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动物犯罪新动向——窃贼闯入动物园,偷走珍稀动物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11.13
动物犯罪新动向——窃贼闯入动物园,偷走珍稀动物
近年来,德国、法国、荷兰的动物园里都有珍稀物种金狮面狨失窃。窃贼还将目标瞄向了其它珍稀动物。
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撰文:Ben Crair
 
  德国莱茵湖畔的克雷费尔德,开学头一天,动物园几乎没了人。低沉的灰色天空中,飘着小雨,经历了忙碌了暑假之后,动物们一定也很享受这份安静与祥和。
 
  “在克雷福尔德,你可以与动物们很亲近。”动物园园长Wolfgang Dressen说道。我们站在骆驼展区旁,一圈低矮的绳索阻挡着游客进入围栏。Dressen说:“由于游客喜欢自拍,我去年决定用绳子做围栏。”
 
  继续向大猩猩房走去,长着蓝眼睛和灰棕色头发的Dressen用手拨拉着窗口上的金属栅栏。“你闻到了吗?”这位中年男人热情地问道,“我们安了这种栅栏,能让你闻到大猩猩。”
 
  但我到克雷福尔德动物园来,可不是为了看Dressen最骄傲的展览的。他领着我,经过狐獴、鹈鹕展区,到了池塘中央一个枝叶茂盛的小岛上。
 
动物犯罪新动向——窃贼闯入动物园,偷走珍稀动物
2015年7月,盗贼闯入克雷福尔德动物园,偷走了一对繁殖期的金狮面狨及其幼崽。园长怀疑是专业的动物贩子所为。
摄影:ROLAND WEIHRAUCH, ICTURE-ALLIANCE/DPA/AP
 
  “就是这个围栏。”Dressen说。几只从野外飞来的鸭子,在水边歇息。这座小岛很空,唯一一个诉说着曾经“住客”的标牌上写着:“2015年夏,我们珍贵的金狮面狨被专业动物贩子偷走了。”
 
  当年7月24日夜,盗贼进入动物园,搬走了一对金狮面狨及其幼崽所睡的笼子。尽管此前也有好事者溜进动物园里,比如,2002年,一名捣蛋鬼打开了关猎豹的围栏,使一头母猎豹逃出,害死了10只袋鼠,但是,自从2003年Dressen当上园长之后,还没有发生过动物失窃案件。
 
  第二天,Dressen发现金狮面狨失窃后,他立马报了警并通知了其它动物园。他惊讶地发现,克雷福尔德动物园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就在2个月前,也就是2015年5月,法国博瓦尔动物园(ZooParc de Beauval)里也有7只金狮面狨遭人窃走。再往前一年,荷兰阿珀尔多伦灵长类动物园(Apenheul Primate Park)有5只金狮面狨失踪。
 
  每个案件中,窃贼都非常高效而专业。克雷福尔德动物园的窃贼应该是提前侦察了场地,并且经过了细心谋划。“绝对是有组织犯罪。”Dressen说。
 
  为何有人费尽心思要把金狮面狨偷走当宠物呢?这种能装进口袋的小猴子,橘色的毛看上去就像是染了色一样。它们原生于巴西,是濒危物种,但是,在全球《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框架之下,不能以商业目的进行买卖。然而,在黑市里,一对繁育期的金狮面狨能卖到3万美元以上。
 
“真的是很严重的问题”
 
  被动物园窃贼盯上的,不仅仅是金狮面狨。2011年至今,欧洲动物园里约有400只动物遭窃。仅在2015年一年,欧洲动物园与水族馆联盟中的25个成员单位都曾报告过失窃案件。
 
  德国动物园协会主席Volker Homes说:“这真的是很严重的问题。”动物园里一些小型灵长类动物会遭窃,比如环尾狐猴、银毛猴和松鼠猴。爬行动物,以及鹦鹉和企鹅等奇特鸟类也是经常被窃贼盯上的目标。在法国一个案子中,窃贼竟然从动物园一次性偷走了79只乌龟。
 
