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印尼铅污染之殇:熔炼废旧电池的代价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6.06.03
印尼铅污染之殇:熔炼废旧电池的代价
在这里是印尼Kebasen城的一个铅电池熔炼厂,耀眼的阳光穿透烟囱冒出滚滚浓烟。这个电池熔炼厂是为了取代附近Pesarean村几十年来污染严重的家庭电池熔炼作坊而建的三个厂区之一。即便如此,由于都未安装清洁装置来够除掉铅和其它污染物,这些电池熔炼厂依旧会污染空气和土壤。
摄影:Larry C. Price
 
撰文:Richard C. Paddock
 
  在印度尼西亚的Kebasen城,一个小型电池熔炼厂的烟囱冒出滚滚浓烟,将有毒废气排到空气中。在熔炼厂的主控室里,两个工人正在将汽车蓄电池铲入敞炉,更浓的烟从炉子中冒出来,快要吞没两个工人。
 
  这些灰云一直飘到爪哇中部的乡村地区,降落到稻田和村庄里。附近的居民抱怨这些烟雾灼烧他们的眼睛,令他们头疼和眩晕。
 
  “这些浓烟令我们非常苦恼,它让我们呼吸困难,甚至引发疾病。”40岁的Samsuri说道,他生活在Tegalwangi村,距离Lut Putra Solder公司管理的电池回收工厂大约800米。
 
  爪哇中部的直葛市郊区共有3个电池熔炼厂,Garuda Jaya厂是其中之一。这三个工厂的烟囱都未安装清洁装置,来清除铅尘或其它有毒物质。印尼当局表示,他们都没有经营许可证。类似的电池熔炼厂可向空气中排放高浓度的铅和其它有毒物质,因而声名狼藉。铅是汽车电池的主要成分,众所周知,该金属会对大脑造成损害,即便是小剂量的铅也可能会导致儿童的学习和行为问题。
 
  没有执照依旧可以营业,这充分说明了在印尼消灭哪怕是众所周知的环境危害何其困难。2011年,当地政府官员将这三个电池熔炼厂搬迁到Tegalwangi村,主要是为了结束一种更为危险的做法:在附近的Pesarean村,村民们直接在自家后院熔炼电池。44年来,村民们一直在家中和院子里熔炼铅酸电池,把这个历史悠久的金属加工村变成了一个有毒的废品场。
 
  这个满是污染物的村子里,还坐落着一个重要的历史遗址——阿孟古拉一世之墓(Amangkurat I)。17世纪中期,这个残暴的君主统治爪哇长达20余年。
 
  阿孟古拉一世统治期间,Pesarean村因制造波壮刃短剑而闻名。
 
  Pesarean村里,金属加工的传统至今犹在,几十户村民仍在家中经营着金属熔炼作坊。附近村庄的商店里销售的都是这个村子制造的盆、刀和其它金属器具。
 
严重威胁儿童的身体健康
 
  回收铅酸电池是困扰印尼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环境问题,布莱克史密斯环境研究所的创立者、首席执行官Richard Fuller指出,这个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正在帮助Pesarean村清污。在全世界各地,没有采取任何环境保护措施的电池熔炼厂多达上万家,Richard Fuller说道。

印尼铅污染之殇:熔炼废旧电池的代价
9岁的Nurul Atphia站在Pesarean村的清真寺楼梯前。Pesarean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金属加工村,如今早已被熔炼铅电池的家庭作坊严重污染。
摄影:Larry C. Price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铅暴露会导致全球每年新增加60万例智障儿童。健康专家称,没有所谓的安全的铅暴露水平,哪怕是低水平的铅接触也会对发育的大脑造成严重、甚至不可逆转的危害。
 
  除了造成学习困难和降低智商,铅接触导致儿童出现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反社会和犯罪行为的风险也更大,西蒙弗雷泽大学铅暴露领域的首席专家Bruce Lanphear说道。布莱克史密斯环境研究所称,印尼存在大量非法电池回收工厂,仅大雅加达特区就有34家,该国最毒的10个场所都是电池回收厂。
 
  印尼环境和林业部的相关负责人Tuti Hendrawati Mintarsih承认存在该问题,不过表示印尼当局不能关闭非法电池回收厂,因为这会导致太多人失业,而且这些工厂也将搬迁到隐蔽的场所。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提醒他们关闭非法熔炼厂的同时,也应该帮他们找到新工作。”她说道。
 
