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小生物眼睛的微观探索

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小生物眼睛的微观探索只有某些雄性浮游才有“头巾眼”,这样的眼睛使其拥有很好的低光视觉。

摄影/撰文:Martin Oeggerl
 
  眼睛是一个极其完美的器官。我对生物的演化很有兴趣,而眼睛经过长期的进化变得非常完美,因此我对眼睛格外好奇。上图为一只雄性浮游的眼睛,长在头部顶端,很像一个头巾,因此被称为“头巾眼”。雄性浮游就是靠着这双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寻找雌性的身影。它甚至没有嘴,对于生命只有一天的雄性浮游来说,吃东西不是很迫切的事情。不过在死前寻找到雌性繁衍下一代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拥有一双巨大的眼睛很有必要。
 
  我是一个癌症研究者,同时也以“微观探索者”(Micronaut)的名义从事科学摄影工作。之所以称为“微观”(Micro),是因为我擅长拍摄极小的生物。在瑞士穆顿兹的生命科学学校,我利用一台扫描电子显微镜进行拍摄工作。“探索者”(Naut)则是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带着扫描电子显微镜到处跑的宇航员,不断做出新的发现。每次我都先利用扫描电子显微镜拍摄出黑白照片,然后再进行着色,仅着色可能就要花掉我一周的时间。这样的研究不仅很有科学价值,而且极具美感。
 
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小生物眼睛的微观探索果蝇的眼睛是复眼,也就是许多紧紧排在一起的小眼组成的视觉器官,它眼中的世界是网格状的。果蝇没有眼睑,每个小眼周围长着刚毛,科学家猜测这些刚毛有保护眼睛的作用,能防止灰尘和杂物进入。

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小生物眼睛的微观探索飞蛾的眼睛很大,几乎覆盖了其相对较小的整个头部。飞蛾的大脑能够存储图像一段时间,如此一来其光感受器在微弱的光线中看清物体的机会就更大,因此它们在黑暗环境中的视力更好。(相比之下,人类的光感受器以不断“流动”的方式处理图像,也就是说看到图像后图像就立刻消失。)
 
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小生物眼睛的微观探索
虾的眼睛是由方形的小眼组成的复眼。科学家曾一度认为虾是瞎子。不过,现在科学家终于弄清楚,尽管虾的方形小眼不能像昆虫的眼睛一样通过弯曲光线来构建图像,但其方形小眼中的镜子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小生物眼睛的微观探索蛀书虫,虫如其名,喜欢待在旧书里,它们的眼睛构造非常原始,只有一些感受器。有些蛀书虫甚至没有眼睛,只能依靠皮肤下的感受器探测光线。
 
世界原来如此美丽:小生物眼睛的微观探索
叶螨身体两侧各有一双眼睛,可以识别颜色和紫外光。叶螨依靠视觉来定位寄主植物叶子的底面,从而躲避对其有致命作用的紫外线辐射。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收藏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