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10.17
导语:在全世界最危险的战区,人们不得不采取极端措施救出动物园最后的“幸存者”。
 
动物大奔走!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撰文:Sharon Guynup
 
  7月,在38度的高温下,人人汗流浃背。Amir Khalil和他的救援团队正在土耳其边界焦急地等待着;不时望向地平线,寻找运输队的身影。他们忐忑不安,直至运输队安全抵达。即将到来的是叙利亚六年内战中最后的受害者,它们形容憔悴,心伤满满。
 
  三头狮子、两只老虎、两头亚洲黑熊、两只黑斑鬣犬,这些动物就是此次的救援目标。它们顽强地从阿勒颇郊外的魔法世界公园(Magic World,以迪士尼乐园为范本的主题公园)中存活了下来。
 
  自2011年内战爆发以来,这座城市频频发生惨烈的战斗,持续了4年之久;新闻媒体因此把阿勒颇称为“叙利亚的斯大林格勒”。这里空袭从不间断,据称2016年甚至出现了化学武器袭击;如今,这座城市已是一片废墟。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四只爪”动物福利组织策划了这次大胆的营救任务,从魔法世界公园救出了最后13只动物。这座主题公园位于阿勒颇市,在叙利亚6年内战中,饱受战火摧残。
供图:FOUR PAWS
 
  魔法世界公园所在的地方处于与基地组织有关的逊尼派叛军控制之下,这片10平方公里的地方被他们当作了基地。基地屡屡被攻击,今年早些时候,俄罗斯人还发动了一次突袭。
 
  动物园园长Azzam Massassati告诉我们,战争爆发时,魔法世界公园里“大约有300只动物”。自那以后,很多动物被炸弹炸死,或死于交叉火力;一些动物病死、饿死,还有一些被卖到了黑市。
 
  故事的主角埃及兽医Khalil总是和颜悦色,和他的身形截然不同;这次拯救魔法世界公园最后13位幸存者的策划者就是他。在过去23年里,Khalil一直在为总部位于奥地利的“四只爪”(Four Paws)动物福利组织执行高风险任务,把动物从灾区、战区中救出来。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四只爪”的兽医Amir Khalil策划了魔法世界公园的这次营救行动。最近几年,他还从加沙地带、巴勒斯坦境内,以及伊拉克的摩苏尔救出数只动物。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这次救援行动经过了详细规划,还动用了外交力量,持续了几个月时间。大使、政府官员、国际援助组织、军事顾问、战斗人员、国际安全公司以及许多叙利亚本土匿名人士纷纷施以援手。Sybelle Foxcroft总结说,这是一场“针对动物的军事行动”。Foxcroft是非营利组织Cee4life的环保人士,Khalil也向该组织做了咨询。
 
  内战导致叙利亚被划分成多个地区,由不同的敌对势力控制,包括巴沙尔•阿萨德总统领导下的政府力量、叙利亚库尔德人,以及一些互相敌对的伊斯兰派系。俄罗斯人、美国人、土耳其人和黎巴嫩真主党的介入,更让这里的冲突雪上加霜。
 
  营救路线是这样的:从阿勒颇出发、穿过战区、到达柯班贝的边界、最后进入土耳其境内,全程150公里。为了安全转移这些动物,营救人员需要与各派系和地方军阀进行协商,争取他们的支持,还要计划备用路线,密切注意不断变化的军事形势。
 
  很多因素都可能会导致救援失败。在经过十几个检查站的途中,运输队可能被举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哨兵拦下来,或被遣返;运输车还可能遭到叙利亚、俄罗斯、美国或土耳其战斗机的轰炸;沿途的狙击手可能会向他们开枪;人或动物可能被绑架。还有传言说,叙利亚逊尼派圣战组织“解放沙姆联盟”需要20万美元的“过路费”。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魔法世界公园里曾经有大约300只动物,这次“四只爪”救出了5只狮子,赛义德是其中之一。7月的第一轮救援行动救出了狮子、老虎、熊和黑斑鬣犬。一周后,第二轮救援行动又救出了两只狮子和两只家犬。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即使一切顺利,这也会是场漫长的路程:战争导致道路坑坑洼洼、到处是碎石,不少路段还埋有地雷。
 
  按照计划,他们将从阿勒颇向西北方向的阿夫林进发,阿夫林有一个严格的检查站,通往库尔德人的控制区。在那里,运输队将进行人员调整,得到库尔德人允许后,新的救援团队转向东北方向,直奔土耳其边境。动物们在土耳其经过健康评估和短暂停留后,将被空运到约旦的永久保护区。
 
