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7.27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丹寨位于雷公山西麓,是个地势险恶,交通不便,长期几乎和外界隔绝的丛林山区,在丹寨的深山密林之中,流传着一门古老的手艺。
 
撰文、摄影: 刘贵星 (网名大刘)
 
  六月,连续多日的暴雨,雷公山笼罩在云雾之中。离开石桥前往丹寨,车子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缓慢行驶,时而可见滚石滑落,开车需要格外小心。这已是第八次去贵州黔东南,此行重要的一个目的是去拍摄大名鼎鼎的丹寨苗族蜡染。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蜡染在古代被称为“蜡缬”,它是一种防染工艺。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蜡染之乡——排莫村。丹寨苗族蜡染集中在排调镇的双尧村、远景村,扬武镇的排莫村、排倒村等。最具典型代表的是双尧、排莫两个大自然村寨。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蜡染可以染得五彩斑澜,丹寨苗族则潜心于蓝色蜡染之美的探索。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潮湿的山谷地区,海拔高度在上千米左右,很适合染蓝植物的生长,马蓝是贵州各地常见的一种蓝草,人们采下枝叶用来染蓝,留下茎杆来年扦插。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将马蓝枝叶放入桶内,加入清水浸泡三至四天,云泉硅藻泥浸水时间因气温高低而异。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当蓝叶中的色素充分释出,清水逐渐呈蓝绿色,蓝靛枝叶打捞干净以后,加入石灰乳进行打靛。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桶内水浪起伏,泡沫不断涌出,静置半日以上,色素沉入桶底,排去废水,即可得到深青带紫的泥。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织好的布匹经过捶打,或用牛的下颚骨反复磨刮,使之光滑平整 ,易于点蜡。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点蜡用的蜡刀,用几块铜片合成斧形,以细竹棍为柄,蘸蜡后蜡蓄于铜片之间,借铜传热保温,用小火盛蜡置于炭火上,将蜡加热到冒白烟,蜂蜡融化就可以用蜡刀蘸取点蜡。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苗族妇女点蜡不打样  只凭构思绘画,不用直尺和圆规,她们用煮熔的蜡液点画布料,保护不需要染色的部份,在染色之后融化蜡液,就可以看到花纹,这个过程就是防染工艺,是古老的制作花布的方法。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蜡染图案以太阳、神鸟、窝妥和苗族图腾为主,如史诗般记录着苗族的迁徙和各种古老传说,还有对生活的美好向往。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大约五千前年,以蚩尤为首的九黎部落战败于涿鹿,苗族的先民们开启了苦难的迁徙史,作为苗文化的一个层面,丹寨蜡染有力地佐证着远古时期,在中华大地上文明的存在。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泥或蓝膏发酵配置成染液,染布用水浸泡,滴干后缓缓地放入染缸,反复浸泡染色。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来到贵州的丹寨我才顿悟,这“东方第一染”简直就是画在布上的史诗啊!
将染布放入沸水中煮,蜡质融化脱去,花纹就出现了,染色完成后放入清水洗净凉晒,一幅独一无二的蜡染作品就完成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