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应对气候改变依旧势在必行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6.02
导语:尽管特朗普近日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随着可再生能源价格持续下跌,从下到上的可持续发展运动,全球的局势已经产生了改变。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应对气候改变依旧势在必行
正如加州的风力发电机展示的一样,美国的风力发电正蓬勃发展。
摄影:George F Mobley,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撰文:Laura Parker、Craig Welch
 
  经过数月的暗示,当地时间本周四,特朗普终于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他表示自己将会牵头制定一个对美国工人“更加公平”的新气候协议,而讽刺的是之前的巴黎协定也是美国自愿签署的。
 
  特朗普的决定将会严重破全球化治理气候改变的进展速度,阻碍其它国家实现承诺,限制美国掌控全球磋商的能力,将大量就业机会和巨额财富拱手让给类似中国这样正在进行能源革命的国家。
 
  2015年11月,为了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以内,195个国家齐聚巴黎,制定了新的减排计划。据5月初欧洲的一项分析报告称,仅仅18个月之后,全球各国向清洁能源转换的速度就远超于预期。美国、中国和印度三国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们的分析表明中国和印度取得了远超预期的进展。中国和印度带来的正面效应远大于美国造成的负面影响,”荷兰的气候专家、新气候研究所的创始人NiklasHöhne说道。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应对气候改变依旧势在必行

  的确,在应对气候改变问题上,全球应加快速度采取更多的解决措施。但即便是美国退出全球领导者的角色,下面这些事实我们还是要时刻谨记:
 
◆ 太阳能和风能比煤便宜
 
  如今,太阳能和风能非常具有竞争力,在许多国家已经开始逐渐取代煤的地位。在过去的10年里,美国的火力发电量减少了一半以上。与此同时,实用规模的太阳能同期内增长了5倍,仅2015-2016年就增长了50%。实际上,特朗普上任的前100天也是8年来美国风能发展最好的一个季度。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应对气候改变依旧势在必行
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已经促使太阳能比煤更便宜。
摄影:Jamey Stillings,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全球范围内,化石燃料仍居于支配地位。不过,2015年,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新发电量首次超过煤或石油的新发电量。
 
  这一趋势仍在不断加速,这是因为它不仅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还受到经济因素的推动。尽管特朗普承诺为矿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但仍有超过250家燃煤电厂,也就是美国正在运营的火电厂的一半,已经做出了关闭或转向更清洁燃料的计划。
 
  奥巴马时代的法规并不是导致这些变化的原因。奥巴马任内的法规要求火力发电厂净化废气,如果这些法规继续实施,按照美国能源情报署的计算,到2028年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的发电量将超过火力发电量。即便是没有这些法规,2029年这一转变依旧会到来。
 
◆ 大型美国公司支持美国遵守巴黎协定
 
  美国的一些超大型公司确曾敦促特朗普遵守巴黎协定,其中包括杜邦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后者承诺到2050年,通用在59个国家设立的350家分厂将全部实现由可再生能源供电。
 
  连日来,19个以科技公司为主的大公司购买了《纽约时报》的一份整版广告,敦促美国不要退出巴黎协定,其中包括苹果和谷歌。但能引起特朗普重视的还是化石燃料行业的领导者。化石燃料行业的许多公司也力劝特朗普遵守巴黎协定,其中包括美国最大的煤炭公司之一Cloud Peak以及埃克森美孚公司、壳牌石油公司、雪佛龙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等大型石油企业。
 
  “重要的是前线的大型燃煤电力公司,它们都做出了不断减排的计划,未来将使用更多的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减少煤炭的使用量。其实这是行业内的投资模式变化,因为其投资周期要比政治风向转变的更长,”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国际关系教授、《全球变暖僵局》一书的作者David Victor说道。
 
◆ 诸多城市加入应对气候改变的队伍
 
  与此同时,许多州和城市纷纷出面,填补华盛顿政策僵局留下的空白。据全美州议会联合会称,目前有29个州要求其1%发电量来自可再生能源。其中,马萨诸塞州、新罕布什尔州、明尼苏达州和纽约州,计划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80%。
 
  加州更是制定了最宏伟的目标:在未来13年里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0%。加州欲成为美国交通电气化方面的领导者,州政府已经开始呼吁对房屋节能改造进行重大投资。此外,加州在制定土地使用决策时,甚至会综合考虑气候治理目标,以此激励当地机构减少汽车使用需求。
 
  20多个城市已经采取了更为激进的措施。它们计划在未来几十年里实现完全依靠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这些城市不仅包括沿海城市,还包含一些内陆城市,如新罕布什尔州的汉诺威市、犹他州的摩押市。与此同时,在应对更严酷的天气条件和潮汐洪水的过程中,全美国的城市都开始升级污水处理厂,加高防洪墙以及重新制定建筑规范。
 
  “实际上,州政府和当地政府采取的是双管齐下的策略,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同时,不断加强适应能力。这两方面的举措都必不可少,”奥巴马总统昔日的首席科学顾问John Holdren说道。
 
◆ 并非只有“蓝州”和环境保护狂支持应对气候改变
 
  在风力发电量占总发电量比重最大的10个州中,9个州偏向支持共和党,其中包括爱荷华州、堪萨斯州和南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大本营——德克萨斯州总是位列榜首或名次靠前。
 