救援开始
 
  7月20日,魔法世界公园周围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对战双方是相互敌对的逊尼派:自由沙姆人伊斯兰运动和解放沙姆联盟。控制权变了,因此出现了不少新的检查站,救援团队需要重新协商安全路线,任务因此延迟。队员Yavor Gechev说,他们必须实时追踪周围的爆炸、交火情况、以及其他军事行动,这些都是重要信息,“因为谁也不能相信”。
 
  形式在不断恶化,Khalil决定第二天就开始行动,希望一切太平;毕竟那天是周五,穆斯林的集体礼拜之日。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在抵达约旦的永久保护区时,很多动物,包括老虎苏丹,都处于饥饿、脱水的状态,还有些动物患有重病。
摄影:STEVE WINTER
 
  魔法世界公园的管理员Omar Khalifa和其他四人连夜工作,把动物们装到了一辆13.8米的拖车上。这项任务危险且繁重,没有药物麻醉动物,也没有重型设备举起400多公斤的金属运输笼。
 
  魔法世界公园周围是叛军控制的绿区,也是最危险的地方。Khalil说:“离开阿勒颇的第一个40公里非常危险。”救援团队听说当地叛军计划没收这些动物,并四处宣扬自己会从走私者手中救出它们。“这个消息让我们开始考虑‘应对计划’,即备用方案一、二、三。”其中两个备用方案选择了不同的路线,在三个区域里,34个人正严阵以待,诱骗车队向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真正的运输车在7月21日晚首先离开,前面是一辆监控车,旁边还有防护车。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为了这次的救援行动,来自8个国家的兽医、安全专家、政府官员、辩护者等等组成的团队用了几个月时间来策划、执行。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机场,救援团队准备把动物装载到飞机上,运往约旦。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在阿夫林附近,库尔德官员拒绝车队通过,除非土耳其政府同意让250名受伤士兵回国进行治疗。救援团队拒绝谈判:这是为了拯救动物。最后,官员让步了;9个小时候后,动物们抵达边境线的非军事区,一辆土耳其卡车正等着它们。
 
  Khalil的救援团队以最快速度行动起来,用阿拉伯语、英语、土耳其语和德语大声喊着。叙利亚自由军的士兵手持步枪,全副武装,土耳其官员就这样看着。
 
  Khalil说:“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把九个箱子从一辆卡车移到另一辆上。”这要求土耳其人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开放他们的边境。等装箱完成后,每个人,就连不共戴天的叙利亚人和土耳其人都拥抱在一起,拍照留念。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在叙利亚-土耳其边界,Khalil给动物们喂水。经过了150公里的跋涉后,每个人都精疲力尽。这一路,他们穿过了危险的战区,每时每刻都受到爆炸、绑架和狙击的威胁。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土耳其边境的大门打开,卡车加入了三辆车组成的车队,向前驶去。救援人员、食物、水、药品和移动医疗实验室都在那三辆车上。他们行驶了24小时,1200公里,前往土耳其北部的卡拉贾贝伊,那里有政府运营的动物康复机构。这是救援人员不眠不休的第三天。
 
  而第二轮救援行动仍在继续。第一轮救援只运走了9个箱子,魔法世界公园里还有两只狮子和两只爱斯基摩犬。
 
  他们说这是不可能的
 
  2011年利比亚总统卡扎菲下台后,Amir Khalil在的黎波里动物园喂养了约700只动物,直至政府接管。2016年,他从加沙地带的汗尤尼斯动物园里救出了15只动物,这些幸存者周围全都是死去多时的动物干尸。2017年3月,他从伊拉克的摩苏尔动物园救出了一只狮子和一只熊,他形容那个地方宛若“恐怖片”。当“四只爪”发布了营救计划后,脸书页面很快被前往“阿勒颇”的请求淹没了。
 
  Khalil进行了一番调查。Sybelle Foxcroft发现,魔法世界公园的幸存者已处于绝境,而且动物园管理员Khalifa也不是一直在那里。一旦爆发战争,动物们就会被困在生锈的、 肮脏的笼子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周围是枪林弹雨、爆炸不断。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在土耳其的康复中心,兽医在为老虎苏丹体检时,注射了一针麻醉剂,导致苏丹心脏骤停。幸好救援团队把苏丹抢救了回来。
摄影:JASMINE DUTHIE, FOUR PAWS
 
