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Page-head-log.png 首页 arrow 动物 arrow 影像 arrow.png 科学家发现地球上最珍稀的类人猿,已成为第三种猩猩
查看原图
科学家发现地球上最珍稀的类人猿,已成为第三种猩猩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11.06


撰文:Jason G.Goldman
 
  2013年11月20日,苏门答腊猩猩保护计划接到一通电话,说是在打巴奴里山区发现了一只受伤的猩猩。
 
  “它的脸上,头上,背上,手上,还有腿上都有伤口,”研究员Matt Nowak回忆道。“他们在它体内甚至还发现了一些气枪的铅弹”——表明他曾受到人类的虐待和折磨。即使得到了兽医的救治,这只名叫Raya的猩猩还是在8天后死去。
 
  Raya其实来自于一个新的猩猩物种,那就是打巴奴里猩猩,它们也是地球上最为珍稀的类人猿物种。
 
  这种新识别出的动物仅生活在巴塘托伦的高海拔森林中,这里的猩猩种群长期以来一直让苏黎世大学的遗传学家Michael Krützen感到困惑,Michael Krützen研究类人猿已经有十几年了。
 
  那是因为巴塘托伦猩猩与跨海的婆罗洲中它们的同类更为相近,而不是与它们生活在同一个岛屿上的其他猩猩。到目前为止,科学界已认可的两个猩猩物种——苏门答腊猩猩和婆罗洲猩猩——都是极度濒危物种。
 
  一直以来,这些家伙们都是被假定为苏门答腊猩猩的,”他说。
 
冰河时期和超级火山
 
  最终,科学家们达成了一致。Krützen的团队排列了遍及苏门答腊和婆罗洲的37只野生猩猩的全部基因组。
 
  11月2日发表在期刊《当代生物学》上的结果表明,婆罗洲猩猩,苏门答腊猩猩,和来自巴塘托伦的新物种猩猩由三种不同的演化谱系构成。不可思议的是,最古老的血统却属于最新的猩猩物种。
 
  这种遗传行为显示,几百万年之前,猩猩从南亚大陆移居到了现在的苏门答腊,并占有了多巴火山口南部的一片区域。大概330万年前,它们中的一群又向北迁徙,拓殖在多巴北部的区域。在这两群猩猩时不时的进行异种交配时,它们还保留着很大的区别。
 
  然后,大概60万年前,第二个分支出现了——这次的种群出现在原来的多巴南部种群与转而定居在婆罗洲的猩猩种群之间。随着冰河时期继续发展,海平面发生改变,猩猩们在陆块地块之间轻松移动——这就解释了巴塘托伦猩猩为何与婆罗洲猩猩更为相近。
 
  大约7万5千年前,多巴火山爆发了。也许不是巧合,基因数据也表明有一个猩猩种群在大约7万5千年前覆灭了。由于火山岩浆毁坏了周围的雨林,生活在火山两边的猩猩们被永久地隔开了。
 
濒临灭绝的红毛猩猩
 
  最近,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研究生James Askew发现,巴塘托伦雄猩猩发出的叫声与他录下的苏门答腊岛上别处的猩猩和婆罗洲猩猩的叫声有所不同。苏门答腊猩猩发出的叫声是冗长而低沉的,婆罗洲猩猩的叫声要更短更高一些。巴塘托伦雄猩猩的叫声则混合了两者:冗长,但音调高。
 
  “很难相信现存的猩猩之间最深的基因分离一直遭到忽视,直到现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哺乳动物学家Kris Helgen说。
 
  “头骨尺寸的区别真的很显著,也是这点帮助识别出了新的物种——即使是在仅有一副骨架的基础上,”并未参与新研究的Helgen说。
 
  Helgen告诫说,这项研究只是一个起点,至关重要的是尽可能继续收集新的巴塘托伦猩猩样本,以做进一步的分析。
 
  这项工作尤其重要,因为生活在巴塘托伦的猩猩目前的数量只有不到800只,且散布在三个区域。
 
  “许多遭到忽略的物种,就像打巴奴里猩猩,都濒临灭绝了,”Helgen补充道。“至关紧要的是要准确地收录下它们,为它们起一个学名,这样它们就能被有区别的辨识出来,能对它们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并且将它们保护起来免遭灭绝。
 
(译者:追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