08
如何拯救你?美丽的海洋!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金贝湾,当地一位渔民和他儿子乘着传统独木舟在一处珊瑚礁的水面上划行。据最新报道说,到2050年时,几乎所有的珊瑚礁都面临着漂白危机。
摄影:David Doubilet,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撰文:Christine Dell'Amore
 
  海洋是全球变暖最首当其冲的受害者,珊瑚濒危和鱼类资源锐减的现象也标志着海洋已经撑到了极限,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临界点。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发布的报道,人类已经受到直接的影响了,比如飓风等极端气候事件越来越多。
 
  “我们都知道海洋供养着我们的星球,”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处长Inger Andersen说,“但我们还在迫害着海洋。”
 
  自1970年起,全球海域一直是我们对抗全球变暖的“强大盟友”,它们吸收着93%人类活动释放出的二氧化碳。
 
  “如果没有海洋缓冲区,全球温度会升得更高,更快,”9月5日,Anderen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世界保育大会上说。
 
  坦白地讲,如果没有海洋在这里保护我们,我们的低层大气早就升到36摄氏度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全球海洋和极地计划的海洋科学和保护首席顾问Dan Laffoley说。
 
如何拯救你?美丽的海洋!海龟的性别比率,比如像图上这只玳瑁,会随着海洋变暖而转变。初生小海龟的性别是由它的卵所在巢穴的温度决定的,在较高温度下孵出的小海龟多为雌性。
摄影:David Doubilet,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海洋受难
 
  现在,随着全球持续快速变暖,海洋温度将在2100年时继续升高1到4摄氏度,Andersen说。“按生态时间范畴来说,2100年就是明天。”
 
  来自12个国家的80位科学家向我们呈献了“自我们开始研究海洋变暖以来,最为全面、系统的研究,”Laffoley说。
 
  “我们的观察对象小到细菌大到鲸鱼,从南极到北极,我们着眼于所有的主要生态系统,包括深海,”他说。
 
  最令人担忧的现象之一就是整个物种数量,比如浮游生物,水母,海龟,还有海鸟等,都向两极方向迁移了高达10纬度,它们开始定居在先前对于它们来说太冷无法生存的水域。这个速度比陆地动物向北迁徙快了五倍。
 
  尤其是,鱼类物种迁出它们的已知生活范围会破坏全世界渔业的稳定。研究表明,在东南亚,随着鱼类游离它们的家园,海洋渔业在2050年时可能会下降多达30个百分点。而在东非和印度洋的部分水域,暖水已经害死了那里的珊瑚礁和鱼类,使得许多渔民丧失了生计。
 
  珊瑚礁的前景尤其堪忧,而珊瑚礁也是许多国家生态系统的中流砥柱,研究显示,有些地区已经失去了高达一半数量的珊瑚礁。
 
  最新的预计表明,在2050年时,更暖的海水会将全世界几乎所有珊瑚礁都漂白。所谓的漂白是指珊瑚的共生藻类,也就是它们身上的色彩,全体离开,之后珊瑚很有可能就饿死了。
 
  住在海边或是经常与海洋打交道的人们患病的风险也有可能会增加,因为更温暖的海水会快速传播病原体,比如携带霍乱的细菌和藻花,它们会引起神经系统疾病。
 
  而且随着海洋变暖,恶劣天气也会增加,比如飓风和台风,Andersen说,他特意指出最近席卷了夏威夷的罕见双飓风。
 
  研究表明,全球每增长一度,剧烈飓风发生的次数就会增长30%,因为风暴是以温水为源的。厄尔尼诺现象,也就是太平洋海水周期性升温现象,在过去二十年中也愈演愈烈。
 
如何拯救你?美丽的海洋!预计表明,水母(澳大利亚昆士兰的一种动物)会改变习惯,比如有些水母物种可能会迁徙到更深的海水中。
摄影:David Doubilet,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勇往直前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去阻止事情继续恶化?”非盈利组织保护国际的执行副总裁兼海洋专家Greg Stone问道。
 
  他建议对待海洋要像对待一位有温度的病人一样。要降低温度,就需要停止用碳来污染大气,当然,这项任务可不简单。
 
  另一个解决方案则是设立海洋保护区,本质上就是“让病人去休息。这样免疫系统就会有与疾病战斗的机会,”Stone说,他并未直接参与这项新的研究。
 
  “关于这方面有一个好消息,”他补充道。就在本周,奥巴马总统将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的面积扩大到了原来的四倍。这片无渔业区域现在有150万平方千米,面积比所有国家公园加在一起还要大。
 
  科学家们还提供了一些建议,比如为即将来临的区域经济动荡做好准备。举例来说,如果海藻林相继死去,(这是已经在发生的事实了),各个国家需要预知这对他们的渔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些听起来会很艰难,但我们要去承担,全球海洋和极地计划的主管Carl Gustaf Lundin说。
 
  “毫无疑问,在我们所有人的观念里,这都是我们造成的,”他说。
 
  “我们知道解决方法都是什么,而且我们要赶紧实施了。”
 
(译者:追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