  Khalil联系了国际安全公司,寻求建议,得到的答复是,救助这些动物是不可能的。“他们称阿勒颇和土耳其边界之间的叛军控制的地区为‘无法通过的地方’。”
 
  但Khalil可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快速施展外交手段,联系世界各地能让这次复杂、危险的救援行动成为可能的人。约旦的两个动物保护区很快开始修建新的围栏。曾经报道过多场战争的新闻记者Eric Margolis同时运营一家动物福利基金,他带来了资金支持。Margolis表示自己很震惊,“这些可怜的动物竟然被卷入了叙利亚可怕的战争中”。
 
  在“四只爪”带着动物通过绿区检查站前,当地的穆夫提(伊斯兰教法法院的行政负责人)要求他们提供所有权证明。这意味着动物园园长Massassati需要录制一段视频,表示将动物们捐赠给了“四只爪”,让后者带着它们到国外治疗。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一只母狮子在土耳其接受治疗。体检显示,另一只母狮子怀孕了,雄性黑斑鬣犬双目失明,雌性黑斑鬣犬患有肾病。
摄影:ALI ATMACA, ANADOLU AGENCY, GETTY IMAGES
 
消失的动物们
 
  Massassati谈起魔法世界公园时,一脸自豪,他以大自然的魔法命名了公园,而这其实有所争议,因为“魔法”这种说法与伊斯兰教的信仰相悖。
 
  公园花了8年才建成,其中有50个游乐设施、餐厅和一个水族馆,还有一座动物园,里面圈养着70只尼罗河鳄鱼、10只老虎、美洲驼、猎豹、猴子、鹿、鸟、乌龟、蛇、豹子、狮子和许多其他物种。
 
  不幸的是,截至2017年早些时候,动物园里的300只动物减少到了50只左右。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狮子赛义德在土耳其的救援中心喝水。高温给救援行动带来了新的挑战。除了保证动物们有足够的饮用水之外,在从阿勒颇到土耳其的运输过程中,看护人还要把它们淋湿,防止它们体温过高。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今年4月,Khalil和Foxcroft联系了Massassati(多年前,他就离开叙利亚去了美国)。他们告诉他,公园里的两只老虎病得很重,一只豹子的伤口里长了蛆虫、一只熊生病了、所有动物的健康状况都不太乐观。
 
  但Massassati回避了“四只爪”转移动物的请求,原因不明。他说,他给动物园管理员Khalifa留了很多钱,足够他照顾动物们15年;然而事实上,那个人变卖了魔法世界公园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甚至包括濒危动物。在他的贩卖清单上,“两年前,2只美洲虎被卖到了伊拉克”,今年早些时候,一只罕见的白虎也被卖了出去。“他把白虎卖给了我在黎巴嫩的一位朋友,卖了近4万美元。他打电话给我。‘我得到了你的白虎,你拿到钱了吗?’”Massassati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Khalifa承认把动物卖到了国外。所有都是走海运,全都没有国际濒危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负责管理全球野生动植物贸易)所要求的许可证。他说,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赚钱养活其他动物。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母狮子丹娜这次也被救了出来。它抵达约旦Al Ma'wa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那晚,就诞下了一只幼崽。几周后,幼崽死亡,很有可能是因为丹娜在叙利亚时营养不良。
摄影:SALAH MALKAWI, GETTY IMAGES
 
  几周过去了,Massassati一直在拖延。“四只爪”请阿勒颇当地一名兽医检查了动物。为安全起见,这名兽医必须匿名。他拍下了熊在布满了迫击炮碎片的笼子里、无精打采的老虎躺在尘土中,还有虚弱的鹿等画面,并发了短信。
 
  6月,两只生病的老虎和鹿死了。据兽医和叙利亚其他消息源称,另外两只老虎和猴子消失了。
 
  甚至连叛军组织解放沙姆联盟也对动物们的困境心生恻隐,表示“四只爪”获得所有权后,他们将护送动物们离开绿区。Khalil的救援团队也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在等待Massassati。
 
  现在,只剩下了16只动物。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Khalil在土耳其的救援中心为爱斯基摩犬露西做体检。救援团队决定带走所有的动物,包括两只家犬。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6月中旬,Khalil飞往路易斯安那州,和Massassati面谈,如果他不把动物们捐给“四只爪”,那么这些动物的结局不是死去,就是卖给野生动物贩子。Massassati终于让步了,Khalil带着签好名的文件和声明视频离去,现在万事俱备。
 
