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最“毒”不过狮子鱼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5.07.28
针对佛罗里达州入侵物种狮子鱼的一系列控制措施以失败告终,现在这些有毒的鱼开始同类相食,然而这似乎依然无法大幅减少它们的数量。
 
撰文:Katie Pyzyk
 
最“毒”不过狮子鱼

  多年来,佛罗里达州海螺礁岛的渔民Gary Nichols总是能在龙虾陷阱里看到狮子鱼。今年,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狮子鱼开始互相残杀了。Nichols告诉我们:“当狮子鱼从深处上来时,它们会吐出胃里的东西,我注意到很多鱼吐出来的就是狮子鱼。都不需要开膛破肚,因为它们嘴里就有同类。狮子鱼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饕客,所以我并不是很惊讶。”
 
  面对佛罗里达州日益严峻的狮子鱼入侵,同类相食似乎是自然选择,但这对于抵抗入侵恐怕没什么帮助。
 
  狮子鱼的长相有着极强的视觉冲击力:身披褐白相间的条纹,两侧还有长长的扇状鱼鳍。鱼不可貌相,在佛罗里达州和加勒比海附近的海域,这种鱼被认为是最具破坏性的外来物种。它们胃口极大,一顿饭可以吃掉很多生物,导致其他鱼类数量锐减,并因此改变了当地脆弱的沿礁生态系统。
 
  不仅如此,狮子鱼每四天就能产下将近3万个卵,再加上毒刺,更是如虎添翼,在佛罗里达海域,它们没有天敌。DNA证据已经证实,加勒比海域的狮子鱼正在上演同类相食;科学家还在确认这是否源于虾虎鱼和鲷鱼等现有食物资源的枯竭。
 
罕见的自相残杀
 
  过去,Nichols在佛罗里达礁岛群附近的龙虾陷阱中,常会找到虾和其他小型无脊椎动物,但现在,猎物的数量下降得厉害。他怀疑狮子鱼正在对甲壳类动物大开杀戒,而且因为这样依然无法得到满足,它们开始对彼此下手了。
 
最“毒”不过狮子鱼
贪婪的狮子鱼入侵佛罗里达海域后,对当地脆弱的岩礁生态系统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摄影:TOBIAS FRIEDRICH, F1ONLINE DIGITALE BILDAGENTUR GMBH/ALAMY
 
  Nichols说:“(今年)我看到很多体型更大的狮子鱼,它们的肚子里都是同类。狮子鱼吃一切小东西。我觉得这是因为它们已经把大部分食物资源消灭光了,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
 
  海洋科学家声称,同类相食也会发生在岩礁鱼类中,但很罕见。经过胃容物的研究,科学家发现从巴哈马群岛捕捞的130条狮子鱼里,有4条这么做过,墨西哥方面也曾有过类似的结果,当时研究了157条狮子鱼。
 
  由于缺乏研究,我们尚不清楚狮子鱼同类相食是保持稳定状态,还是日渐增多。
 
  诺瓦东南大学的海洋研究人员Matthew Johnston负责追踪狮子鱼的数量,他表示:“如果这一现象日渐频繁,那意味着狮子鱼的数量太多了,它们正在自我控制,但我认为还没有到达那一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将会是非常有趣的现象:届时狮子鱼的数量将会达到某一特定区域环境承载力的极限。”
 
大肆破坏
 
  早在20世纪80年代,佛罗里达州的狮子鱼就开始威胁大西洋沿岸。专家推测这种入侵是因为有人把水族馆的狮子鱼放到了野生环境中。
 
  在印度太平洋本土地区,狮子鱼并不会导致海洋生态系统失去平衡。但短短两年时间,大西洋的狮子鱼快速增多的同时,当地鱼类数量下降了65%。佛罗里达州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委员会的Amanda Nalley声称:“近几年来,我们一直在跟踪鱼类种群数量的变化,狮子鱼是这片海域里最厉害的家伙。”
 
最“毒”不过狮子鱼
佛罗里达官方鼓励潜水员用鱼叉刺杀狮子鱼,来控制它们的数量。
摄影:BETH SWANSON,ALAMY
 
  狮子鱼之所以从佛罗里达州的大西洋沿岸一路来到巴哈马群岛,遍布加勒比海,抵达墨西哥湾,都是洋流和飓风干的好事。珊瑚礁环境教育基金会的Lad Akins说:“以前我们从来没见过大西洋的入侵物种跑到墨西哥湾。这是新的研究领域。”他也参与了DNA研究,记录了捕食同类的狮子鱼和生活在巴哈马群岛的36个其他物种。
 
  在墨西哥湾北部,狮子鱼定期的大餐由超过40多个品种组成,包括濑鱼和虾虎鱼在内的岩礁鱼类,还有具有商业价值的红鲷鱼和比目鱼。南阿拉巴马大学的博士生Kristen Dahl说,它们还与鲷鱼抢食物,“几乎吃光了人工礁石上的所有生物,继而被迫到各处觅食”。
 
狮子鱼烹饪食谱
 
  这种威胁让公众也参与了进来,共同对抗物种入侵。Akins的团队写了一本狮子鱼烹饪食谱,还教潜水员用鱼叉刺杀狮子鱼。佛罗里达州官方还解除了捕捞狮子鱼的数量和尺寸限制。今年春天,州政府甚至开展了首个消灭狮子鱼宣传日,实施“珊瑚游骑兵”(Reef Rangers)计划,鼓励潜水员每年至少两次把狮子鱼从珊瑚中赶走。
 
  Nichols发现,只要去掉毒刺,这种鱼其实是可食用的,于是他开始向佛罗里达州的餐馆售卖狮子鱼。尽管他在抓鱼方面小有所成,但整个食用市场大体来说还是“未开发的资源”。Nichols坦言:“我其实不想抓狮子鱼,我要的是龙虾,但它们至少还值点钱,而且这么做也是在保护环境。”
 
  虽然各方都在不断努力,狮子鱼的扩张却并未放慢脚步。Dahl注意到,在墨西哥湾等水域,狮子鱼的数量仍然在增长。“不管整个系统如何,它们还是在扩张,数量、大小和重量的在上涨。这太疯狂了。”
 
最“毒”不过狮子鱼
狮子鱼原产于印度尼西亚珊瑚礁。科学家不明白为什么它们的数量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就能得到控制,而在佛罗里达州和加勒比海域,它们却没有天敌。
摄影:PAUL SUTHERLAND,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大西洋的部分地方,狮子鱼的密度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五倍多。科学家还没确定是什么让狮子鱼在本土安分守己,种群数量一直在可控范围内,但Johnston很清楚,“大西洋里没有这样的控制因素”。
 
  现在,人们开始担心狮子鱼也会流入一些未受影响的地区,比如巴拿马运河和地中海。就目前看来,狮子鱼还没有对人类下手。但被它们的刺戳中会引起疼痛,偶尔伴有恶心或呼吸困难。
 
  最近,垂钓者和研究人员发现狮子鱼的生活习性开始发生改变,比如栖息的深度超过30米,它们已不再是人们印象中的“浅礁居民”了。Johnston表示:“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在改变,以及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进化的速度也太快了。”
 
  但有一点很清楚,从狮子鱼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毁灭性的入侵物种是如何在佛罗里达大肆破坏的。“我们不知道狮子鱼的未来会怎样,现在一切都太迟了。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吸取教训,不要让悲剧重演。”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