动物犯罪新动向——窃贼闯入动物园,偷走珍稀动物
尽管克雷福尔德动物园的看守严密,但在金狮面狨失窃几个月后,窃贼又偷走了两只圈养的紫蓝金刚鹦鹉。
摄影:ROLAND WEIHRAUCH, ICTURE-ALLIANCE/DPA/AP
 
  金狮面狨的失窃,使整个动物园界都倍感焦虑,因为近几十年来,这种动物是动物园的转型的一个代表。
 
  20世纪50年代之前,动物园都是从野外直接抓动物回来,而不考虑动物的福利。随着20世纪下半叶动物保育运动的兴起,动物园开始反思自己的目的,并改变了做法:他们想被看作保护野生动物的机构,而他们转型的基石就是协作繁育。他们开发出了繁育计划,让不同动物园之间的动物能够交流交换,避免近亲繁殖,并使圈养动物的数量可持续。
 
  动物园里的动物不再是笼子里的玩物,而变成了唤起某个物种生存困境的“使者”。在某些情况下,如果繁育项目足够成功,动物们甚至可以重返大自然栖息地。
 
  在这方面,没有其它动物比金狮面狨更有代表性了。截至20世纪70年代,滥砍滥伐将这种猴子逼得几近灭绝。巴西的大西洋雨林里仅剩了150只。几名保育和动物园专家,在美国国家动物园全体员工的带领下,于1983年创立了金狮面狨保育项目,以图在圈养环境中繁育它们,并恢复它们的栖息地。结果,金狮面狨恢复得很好,动物园开始把圈养的它们放归私有森林中。1998年,该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帮助巴西政府在里约热内卢附近购买了几片原始栖息地,并建立了一个生态保护区。
 
动物犯罪新动向——窃贼闯入动物园,偷走珍稀动物
2016年8月,克雷福尔德动物园迎接这头小黑犀牛入园。当年早些时候,偷猎者潜入法国图瓦里动物园,杀死了一头犀牛,并锯走了犀牛角。
摄影:MARCEL KUSCH/PICTURE-ALLIANCE/DPA/AP
 
  如今,单在巴西,就有3200只金狮面狨自由地生活在野外;全世界150个动物园里还生活着550只。严格来讲,动物园里的金狮面狨都属于巴西政府,但是,它们都像同一个种群一样,受人管理;为了将近亲繁殖降到最低,动物园会定期进行交换。
 
  这项工作由Jennifer Mickelberg负责监督。她是亚特兰大动物园收藏与保育的高级主管,也是国际金狮面狨血统簿的管理者。其中,国际金狮面狨血统簿记录着全球动物园中每只金狮面狨的亲缘关系。
 
  过去5年里,Mickelberg记录了17只遭窃的金狮面狨,全都来自于欧洲动物园。她说:“真的令人担忧。以前,我们知道每只圈养动物的身份,现在,却有一些动物处在了监管之外。”
 
  丢失的金狮面狨不仅仅给那一个个体造成不幸,还会伤害整个物种。在公园繁育计划之外、被当成宠物的金狮面狨,对整个物种的生存毫无裨益。
 
  “窃贼破坏的是整个物种的基因库,而这个基因库又非常小。”欧洲动物园狨猴分类学顾问团主席、博瓦尔动物园的主管Eric BairrãoRuivo说道。他所在的动物园里的金狮面狨2015年也曾遭窃。
 
“在售的最后一只”
 
  2017年2月,一家名叫国际野生/珍奇禽兽的法国公司,发布广告称,一名私人繁育者要售卖一对金狮面狨,标价3万美元。一个月前,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名卖家在社交网站上售卖一只金狮面狨,并称是“在售的最后一只”。
 
  这两个卖家都没有接受采访,因此他们得到金狮面狨的途径并不清楚。有可能,这些狨猴是1975年受保护之前被掳走的那些狨猴的后代。但它们也可能是从巴西的野外偷猎而来的。但是,并没有官方证据能证明这几只狨猴的存在。Mickelberg说:“据我们所知,在我们管理的种群之外那些金狮面狨,也遭偷了。”
 
