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虽然大象不用护照也能跨国,但生命也因此受到更多威胁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10.12
大象不认得国界,会因此陷入危险。
 
撰文:Rachael Bale
 
  大象一天能走80公里。由于大部分大象都生活在国境线附近,因此,一头大象可能晚上还在博茨瓦纳,早上就到了安哥拉。
 
  于是,问题来了:在国际法律之下,安哥拉境内的大象受到的保护要比博茨瓦纳更多。实际上,超过半数的非洲大象生活在边境地区,而只要它们人为划定的边境线,受保护程度就会随之改变。
 
  《Biological Conservation(生物保育)》期刊上发表了一项新的研究成果:研究人员分析了热带草原上非洲象的种群数据,显示出了“跨界”保护行动的重要性,即,当各国政府和各个组织应该超越政治边界,协作起来,共同管理和保护迁徙的大象。
 
  根据大象普查组织(Great Elephant Census)的统计数据,非法象牙贸易带来的偷猎行为,使非洲象面临着严重威胁。每年约有27000头大象被杀,导致大象数量在2007至2014年间共减少30%。1990年,国际象牙贸易禁令生效,但是,中国、日本和美国等地的黑市需求仍然兴盛不衰。
 
虽然大象不用护照也能跨国,但生命也因此受到更多威胁
大象一天能走80公里,许多大象会跨越国境线。
摄影:ANDREW COLEMAN,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许多环保主义者,还有上述研究的作者都表示,象牙贸易禁令的问题在于它导致了一个两难问题的出现,即某些非洲国家的大象因象牙贸易而获得了更多保护。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是保护大象免遭偷猎的最关键国际条约之一,而附录I是野生动物所能获得的最高保护等级。比如,在33个非洲国家,大象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入附录I,因而象牙贸易被完全禁止。但是,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南非和津巴布韦等4个非洲国家则把大象列入了附录II。如此一来,象牙贸易可以获得9年的缓冲期,而且这些国家可以凭借CITES的特殊许可继续进行象牙贸易。
 
  上述研究的作者之一、南非自由州大学的Katarzyna Nowak(也是《国家地理》临时供稿人)及其同事们认为,根据大象所在国家的不同,而给予它们两种不同程度的保护,是毫无道理的,因为大多数大象种群都生活在跨境地区。
 
  因此,他们称,保护大象的最好办法就是采取跨境行动,将大象种群视为跨界地区共有,而非因某个时刻处于某个地点而将大象视为属于某个国家。
 
  Nowak称,这样便能把大象全都纳入CITES等国际公约的同等保护之下。“如果某个物种的移动性很强,我们就必须要调整我们政策的尺度。”
 
  此外,她还认为,偷猎团伙压根不在乎国界。他们甚至在整片大陆流窜作乱。“保育人员应该比偷猎团伙更能跨国联动,而非相反。”
 
联合保护
 
  许多物种都处在它们所经过的所有国家的共同保护之下。以北美洲的迁徙鸟类为例。20世纪初,许多本地鸟类都处在灭绝的边缘。有钱的女性为了戴上羽毛或者鸟儿标本装饰的帽子,北美的鸟类贸易十分繁荣。1916年,美国和加拿大签署了《保护候鸟公约》,并随后使美国诞生了第一部重要的环保法律《候鸟协定法案》。该法案规定,凡是在北美大陆迁徙的鸟类,无论它们身处国界哪一侧,都应受到同等保护,免受捕猎、羽毛贸易和采卵。随后几年,墨西哥、日本和俄罗斯也与美国签订了类似的协定,以确保鸟类在整个迁徙路线中都能得到保护。
 
  全世界有各种类似的协议来保护迁徙物种,最著名的当属《迁徙物种公约》,它能在物种生活和迁徙的任何地方给予保护。但该公约并不关注动物贸易,而这正是大象所面临的最大威胁。
 
  为了协同保护非洲大象,非洲南部的五个国家在2012年结约,创立了一个跨国界的保护区——卡万戈•赞比西跨境保护区(KAZA)。该保护区的理念就是要为动物建立一个空间,让它们从几十年的种群减少中恢复过来,并促进可持续的人类发展。然而,该理念并没有涉及贸易问题。
 
  该研究的作者们最终认为,跨国保护大象的行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各国同意给予大象CITES框架下最高级别的保护。Nowak认为,可以预见,即便仅有几个国家恢复象牙贸易,也会对大象产生威胁。她说:“对贸易的期望,或者贸易所带来的预期,本身就能怂恿非法活动。”
 
  去年南非举行的大型野生动物贸易会议上,参会人员投票要求使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南非和津巴布韦境内的大象,获得与其它33个拥有大象国家同样的保护级别,即列入附录I。这33个国家与博茨瓦纳投了赞成票。另外3个国家,及美国和欧盟投了反对票。
 
  美国担心通过之后,非洲南部的国家只会单纯地“预订”或正式地无视象牙禁令,而这在CITES框架下是允许的。欧盟则认为某些非洲国家的大象数量太多了,没有资格要求更多保护。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和南非则希望继续维持合法象牙贸易的可能性。
 
  Nowak很困惑,她说:“大象数量减少背后的力量,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掌控的,但是,你却无法让CITES去超越国家层面来思考。这既关乎合作与外交,也关乎保护大象。”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