有毒村庄
 
  如今,Pesarean村的人口约为1000人,村子里到处都是灰色的泥土。孩子们赤脚在上面跑的小道也是深灰色的。村子里到处都是熔炼电池留下的坑洞,灰色的泥土堆还堆放在多年前被遗弃的地方。流经村子的小溪是灰色的,在汇入一条更大的河流后,最终都流入稻田中。

印尼铅污染之殇:熔炼废旧电池的代价
Pesarean村一个原始的电池回收作坊里,一个妇女正在过滤熔炼过程剩下的灰尘以提取小块金属继续销售。
摄影:LARRY C. PRICE
 
  Pesarean村大概有200所房屋,许多都建在被污染的土地上。即便现在,依旧有居民在铅废物上建造新房子。
 
  “电池熔炼厂污染了土地、水和空气,用肉眼就能看出来。”38岁的Pesarean村长Agus Sustono说道,他一直致力于终结村里的电池熔炼行业。
 
  Sustono警告居民不要饮用地下水,因为地下水含铅量很高。但孩子们说没人告诉他们不要在泥地上玩耍。
 
  这个程度的铅暴露是“非常严重的问题。”Lanphear说道,“毫无疑问,灰色的泥土中含有大量铅,这会污染人们吃的食物和呼吸的空气。”
 
  尽管从2011年开始,Pesarean村就禁止了电池熔炼,但经过40余年的作坊式电池熔炼,泥土中的铅含量已经非常之高。
 
  布莱克史密斯环境研究所一直在帮助印尼和其它国家清理污染场地,最近该机构对Pesarean村的500个地点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所有地点的铅含量都超过百万分之百。Pesarean村中学附近的泥土铅含量为百万分之五千。距离学校大门45米的地方曾经是一个电池熔炼场地,这里的铅含量为百万分之十五万。相比之下,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对户外游乐场地设立的铅含量安全标准为百万分之四百,非游乐场地的标准为百万分之一千二。

印尼铅污染之殇:熔炼废旧电池的代价
Garuda Jaya厂为Kebasen城的三个电池熔炼厂之一,工人们正将熔铅倒入钢锭模中。
摄影:Larry C. Price
 
  去年,布莱克史密斯环境研究所对46个村民的血液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他们血液的含铅量比2011年还要高。去年Pesarean村的村民血液的平均含铅量为393微克每升,相比之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为防止儿童的神经系统因铅受到影响,对血铅含量设立的干预标准为50微克每升,二者相差甚远。
 
  为了帮助Pesarean村清除2万立方米的污染泥土,同时覆盖上干净的泥土,布莱克史密斯环境研究所和直葛市环保局计划拨款200万美元。清理工作预计将于明年展开。
 
  尽管 Pesarean村的电池熔炼行业已经终结,但其它金属加工业仍在继续。妇女们会从成堆的垃圾中分离出铝、铁和其它有用的材料。男人们则通过明火熔化金属制造铸块,在此过程中释放出大量刺鼻的废气。铁匠们则在家中的密室里铸造金属工具、炊具、机械部件和其它能够销售的器具。
 
  51岁的Fathoni在Pesarean村生活30年了。他曾做过金属工人,现在是村里的挖墓人,还兼职做减轻疝气的按摩。他说,每当电池熔炼厂开工的时候,空气就会令他的肺产生灼热感,呼吸也变得困难。他现在仍担心铅会对他的三个孙子带来怎样的影响。
 
  “我跟担心。我知道村子被污染了,我们也不喝地下水,政府应该立即开展清污工作。”他说道。
 
  Fathoni的邻居Sudiono已经75岁高龄,长期以来一直做电池熔炼工人,他认为担忧铅是毫无根据的。村民们一直在灰色的泥土上建造房屋,他从未听说过谁受到伤害,Sudiono说道。
 
印尼铅污染之殇:熔炼废旧电池的代价
Kebasen的Garuda Jaya 电池熔炼厂里,2个工人将铅电池铲入炉子中,浓烟弥漫整个厂房。电池熔炼厂冒出的烟尘会飘到附近的稻田和村庄里,当地居民抱怨烟尘会灼伤他们的眼睛,使他们头疼和眩晕。
摄影:LARRY C. PRICE
 
  “从18岁开始,我就一直从事这项工作,现在仍安然无恙。现在的人喜欢没事找事。” Sudiono说道。
 
三个新的电池熔炼厂
 
  Kebasen的路边上,三个新的电池熔炼厂每天可加工上万个来自印尼其它地区的电池。为了取代 Pesarean的电池熔炼家庭作坊,直葛市环保局专门选择了6.5公顷土地用于建造电池熔炼厂,尽管有2座电池熔炼厂已经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建好了。
 