家族生意
 
  一个金狮面狨家族知道一起聚在树上,确保安全。
 
  许多动物园里的动物都有身份识别芯片。为这些动物做治疗的兽医很可能会扫描芯片,了解其来源,但是,从来没听说过哪只动物因此而被送回到动物园。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个案子里,一般有监守自盗的动物园员工参与,才让动物园重获了遭窃的动物。
 
  动物园和执法部门认为,从西欧偷走的大部分动物都被走私进了东欧,然后卖给了亚洲、欧洲或者中东一些有钱的藏家。
 
  “我害怕的是,有人命令那些人到动物园去鉴别繁育的动物,因为多数情况都是整个繁育种群悉数被偷。”德国联邦自然保护局的探员Franz Boehmer说道。
 
  尽管这类犯罪具有全球性,但是欧洲刑警组织称,从没有欧盟成员国要求协助调查动物园动物失窃案。即便欧盟范围内的窃贼能够轻易地跨越国境,调查工作通常也会落到地方警察部门头上,而他们并没有追踪犯罪的途径或资源。
 
  德国克雷福尔德当地警方排除了动物饲养员的作案可能,他们告诉Dressen,无论是谁偷了金狮面狨,都有可能在几个小时内逃出德国,想要追查他们很困难。“我们警务部门认为它们已经被卖到了东欧。”克雷福尔德警方发言人Daniel Uebber说道。
 
克雷福尔德的狨猴是不是到了斯洛伐克?
 
  2015年,克雷福尔德的狨猴失窃一周后,有人向Dressen提供线索称,他听说斯洛伐克正有一对金狮面狨在售,标价将近3万美元。据这位线人说,卖家声称是最近从德国得到的这两只狨猴。Dressen把这条线索提交给了克雷福尔德地方检察官。但是,律师称无法鉴别罪犯,并且在2015年10月终止了调查。
 
  2017年2月,Dressen会见了Boehmer。后者是一名德国野生动物探员,一直在关注全欧洲的动物园失窃案。Boehmer把Dressen的线索告知了斯洛伐克的同行们。斯洛伐克国家警察局调查环境犯罪的PavelMatulay中尉说:“我们只知道这几只动物可能在斯洛伐克待过,却不知道它们还在不在那儿或者是否被人买走。”
 
动物犯罪新动向——窃贼闯入动物园,偷走珍稀动物
野生的金狮面狨之所以濒危,很大原因在于栖息地丧失,非法宠物贸易也是原因之一。
摄影:LUCIANO CANDISANI, MINDEN PICTURES/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临时起意到动物园的窃贼的动机,比专门卖给宠物市场的窃贼更险恶。2017年3月,几名偷猎者闯入法国图瓦里动物园,杀害了一头成年犀牛,然后锯下了它的犀牛角。“这是第一个发生在西方动物园里的偷猎案。”图瓦里动物园的高级主管Colomba de la Panouse-Turnbull说道,他的父亲曾建立了这座动物园。
 
盗窃对于动物园意味着什么
 
  克雷福尔德动物园失窃之后,Dressen立即就聘请了一个治安巡逻队。但是,2015年12月,又有窃贼进入动物园,偷走了两只蓝紫金刚鹦鹉。这种濒危鸟类,每只都可以卖到几万美元。于是,Dressen加固了门锁,升级了警报系统,实行夜间安全巡查。此后,该动物园再未发生过窃案。
 
  但是,法国图瓦里动物园的犀牛遭杀案,让Dressen很是担心。克雷福尔德动物园是德国仅有的几个能繁育黑犀牛的单位,而他最近还开办了一个非洲新展览,要让犀牛在户外睡觉。“这是我们的理念,让它们待在户外。”他说道,我们看见一头小犀牛在母犀牛身旁大口吃草。
 
  把铁笼子换成开放式的、自然的展厅,与前文提到的繁育项目一样,也是动物园进化的一个标志,可以让动物们生活得更好,让游客们的体验更好,但也给贪婪的动物贩子们的偷盗提供了便利。从欧洲的动物园里弄走一只动物,比从野外掠取要简单和便宜得多。拥有大片开阔土地的动物园,比起室内的公共场所,保卫和警务工作都更难开展。
 
  “由于这些犯罪,我们只能再次开倒车,只能把动物关起来。”Dressen说道。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