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该不该圈养?多家动物园拯救穿山甲的计划引发争议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6.16
导语:六座动物园与一家非营利性组织联合起来,打算在为时过晚之前对穿山甲进行人工养殖。但批评人士称,这些身披鳞甲的非洲生物很有可能在圈养环境下死亡。
 
该不该圈养?多家动物园拯救穿山甲的计划引发争议
去年,46只穿山甲被从多哥引进到美国,用于创办一个人工养殖项目。图中芝加哥布鲁克菲尔德动物园的这只穿山甲就是其中之一。
供图:THE CHICAGO ZOOLOGICAL SOCIETY
 
撰文:JaniActman
 
  过去十年来,如果你想要观赏家猫大小的穿山甲,用细长舌头大肆吞食蚂蚁。加州的圣地亚哥动物园会是不错的选择。2007年,野生动物保护官员截获了一批非法运输的穿山甲,获救穿山甲中就有被送到该动物园的。
 
  据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报道,这只穿山甲在动物园里一直活到了去年,并在饲养员注意到其行为异常后去世。事实证明,穿山甲在圈养环境中难以存活,往往会过早死亡。
 
  尽管如此,六座美国动物园与位于佛罗里达州的非营利性“穿山甲保护组织”仍然决定,在去年从非洲引进了45只穿山甲进行人工养殖。上述机构表示这么做是为了保护穿山甲,因为它们在野外多灾多难。此举引发了一场争论,焦点是动物园在帮助保护高度濒危物种时的角色。
 
  “我们认为自己有机会提供帮助,也想在这方面采取行动,”芝加哥动物学会的动物保护项目高级副总裁Bill Zeigler说道。芝加哥动物学会负责运营布鲁克菲尔德动物园,园内有9只成年穿山甲和4只穿山甲宝宝。“穿山甲展览不会带来多少收入,”Zeigler说道。“但这能让参观者们认识到穿山甲正面临的问题。”
 
该不该圈养?多家动物园拯救穿山甲的计划引发争议
2016年,印尼警察截获了这批非法运输的穿山甲鳞片,这些鳞片很可能是被用于传统医药。
摄影:JEFTA IMAGES, BARCROFT MEDIA, GETTY IMAGES
 
  让我们来了解一下穿山甲的现状:穿山甲一共有八个种类,其中四种在非洲,四种在亚洲,所有种类的穿山甲都面临灭绝风险。穿山甲被野生动物专家认为是地球上走私现象最严重的哺乳动物,它们在栖息地被猎杀食用,并因为越南与中国对其鳞片的需求(用于传统医药)而遭偷猎。今年5月下旬,香港海关在一个从非洲发来的船运集装箱内查缴了7吨穿山甲鳞片。
 
  这些动物园不仅希望藉此教育公众关于穿山甲的知识,还希望通过实地研究和资助非洲的野外研究来加深对穿山甲的了解。他们希望能建立一个拥有基因多样性的自立穿山甲族群,以便将来重新放归野外。
 
  “我们不会对小头鼠海豚采取类似举措,因为我们对其一无所知,”俄亥俄哥伦布动物园的Lewis Greene说道。小头鼠海豚生活在下加利福尼亚州和墨西哥本土之间的水域,渔船在非法捕捞高价石首鱼时从渔网里发现了这种鼠海豚。据估计,如今地球上仅剩下30余条小头鼠海豚。“如果我们能够去了解穿山甲,那么当它们像小头鼠海豚这样面临灭绝危机时,我们将拥有维持和确保其种群生存的知识。”
 
通常它们会死掉
 
  但有些战斗在保护穿山甲最前线的生态保护者和动物福利倡导组织并不支持这项新的养殖计划,他们认为穿山甲非常不适宜动物园生活。
 
  “当人们谈论到大象和海豚时,争论的焦点往往是动物园里的福利问题,”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北美地区主管Jeff Flocken说道,“但在穿山甲这个例子里,问题不仅仅是动物福利,通常它们会死掉。”
 
  他补充道:“我们毫无理由为了丰富园内动物种类就将它们从野外抓到动物园里。”
 
