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2016年珠穆朗玛峰攀登季 中/尼优劣对比
  • 内容来源:
  • 网站编辑:玄天
  • 发布时间:2016.03.21
一些人质疑从尼泊尔一侧攀登珠穆朗玛峰是否适合。山峰北侧是否更为安全?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其他变化是否会对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的经济产生严重影响,或是对尼泊尔的经济影响更大?

2016年珠穆朗玛峰攀登季 中/尼优劣对比

  过去数年,珠穆朗玛峰尼泊尔(南坡)一侧发生了一系列悲剧事件,其中包括2012年Himex的整支队伍因为惧怕Khumbu冰川发生雪崩而放弃探险活动。2014年,这样的担心最终成真,Khumbu冰川同一处冰塔崩塌,导致16名夏尔巴协作遇难。数年夏尔巴协作发起罢工,当年整个季节的登山活动戛然而止。去年,2015年,地震引发雪崩,致使南坡大本营18人死亡。

  尼泊尔旅游局似乎把媒体作为声势浩大的平台,表明他们要令珠穆朗玛峰登山活动更为安全。但事实上,这些新闻稿的内容让人颇为疑惑,致使人们难以做出见识广博的决定。

  区域的状况并不稳定,加之尼泊尔的政局也颇为动荡,这将导致长时间从事商业探险活动的公司转至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寻求更为稳定的环境?本文将分析探险公司所面临的选择。

  在文章开始便需要表明我的观点,从山峰任何一侧进行攀登均存在优势和不足,而且山峰两端均有公司能够在合理价格区间提供安全服务的队伍。当然,你可以沿人们所谈论的不同线路进行攀爬。底线是:调查问题,小心选择,安全攀登。中国一侧关闭边境直至3月30日

  对于中国一侧来说,延迟似乎颇为寻常,似乎每年的延迟或甚至是取消攀登的情况都令人颇感意外。这也是为何长期从事商业探险活动的公司,如IMG,Himalayan Experience,Altitude Junkies和其他对于很早以前便把他们的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转移至存在争议的,情况更为稳定的尼泊尔一侧。但是数支队伍依然倾向于山峰北坡,一支把这里作为他们珠穆朗玛峰登山策略中心的团队争辩到,避开南坡的Khumbu冰川,东北山脊是一条相当安全的线路。其他的队伍则两边下注以避免损失,提供山峰两端的登山服务。

山峰北坡和南坡进行比较的讨论

  作为说明,我询问了数位探险公司负责人关于山峰哪一侧更为安全的意见,还有,他们是否考虑过转换至山峰另外一端。Elizebeth Hawleu和Richard Salisbury管理的喜马拉雅数据纪录了1924年至现今的登山活动:

  尼泊尔一侧共有4,421人次登顶山峰,176人遇难,死亡率3.98%;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有2,580人次到达山峰顶端,106人死亡,死亡率为4.1%把这些统计数据放在时间框架内进行分析,可以得出,山峰北端,或是南端,更为安全,又或者“雇佣”,如同喜马拉雅数据对于那些没有赚取向导工资,但是为客户提供协助服务人员的称谓,近些年间比那些客户更容易死亡。而且,事实是自1924年至现今:

  282人(168名外国人和114雇佣人员)在珠穆朗玛峰遇难;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的死亡人数:83名外国人和23位雇佣人员;尼泊尔一端的遇难人数:85名外国人和91位雇佣人员

  显然,2014年的悲剧事件(17人死亡)和2015年的灾难(22人遇难)也一定是任何登山者风险评估的因素,不过他们还应该参考长期的统计数据。

北坡更为安全,显然如此!

  首先是Alpenglow Expeditons公司的Adrian Ballinger,或许是山峰北侧最为直言不讳且说法最为刺耳的拥护者。多年间,Ballinger一直为Russell Brice(罗萨尔)的Himex探险队伍提供向导服务,但是于2012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现在仅在珠穆朗玛峰北侧提供服务,并避开山峰南坡非常安全的所有争论。

  Adrian列出的从山峰北坡仅用时六周登顶的价格为85,000美元/登山者。其中包括沿高海拔营地进行前期的海拔适应训练,西方向导和各类附加服务-而且他的生意颇为兴隆。2016年,他依然将来到这里,不过将与Cory Richard进行不使用辅助氧气的攀登。他的队伍有两名客户,由一位西方向导带领-他们所有人将会借助扶助氧气攀爬。Ballinger说道:

  我坚信基于近期的山峰状况及商业旅行标准和尼泊尔政府最近公布的新规,山峰南侧雇佣协作的商业向导队伍简直不可理喻(而且或许并不道德)。冰川不断展示其危险之处。我们作为向导和探险队伍领队也表现出我们对于预测偶然风险的无能。2014年的事件无人预见的意外灾难。我认识的每一位具有能力的向导和领队都在等待此次事故,或者更糟,等待其发生。随着需要通过冰川次数的增加,冰川灾难涉及的如2014年(或者2012年,2009年,2006年,等)遇难协作的人数也不断增长。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南部最为适宜

