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鸟类市场繁荣背后的隐忧,印尼鸣鸟陷入绝境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5.10.03
撰文:Rachel Bale
 
   亚洲鸣鸟危机峰会召开之前,媒体曝光了印度尼西亚鸟类市场的相关细节,东南亚的宠物贸易由此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鸟类市场繁荣背后的隐忧,印尼鸣鸟陷入绝境
印度尼西亚的露天市场有很多,图中的鸟类市场位于苏门答腊,集市上售卖的均为非法捕获的鸟类。
摄影: MARK LEONG, NATIONAL GEOGRAPHIC
 
  雅加达的普拉姆卡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鸟类市场。成百上千的鸟笼悬挂在遮阳棚或是商店狭窄的天花板上,行走其间,会听到阵阵刺耳的鸟鸣。
 
  市场上的待售鸟种类繁多,从小布朗雀到绚烂的虹彩吸蜜鹦鹉,再到身形娇小的大眼睛猫头鹰,应有尽有。大多数的鸟类均为非法捕获,最终会被卖给当地人做宠物。
 
  野生动物贸易监控组织的一项最新调查指出,印度尼西亚鸟类市场的规模之大已经超出预期。
 
  2014年,调查人员耗时三天,完成了对普拉姆卡以及雅加达市内其他两个市场的鸟类数量统计,调查显示,待售的鸟类数量超过19000只,涉及200多个鸟种。这三个市场是东南亚最大的鸟类市场之一。

   调查人员发现,市场上的鸟类价格差别很大,一只斑文鸟仅售43美分,而一只绯红金刚鹦鹉的售价高达4200美元。
 
  调查人员记录在册的大部分鸟类都是印度尼西亚本地物种,主要包括相思鸟(体型较小,呈黄绿色,眼周有一圈白色羽毛)、爪哇鹩哥、斑姬地鸠,以及体型较大的绿叶鸟。
 
鸟类市场繁荣背后的隐忧,印尼鸣鸟陷入绝境
这对可爱的巴厘岛鹩哥住在布朗克斯动物园内,也被称为罗斯柴尔德鹩哥,该物种已濒临灭绝,目前野外仅存115只。
摄影:MICHAEL NICHOL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我们预估了雅加达鸟类市场的贸易情况,但其规模之最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为此,这份报告中着重强调了其庞大的规模。”野生动物贸易监控组织发言人理查德·托马斯在一封邮件中写道。

  在印度尼西亚,鸟类是最受欢迎的宠物。2005年的一份研究显示,超过五分之一的家庭会豢养鸟类,在印尼的五大城市中,被豢养的鸟类数量高达260万只(保守估计)。

  正如爪哇谚语中说的那样,一个男人只有在成家立业、驭马佩剑、有鸟为伴后才能算做是真正的男人。

  亚洲第一次鸣鸟危机峰会于上周末在新加坡召开,会议旨在解决该地区鸣鸟数量下降的问题,野生动物交易监控组织的报告在峰会之前夜出炉了。

  近几年,地中海地区和美国的鸣鸟数量骤跌,民众对这一问题十分关注,如今这种暴跌趋势已蔓延至东南亚。

   印度尼西亚境内有131个受危鸟种,这个数目仅次于巴西,这里也是全球鸟类非法贸易的枢纽。
 
  一个男人只有在成家立业、驭马佩剑、有鸟为伴后才能算做是真正的男人。

  调查人员确认的几个鸟种都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列为受危物种,包括巴厘岛鹩哥、黑袖椋鸟和红额噪鹛。

  还有一些鸟类被列入了印度尼西亚当地的保护名录,凡是受保护鸟类均禁止猎捕。专家们认为保护名录应该收录更多的鸟种,但这份名录自1990年创建后就再没更新了。
 
  印度尼西亚露天野生动物市场上售卖的大多是本地鸟种,自然资源保护论者担心非法鸟类贸易的繁荣会带来难以估量的恶果。
 
  客观来说,印度尼西亚野生动物贸易法和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当完善:未经允许不得捕获任何鸟类,未经允许不得运输或销售鸟类,否则将以违法行为论处。
 
鸟类市场繁荣背后的隐忧,印尼鸣鸟陷入绝境
栖息地遭遇乱砍滥伐,被开辟成棕榈种植园,这是印度尼西亚本地鸟种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
摄影:TEVE WINTER,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2015年,欧华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分析指出,印度尼西亚的执法部门形同虚设,直接纵容了非法贸易的发展繁荣。
 
  普拉姆卡和其它市场的绝大部分商家都不做销售记录,伯顿·哈里斯说道,今年早些时候它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发表了一项研究。
 
  除了宠物贸易的威胁,鸣鸟的栖息地也在不断遭受破坏,许多栖息地已被划归为木材皆伐区,或是被开辟成了棕榈树种植园和橡胶种植园。
 
  “毫无疑问,栖息地丧失是亚洲鸣鸟面临的最主要威胁。然而,还有一些鸟种的处境更为危险,它们外形靓丽、叫声悠扬或是十分稀有,因而更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的诱捕目标。”

  各方面都不突出的乌鸦和黑枕黄鹂却有了护身符,幸运的活了下来。
 
  我们预估了雅加达鸟类市场的贸易情况,但其规模之最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为此,这份报告中着重强调了其庞大的规模。——理查德·托马斯,国际野生动物贸易监控组织
 
  其他鸟种,比如极度濒危的巴厘岛鹩哥(几乎通体雪白,眼周呈蓝色,尾翼呈黑色,还有一个毛茸茸的羽冠)每只售价高达500美元,而在印尼,中产阶级的月收入在200到670美元之间,拥有一只巴厘岛鹩哥被认为是身份的象征。
 
  国际野生动物贸易监控组织调查人员在鸟类市场发现了16只待售的巴厘岛鹩哥。据估计,目前野外的巴厘岛鹩哥数量不超过115只。
 
  养鸟是印度尼西亚家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一种越来越普及的大众文化,如今鸟类歌唱比赛已席卷印尼各地。

  国际野生动物贸易监控组织调查人员并未提及绑着脚环的鸟类,它们被圈养长大,没有经历过野外生活。
 
  一些调查人员认为印度尼西亚的圈养项目能够降低市场对野生鸟类的需求,而国际野生动物贸易监控组织反对扩大圈养规模,除非印度尼西亚当局能够确保相关部门严格执行育种规定,并且禁止野外捕获的鸟种作为圈养良种。
 
(译者:陌上花开)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