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2.15
踌躇着写下这篇文字,担心会不会把儿时的回忆推向更远的地方。可是拆迁的脚步和封闭的院落告诉我,也许这就是一首简单的离歌。丢失了旧有灵魂的处所,不再是我们曾经的故乡。

撰文、摄影:姚力 姚晔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老仓山历史建筑群落老照片,来自网络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战败的清政府在《南京条约》中将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与上海五处开辟为对外贸易口岸(五口通商)。截至光绪23年(1903年),先后有美国、法国、荷兰、瑞典、挪威、西班牙、葡萄牙、德国、俄国、日本、奥匈帝国、比利时、意大利、墨西哥等17个国家在福州仓山设领事馆,建立了十余座教堂,开设了两所神学院和近十所学校,加上电报公司、邮局、洋行、银行、海关宿舍、西式别墅和原有的传统民居, 仓山因此有“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称。这也是我们今天谈起老仓山的基础所在。今日所谓的仓山历史建筑片区,主要是指以烟台山为核心的历史风貌区,包括烟台山历史核心区、马厂街历史建筑群、公园路跑马场历史建筑群及周边地区。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街区的老人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略显破败的住宅

 
  与市中心的三坊七巷不同,位于福州城墙之外的仓山,经常被丢在记忆的角落里,甚至城外的上下杭也比仓山更早进入旧城改造进程。尽管老仓山要拆迁的声音已经响了好几年,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房子还是那些房子,人还是那些人。在老人们的眼里,仓山的岁月似乎凝固了,永远都是儿时玩闹时的场景。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老洋房门前的装饰
 
  只是这一次似乎动了真格,旧城改造的规划终于越过闽江,来到了仓山,希望把仓山的历史建筑片区建成福州的鼓浪屿。或拆或留的各种方案,变成了网络流言,让人无从分辨真假。唯一能确定的是在这个春天,老仓山的某些部分真的将永远消失了。于是有当地媒体玩笑式地拟出了标题,号召老建筑爱好者们,在这个春节给老仓山“拍遗照”。
 
  由于长时间被忽视,老仓山的许多院落已经荒废。在前几次整修规划中,又有一些院落被划为危房而关闭,今天能随意进出的十分有限。或许随着这次改造的完成,能够恢复仓山当年兴盛时期的样貌。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陶淑女子学院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华南女子学院

 
  福建师范大学位于老仓山历史风貌区的边缘,其音乐学院主体建筑便是1903年英国安立间会募捐筹建的陶淑女子学校,校部则是曾经的华南女子文理学院,这是中国近代最早设立的一批女子大学。由于建筑位于学校内,且仍在使用中,两座建筑的保存状况良好,并对外开放,成为老仓山建筑的代表。大学也颇以两座建筑为傲,在各种校园广告牌上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据说当年为修建跨闽江的三县洲大桥,有方案要拆除华南女子学院,幸亏经过商讨,方案没有实施,珍贵的历史建筑得以留存。虽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游客,但是每到节假日,还是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女孩来此处取景拍摄写真。
 
  出福建师大的北门,过街便是康山里街区。入口处是一处老建筑改造的咖啡馆,提醒着人们,从这里开始,便正式进入了老仓山历史风貌区。白色的墙面背后大都藏着红砖老洋房,可园与梦园都坐落于此。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可园住宅入口
 
  建于民国初期的可园,是一座砖木结构的房子。当年林徽因与梁思成新婚燕尔,回福州探母,曾客居于此。这是祖籍福州的林徽因唯一一次踏上故乡的土地。现在早已分不清哪一扇窗户曾经映出过才女的身姿了,有的只是斑驳的光影,还有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梦园前的街巷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梦梯题字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梦梯

 
  可园不远处即是梦园。单凭名字便给建筑染上了浪漫的气息。梦园主体建筑入口处的台阶跟随园名被称为梦梯,“梦梯”的题字旁标明建筑始建于1926年。文革中,主人将前后门口的匾额“梦园”和“梦园别径”用灰泥涂抹,得以幸存。直到今天,这座两层带地下室的英式建筑仍然有人居住,台阶旁,主人用贝壳栽种花草,给建筑带来一丝海洋的气息。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马厂街街景
 