  三个电池熔炼厂都位于Lut Putra Solder公司(LPS)管理的一块场地上,其操作方式都是最原始的。在其中一块场地,工人们将铝质罐和瓶盖放在明火上熔化,他们的周围升起一堆浓烟。在另一块场地,工人们将炉渣做成铺路石。
 
  最大的电池熔炼厂由一个未经官方许可的公司经营着,没有名称,也没有经营许可证。然而,该工厂的经理Bukitun仍对意外来客表示欢迎,十分兴奋地向我们解释他的经营方式。
 
  这个工厂拥有一个宽敞的厂房,里面放着2个熔炉和大量废弃的电池。工人们都坐在电池包装盒上,挥舞着斧头将电池切开,移除其中的铅电池。熔化的酸液被倾倒在外面的一个水泥池中,Bukitun说道。

  其他工人将电池送入到炉子中。铅熔化后,他们就把熔液倒入托盘制作成铸块。回收的铅被一个制造铅坠子和汽枪子弹的公司收购。

印尼铅污染之殇:熔炼废旧电池的代价
Pesarean村的一张油布上留下了一个工人的脚印。
摄影:LARRY C. PRICE
 
  Bukitun说,他的10个工人每天可挣大约4美元,比该行业的大多数工人工资都高。
 
  Bukitun还表示,他的工厂回收的材料中50%为铅,40%为炉渣,剩余的10%以烟雾的形式排放到空气中。高达27米的烟囱没有安装洗涤器,不过烟囱的顶端附近安装了一个喷头,喷头会向离开烟囱的烟雾喷水。
 
  “烟雾被喷水后,其中的铅尘会随着水降落到地面上。”他说道。

  专家称这种系统对捕获铅粒几乎不起作用。Bukitun表示乐意接受如何减少污染的建议,对经济援助也不介意。
 
  “如果可以做得更好,我们愿意接受指导。”他说道。
 
  Bukitun说,Garuda Jaya工厂是根据LPS的许可证经营的。不过,LPS的运营经理Riyanto称事实并非如此。LPS的经营许可证并不覆盖这三家电池熔炼厂,每个工厂必须单独申请许可证。“如果他们在LPS的许可证下经营,他们就会需要增加保护措施。”Riyanto说道。
 
  在这三家电池熔炼厂营业之前,附近Tegalwangi村的居民就向 LPS 公司投诉熔炼厂排放的废气问题。现在,居民们表示空气更差了。
 
  “我在田里干活时,废气非常浓。这令我的眼睛刺痛,呼吸困难。闻起来就跟塑料燃烧的味道差不多。”65岁的Suharti说道,他在电池熔炼厂附近种植水稻。Riyanto称,为了补偿污染造成的危害,LPS会定期向附近的居民发放牛奶和大米。
 
  布莱克史密斯环境研究所表示,目前他们正在与印尼政府商讨将三个工厂合并为一个工厂,同时在工厂的烟囱上安装洗涤器。
 
  直葛市环保局局长Agus Subagyo称,他并未因为这些电池熔炼厂没有许可证而采取关停行动,因为他不想看到曾经的电池熔炼作坊死灰复燃。对于这些公司来说,获取许可证不仅耗费时间,而且整个过程须消耗大量资金,不过他会敦促他们申请许可证。
 
  “在Pesarean村,人们在自己家里熔炼电池,这非常不利于他们的健康。将电池熔炼厂搬迁到专门的工业区是使其更加健康和清洁的最好办法,当然我们还应该做一些改善。”他说道。
 
没有规则
 
  在LPS管理场地的北部边缘,Garuda Jaya电池熔炼厂的地面因洒满电池酸液而非常湿滑。当烟雾进入工作的厂房中时,工人们努力避免吸入这些废气。
 
  26岁的工厂经理Daniel Rizal称他的工厂2013年搬到了这里,因为工厂可以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营业。“在直葛市,熔炼铅行业没有出台过相关的法律法规。我很担心政府可能会命令我们关停。我还要养家呢。”他说道。
 
  在工厂的外面,半隐于野草中的一块指示牌上写着:“警告……!!!环境污染正在伤害我们的后代。”
 
  在指示牌的后面,富含铅的浓烟正通过Garuda Jaya工厂的烟囱飘向天空。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