  “共和党占主导的州之所以选择风能,是因为其造价低廉,”斯坦福大学教授、清洁能源专家Mark Jacobson说道。
 
  在煤炭之州怀俄明州,共和党州长Matt Mead是个标准的实用主义者。他并非认为二氧化碳无害,他只是选择专注未来。随着全世界都在不断接纳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新规则,他希望在寻找捕获碳排放方法以及将其转变成安全、有销路的消费品方面,怀俄明州能够起到引领作用。Matt Mead希望这些措施将会延长煤炭的生命期限。
 
  怀俄明州是第一批投资所谓的碳捕获和存储研究的州之一。州政府官员希望在罗克斯普林斯的一处地点可作为地下二氧化碳存储的测试案例。怀俄明州还花费数百万美元在吉列公司建造了一个测试设施。他们希望科学家对直接从一个火力发电厂收集的排放物做实验,找到中和二氧化碳的方法,将其转变为碳素纤维、牙膏等各种产品。
 
  “我认为我们在这个话题上陷入了僵局,” Mead说道。作为美国主要的能源出口商,“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引领研究和创新。”
 
◆ 影响力中心从华盛顿转移到萨克拉门托
 
  加州有4000万人口,产生的碳排放量却占全球的1%。另一方面,作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这个科技之都推动着从电池到太阳能电池板等各领域的投资和创新,不断促进可再生能源价格的下降。此外,加州还激发着新想法的诞生。加州制定了几十部法律法规,为其它城市、州甚至国家提供效仿的模版。加州的失业率很低,目前低于5%,因此能够保证治理温室气体的同时不伤害经济发展,又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当加州采取某项措施时会引起什么反应呢?加州15年前通过的一项法规是美国机动车的汽油里程数不断提升的主要原因。2002年,加州决定为汽车和卡车制定温室气体排放规则之后,12个州紧跟其后也采取了这些规则。当初奥巴马决定对汽车产业施以援手时,否决了更多的汽油里程让步,从根本上说,推动了加州模式的全国化。后来,汽车公司接受了一项全国性标准:到2025年,所有汽车都必须达到每升汽油行驶23公里的平均标准。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应对气候改变依旧势在必行
传统煤炭业就业机会主要位于类似Hard burley这样的地方,如今与可再生能源行业提供的就业岗位相比,已然黯然失色,不过这并非由相关的法律法规造成。全球经济发展降低了煤炭的竞争力。
摄影:James P. Blair,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加州的影响力可能对特朗普的一些政策起到了制约作用。汽车行业请求特朗普和环境保护署署长Scott Pruitt重新制定汽油里程标准。白宫表示将会采取行动。不过加州官员则承诺推迟制定新标准。汽车生产商显然不希望存在两套规则,一套适用于加州,另一套使用于其余地区。

  “到这项政策施行的时候,可能就到新一任总统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教授Victor说道。“汽车行业设计新汽车面临的问题是:你敢打赌特朗普时期的政策会长期实行吗?这是大多数人不愿意打的赌。”
 
◆ 更加光明的全球前景

  可再生能源价格的下降极大地提升了全球的前景。仅仅两年前,在巴黎举行的气候大会上,除美国之外的两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还坚称需要更多的煤炭。对于印度而言更是如此,毕竟印度还有数百万农村人口过着没有电的生活。
 
  如今,整个印度都在试图全面采用可再生能源。印度制定了满足未来能源需求的新计划,提倡少建火力发电厂。中国也在不断关停煤电厂。中国的煤炭消耗量已经连续三年下跌。据Hohne的团队表示,到2030年,印度和中国的减排增长变化可能要远超巴黎会议期间做出的承诺。“这是个很大的惊喜,” Hohne说道。
 
◆ 美国需要承担更多责任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进程充满危机。许多科学家承认,巴黎协定制定的目标不足以避免最坏的气候影响。更何况还无法保证全世界将会实现这些目标。许多科学家表示,要想实现这些目标,美国还需要以更快的速度采取更多措施。
 
  即使特朗普继续遵循奥巴马时期的计划,美国仍将无法实现本国预定的减排目标,也就是到2030年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26-28%。奥巴马的策略是下注未来,期待将来不断提升减排标准。既然特朗普似乎准备废弃这些计划,美国几乎肯定会严重落后预定目标,尽管许多州、城市和公司已经做出了巨大努力。
 
  “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明显是一个长期目标,而且其背后还有联邦政府的全力支持,” Kate Larsen说道,她曾参与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气候政策制定,现在是荣鼎咨询公司的一位主管。

  “我认为我们应该坦诚面对目前的局面,以及想要实现的目标。毫无疑问,这是美国以及全世界最终会选择的前进方向。只是由于大量倒退性的气候政策出台,想要收回失去的阵地会充满困难,”她说道。
 
  当然,还有其它方面的忧虑。虽然全球发展基于电力生产,但减少交通运输行业的化石燃料使用却更为困难。轮船、卡车、飞机和汽车都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案,特朗普已经提议削减与全球企业合作的机构的科研经费。如果全世界的汽车之都放弃这方面的努力,其它国家自然可能会选择效仿。
 
  如果美国选择从气候的世界舞台退出,还可能会将新的市场、工业以及从国际贸易到地缘政治方面的领导地位拱手让给中国。这会给美国带来高昂的代价,而特朗普政府并未预料到。

  “美国在巴黎协定的制定上扮演了核心角色,将其变成了一个灵活的外交系统。巴黎协定的目的并非在于告诉其它国家做什么。如果我们退出巴黎协定,也就退出了一个最适合美国的系统,” Victor说道。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