  7月21日,动物园管理员Khalifa和救援团队装载卡车时,发现又失踪了3只豹子,只剩下13只动物。
 
滞留土耳其
 
  由于魔法世界附近的激烈战斗,针对两只狮子和两只爱斯基摩犬的第二轮救援不得不延迟。而现在时间更加紧迫,因为叙利亚兽医发现其中一只狮子丹娜怀孕了。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动物们将搭乘民用航班,从土耳其飞往约旦,但一些笼子太高了。救援团队不得不赶紧去掉轮子,让笼子能顺利进入机舱。
摄影:STEVE WINTER
 
  最后,Khalifa和运输队在7月28日正午时分出发,又是一个气温高达38度的星期五。他们在库尔德士兵把守的阿夫林检查站停了下来,士兵们威胁要逮捕并杀死Khalifa。他们声称,Khalifa死去的兄弟曾为一个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派系而战。
 
  为了让他们释放Khalifa并让他返回阿勒颇,“四只爪”和他们交涉了几个小时。夜幕降临,更增加了路上的危险,而运输队距离边界还很遥远。快到晚上7点了,柯班贝的边界即将关闭,Khalil请求边防人员等一下,说服了他们。9:15,卡车来了。救援团队迅速把动物们转移到土耳其的车辆上,前往卡拉贾贝伊。
 
  13只动物终于安全抵达目的地,它们脱水、严重营养不良,全身精疲力尽、伤痕累累,沾满了污秽。一些动物身上还有疮口。兽医赶紧为它们安排了血检、眼科检查和超声波检查,查看有无寄生虫,并给它们打了疫苗。超声波显示丹娜怀有两只幼崽,随时可能分娩。
 
  骨瘦如柴的老虎苏丹伤情严重。兽医在给它检查时,它突然心脏骤停,现场立即变成了急诊室。救助人员给苏丹注射了对抗麻醉的药物和刺激心脏的肾上腺素、叩击胸部、向肺部注入空气。所幸,苏丹又开始有了呼吸。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一只狮子在约旦Al Ma'wa野生动物保护区里探索自己的新家。和人类一样,身处战区的动物们也会因为持续的压力遭遇心理创伤,所以它们需要时间来适应新环境。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雄性黑斑鬣犬的视力受到白内障的影响,雌性则有着严重的肾病。三只狮子和另一只老虎身体很虚弱,但还算健康。熊的牙齿有严重问题,这是因为不良饮食,再加上它们因恐惧或无聊咬笼子,这更加剧了它们的病情。
 
  根据Khalil的说法,身处战区的动物和人类一样,在死亡、破坏、持续的爆炸声和枪炮声之中,也会遭受心理创伤。“有些动物,即使身体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多年,但心理创伤仍然存在。”
 
  Khalil希望能从土耳其政府那里尽快拿到健康证和许可证,再把它们送往约旦。黑斑鬣犬和爱斯基摩犬将会去阿曼郊外由艾莉雅公主基金会修建的新希望中心;狮子、老虎和熊则会去位于约旦北部山林里的Al Ma'wa野生动物保护区。这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动物康复机构,由“四只爪”和公主基金会于2015年共同建立。老虎最终可能会被送到荷兰菲利达大型猫科动物中心,那里专门治疗精神受到创伤的动物,它们需要集中药物治疗。
 
空运的难题
 
  首次营救三周后,土耳其官方仍没有给动物们发放出境许可。这段时间里,它们只能待在小运输笼里。
 
  文件姗姗来迟,摄影师Steve Winter和我飞往伊斯坦布尔,陪伴动物们前往约旦。8月10日,又是炎热的一天。那天傍晚,我们在货运站和救援团队会合。Khalil爬到笼子上面,往动物们身上泼了大量的水,让它们凉快一些。接着,叉车把每只笼子送到大型装载区,那里人山人海,叮当的金属声、机器声和嘈杂的叫喊声混杂在一起。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在魔法世界公园,亚洲黑熊的围栏里散布着迫击炮的碎片,它们的牙齿也严重受损,可能是因为糟糕的饮食,也可能是因为它们出于害怕而咬笼子。它们抵达Al Ma'wa野生动物保护区后,立即开始了探索之旅。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狮子在吼叫,熊在不停地踱着步子,这是战争导致心理创伤的一种表现。苏丹在笼子里垂着脑袋。Khalil给它注射了一针可的松,帮助它撑过空运。雄性黑斑鬣犬微微地发抖,在听到金属环相互碰撞的声音时,抖得更厉害。Khalil也给它注射了一针可的松,还在它身边放了糖水和食物,以保持血糖稳定。渐渐地,它镇定了一些。
 