  附近便是因戚继光在仓山设马厂而得名的马厂街。岁月流逝,马厂街的住宅已逐渐凋敝,不过仍然保留着相当的人气。临近春节,当地居民纷纷给大门换上新的春联。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林森公馆
 
  在福州,林是大姓。辛亥革命后,最出名的林姓人或许当属林森。林森,原名林天波,福州闽候县人。1905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14年在东京加入中华革命党,1932年担任国民政府主席一职。马厂街尽头不远处的七星巷就是林森公馆所在。巷子早已在城市建设中消失,这座三层的公馆却被保存下来,辟作儿童图书馆。考虑到建筑的保护与使用者的安全,进入者需配发标有数字的手环,以控制入场人数。这座房子虽然叫做林森公馆,却非林森本人修建。林森任主席期间,为官清廉,常常入不敷出,于是当时的建设部长专门为他建造了这处寓所,供其回乡时小住。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西林小筑内景
 
  与鼓浪屿等近现代历史街区不同的是,老仓山的历史风貌区因为人气较低,因此没有什么商业活动。过了林森公馆,到了复园路一带,才开始逐渐出现店面。其中最为出名的是复园里一号和西林小筑。不过似乎都处于改造区的边缘地带,跟店主谈起未来,都是满满的不确定。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石厝教堂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教堂内景

 
  沿着道路往烟台山方向,可以看到一处已经封闭的教堂——石厝教堂,据说目前归海军家属院管辖,不知是否有误。教堂的正式名字是圣约翰堂,五口通商之后由英国侨民修建,不过在当时也开放给其他国家的基督教徒,于是有“国际教堂”之称。教堂旁一棵老银杏树,深秋落叶时便是教堂最美的季节。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沈记漆器店门前
 
  众所周知,福州有工艺三宝:油纸伞、角梳和脱胎漆器。清末福州漆匠沈绍安根据古法创制出脱胎漆器,拓宽了漆器的形态种类。1915年,沈家人在塔亭路起家,开起了漆器店。今天,在离石厝教堂不远的塔亭路53号,还能看到旧日漆器店的门面,只是不免有些荒凉。店门前有一株高大的蓝花楹。曾几何时,蓝花楹是福州城的重要行道树,每当花季便是一片紫色的花海。后来因为台风袭扰频繁,蓝花楹的木质不够坚硬,枝干常常被吹折掉落,逐渐被新的行道树种替换。与这些旧貌犹存的建筑相比,位于烟台山片区核心地带的烟台山公园却已荒废多时,不免让人有些感慨。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泛船浦教堂钟楼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泛船浦教堂雕塑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教堂前拍摄婚纱的新人

 
  走下烟台山,沿闽江边向东,有一处泛船浦天主教堂,基本算到了仓山历史风貌区的另一边缘。现有教堂始建于1932年,为钢筋水泥砖木混合结构,单塔楼仿哥特式建筑,是全省最大的天主堂,时称“江南第一堂”。1946年,福州教区升格为省总主教区,该堂成为福建天主教主教区总堂所在地。对于不信教的福州人,这座教堂最惹人注目的应当数2008年的整体平移工程。是年,因建设需要,教堂的神父楼进行了整体平移,以进行保护,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平移80.7米后,又逆时针方向旋转90度,由原东西朝向变为南北朝向,最终与主教堂平行。今天,教堂已经成为闽江畔的一处靓丽风景,每天都吸引着大量新人前来拍摄婚纱。听着教堂的钟声,不远处的中洲岛上,落日正映出瑰丽的云霞。
 
旧识仓山,旧时沧桑
旧街巷里的烟火气
 
  “一座花园,一条路,一丛花,一所房屋,一个车夫,都有诗意。尤其可爱的是晚阳淡淡的时候,礼拜堂里送出一声钟音,绿荫下走过几个张着花纸伞的女郎……”这是叶圣陶为烟台山写下的字句,几十年来被无数次引用,却再少见到新的篇章。
 
  我们从来不缺故事,缺的是讲故事的人。凤凰因为沈从文一部《边城》声名鹊起,宏村与周边村落的差距也许就是《卧虎藏龙》中的惊鸿一瞥。老仓山也是如此,或许它与鼓浪屿的距离真的没有那么远。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