  据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Elly Pepper发表的博文称,圈养穿山甲平均年龄不到五年。“TikkiHywood

  Trust”创始人Lisa Hywood表示,野生环境中的穿山甲则可以活上几十年,不过它们的生命周期还未完全确知。这家总部位于津巴布韦的非营利性动物保护组织立志于拯救、治疗和放生穿山甲。
 
  Hywood自从1994年来就在照顾这种动物,她形容保护中心是一种“半圈养”环境,散养的穿山甲在那里能获得人们提供的食用蚂蚁。她表示,保护中心的穿山甲死亡率大约为25%,“它们很容易紧张,非常害羞,不喜欢噪声和亮光”。
 
  送往美国的穿山甲中有两只没能撑过长途运输,而且至少有七只穿山甲在抵达动物园后死亡。其中布鲁克菲尔德动物园两只,哥伦布动物园三只,匹兹堡动物园两只。田纳西州的墨菲斯动物园,“穿山甲保护组织”,德克萨斯州布朗斯维尔的格拉迪波特动物园尚未就穿山甲的生存率作出答复。
 
  另一方面,总计有十只穿山甲在动物园内出生。据布鲁克菲尔德动物园的Zeigler表示,穿山甲“表现良好”,但“由于我们对穿山甲所知甚少,每一天都可能面临挑战。”不过Zeigler承认,让穿山甲在动物园内生存和建立长期人工养殖项目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算是失败了。
 
  “穿山甲保护组织”的创始人Justin Miller表示,那是因为穿山甲在抵达时就已经不够健康,并被喂错了食物,他就是提出将穿山甲引进美国动物园计划的人。
 
  Miller称他们目前为止已经克服了种种困难:“批评人士告诉我们,我们会无法提供让它们维生的食谱,但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我们被告知无法人工繁殖穿山甲,我们也做到了。”
 
从野生到圈养
 
  Miller表示,他在大约五年前提出了这项计划,当时他注意到非洲穿山甲非法交易迅速增长。“如果你前往非洲找人打听穿山甲,会发现猎人们就在路边以15美元的价格进行贩卖,”他解释道。“就在一年之内,其价格就飙升到了200美元。我当时便意识到会出大问题。”
 
该不该圈养?多家动物园拯救穿山甲的计划引发争议
穿山甲是走私情况最严重的哺乳动物。
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不过,当Miller对美国人谈到穿山甲时,对方往往会冷淡应对。他意识到,公众需要了解穿山甲的现状,于是花了三年时间往返于西非的多哥,通过用小鸡交换的方式说服农民放弃他们发现后打算食用的白腹穿山甲。他将这些穿山甲照料到恢复健康,降低它们的紧张感,开发出一种有效的食谱,并将它们送往美国。
 
  Miller声称,他们的最终目标是降低穿山甲在圈养环境下的短期死亡率。他指出,圣地亚哥动物园在拯救加州秃鹰中的关键作用,证明了动物园能在动物保护工作中提供帮助。加州秃鹰一度在野外灭绝,直到1992年首批出生于动物园的加州秃鹰被放归到加州的天然栖息地。
 
  Miller表示,目前暂未有计划将这些穿山甲放归野外,不过“圈养穿山甲会在类似野外的环境中生活,如果有必要的话就可以进行放生。”科学家正在研究穿山甲的基因,这样穿山甲的后代就能尽可能地呈现基因多样性。
 
  但Lisa Hywood认为,将穿山甲留在它们原本的野生环境中,同时专注于增强非洲穿山甲营救中心的能力,这样会更好。
 
  “它们的世界会在突然之间天翻地覆,”她提到动物园中的穿山甲。“我希望看到的是,如果独角兽真实存在于我家窗外的话,它们会被送往政府当局,并重新放归到自然安全的保护区内。”
 
  她补充道:“但如果我们无法停止对穿山甲的需求,那么无论动物园能人工繁殖多少穿山甲都无济于事——我们永远也满足不了某些人的无穷欲望。”
 
  (译者:红心之王)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