  动物们搭乘的是皇家约旦航空公司晚上8:30的民用航班。就在笼子即将被搬到停机坪,准备装载的时候,救援团队被告知,笼子高出了约25厘米,无法放入机舱。一阵慌乱后,人们找到了一个电动磨具。最胆大的队员把轮子弄松,靠电动磨具让它们和笼子分离,一时间火花飞溅。每当轮子掉到地上时,围观者们就会鼓掌。直至午夜,飞行员才起飞。
 
  凌晨3:00,我们在阿曼降落,通过海关,来到货运区。笼子已经到了,上面全是绳子,连在一起就像马戏团火车,正等着被放到两辆拖车上。
 
最后的冲刺
 
  我们开了约一个小时车,来到了新希望中心,艾莉雅公主基金会的Al Hussein正等着我们。她愉快地说:“古老的《圣经》上曾说过,约旦欢迎异国他乡之人,历史一直在证明这一点。今天看起来,这句话也适用于其他物种。”
 
  10个人把黑斑鬣犬那沉重的、没有轮子的笼子抬到了它们的新家。雄性在围栏里走了三圈,雌性扑向了一个大水槽,它们很快就变得形影不离。中心的狗狗们也表示了欢迎,相互嗅了嗅,叫了几声,摇起了尾巴。
 
动物大营救!且看叙利亚的动物们如何逃离战火纷飞的城市
雌性黑斑鬣犬凯西正走进新希望中心的新家,这是约旦的另一处野生动物保护区,负责接收黑斑鬣犬和爱斯基摩犬。
摄影:AHU SAVAN AN, FOUR PAWS
 
  艾莉雅公主基金会和我们一起,在警察和军队的护送下,前往Al Ma'wa野生动物保护区。这个保护区坐落在山顶,山上长满了橄榄树,在灼热的沙漠阳光中,带来一丝阴凉。
 
  动物们对放归的反应各不相同。一只熊走进了宽敞的新围栏,对着水果和蔬菜大快朵颐了一顿,接着嚼起了橄榄树。一只雄狮小心翼翼地探索着自己的新院子,另一只则撒丫子狂奔了一阵。一只母狮子(可能是它的伴侣)被放到了邻近的水泥建筑中,这样它们可以重新认识彼此,母狮子也能渐渐痊愈。Al Ma'wa野生动物保护区动物护理的负责人Diana Bernas告诉我们,它的身体一侧布满了可怕的圆点图案:有的地方有毛皮,有的地方则是疮口和裸露的皮肤,这很有可能是弹片、感染或寄生虫导致的。
 
  老虎苏丹一瘸一拐地,无法也不愿意移动。怀孕的狮子丹娜走进了自己的水泥房子,蜷缩在稻草里,简直精疲力尽。
 
  到了傍晚,苏丹来了一次户外冒险,在阴凉处睡了一会儿。母老虎走到了新的饮水地,俯下身子,闭上了眼睛。然后,它来到我们身边,发出了嚓嚓声,相当于说了句“你好”,接着躺下来梳理毛发。
 
  第二天早上,管理员查看丹娜的情况时,看到了一只几乎纯白的幼崽偎依在它身边。原来,丹娜是想等到达宁静安全的地方后,才分娩。不过工作人员没有看到第二只幼崽。
 
  幼崽哈格尔勉力撑了一个月,还是去世了,它是魔法世界公园里的最后一个受害者。它的免疫系统很脆弱,器官发育不良,很可能是母亲在叙利亚糟糕的饮食造成的。
 
  随着最后一只动物被放归Al Ma'wa野生动物保护区,Khalil看上去疲惫不堪。深深的黑眼圈仿佛在讲述这一个月以来的辛苦与压力,原计划的5天变成了令人焦灼的4周。
 
  Khalil把这13只动物称为“动物大使”。他说,为了它们,“人们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一个专注的小群体护送着野生动物在这场战斗中穿行。这些动物是黑暗中的一线希望。”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