  Internatioanl Mountain Guides(IMG)队伍曾经在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组队,但是现在仅在尼泊尔一端提供登山服务。我询问Eric Simonson,基于近期尼泊尔发生的事情,他是否考虑在山峰北坡进行探险活动。不。依据我们的观点,尼泊尔一端的登山活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然是最棒的方式,而且,夏尔巴协作希望重回山峰。

  自2012年(严重拥堵的年份)以来,尼泊尔一端有了长足的进步,但遗憾的是这一切全被2014年和2015年分别发生的冰塔崩塌和雪崩灾难所掩盖。例如,队伍购买更多的绳索,从而铺设数量更多的“向上”和“下撤”绳索以解决“交通拥堵”。

  正如你熟知的情况,2015年的全新冰川线路(更接近中部)似乎是不错的替换方案。最为重要的是,多支队伍之间增进了沟通,并承诺在冲顶过程中身处山峰高处的登山者及夏尔巴的行动(如2013年的山峰打斗事件,使得团队在山峰南坡定期召开会议)进行更好的相互协作。谈及至此,我们显然偶尔会考虑返回山峰北坡。我们在那里进行了八次探险活动,所以我们对线路和情况非常了解。尽管“尼泊尔近期的问题”,我依然感到相较于尼泊尔,中国一侧的不确定性更大。

山峰北侧相当危险

  多年以来,一直在珠穆朗玛峰提供向导服务的Bengas Brother Expeditions公司的Willie Benegas表示:

  从物流方面来说,我认为山峰北坡没有任何不同,问题依然存在。无论如何,山峰北侧的登顶日极为危险,由于地貌的原因,事情变糟的几率要大得多。今年,在南坡,感谢冰川医生,(我的兄弟)Damian和其他向导的艰辛努力,冰川呈现出完美的攀登条件,意思是在地震期间,冰川区域无人受伤或是死亡。

  大本营所发生的便是里氏7.8级地震之后所导致的后果。尽管大本营有人遇难,我们需要提醒自己,这样的事件中,海拔超过八千米的区域也有人死亡。这与南坡比北坡更为危险毫无关系(一位向导为了证实这个说法宣称地震发生时,山峰北侧有人死亡)。恰恰相反,新千年早些时候,事实上,由于登山者的类型(廉价公司)的原因,山峰北坡事故与攀登者的数量的比率更高。我向你保证当更多的探险队伍涌向山峰北坡,死亡率会极具增加。

2016年珠穆朗玛峰攀登季 中/尼优劣对比

山峰北坡有着广阔前景,但是更为艰难

  我询问在山峰两侧提供向导服务的Altitude Junkies公司的phil Crampoton,为何他不会再次来到山峰北坡,此前他宣布,2016年将是他在珠穆朗玛峰进行向导工作的最后一年-山峰两端均是如此:

  现在,我认为在过去两年尼泊尔一端的灾难性事件之后,山峰北坡最终比南坡变得更为繁忙。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边境开放与否,因为中国一侧会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关闭边境。

  我认为山峰北坡路线的难度更高,这会给部分经验不足的登山者造成困扰,他们只能去往更为温暖且相对容易的南侧。我倾向于山峰北坡因为这里进行探险的登山者相较于南坡更有经验。通常有庞大的中国团队得到中国西藏自治区登山学校的支持,当涉及固定绳索和冲顶时,这些队伍经常会得到优先对待。

  山峰北坡的一个问题就是铺设路绳。藏族协作完成的相当出色,但是由于持续的强风和更为寒冷的天气,登山季早些时候固定绳索更为艰难。有大量精神紧张的客户在大本营等待,数着修路人员完成工作的时日。意味着,由于时间限制,冲顶当日有大量登山者会同时出现在同一地点。

山峰两端均有说服力

  尼泊尔本地规模最大的登山和徒步公司,Asian Trekking的Dawa Stephen夏尔巴每年在山峰两侧两侧提供服务。他表示:

  与大多数其他公司不同,Asian Trekking公司在尼泊尔和中国西藏自治区两端带领客户进行探险活动。2008年至2014年间,由于中国政府在奥林匹克运动会准备期间的突然做出的取消登山活动的决定导致大量人员从中国一侧转至尼泊尔一侧。我并未看到返回山峰北侧的明显变化,但是中国西藏自治区一侧的登山申请人数却多过往年。尤其是中国西藏自治区登山协会和中国登山协会变得更为专业,而且对于客户的反馈态度更为开放,他们显然更适于进行协作。

山峰两端的比较

2008年珠穆朗玛峰冰川区域的雪崩

  现今,尼泊尔一侧为63%和中国西藏自治区一端保持36%,我期待或许在接下来超过十年的时间,这个数字会平衡至50/50,但是短期之内不会如此。现在,对于绝大多数珠穆朗玛峰挑战者来说,尼泊尔便捷和相对稳定的情况远远胜过中国一侧的风险。

  徒步去往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是颇为独特的经历,令很多徒步者和登山者津津乐道。去往西藏自治区一端的大本营,你乘坐四轮驱动车在颠簸的道路上行进数日,沿途留宿在令人沮丧的村庄内凄凉的房间之中。但是西藏自治区的景致令人流连忘返,而且从北坡大本营仰望珠穆朗玛峰,你会看到世界上在任何山峰所能欣赏到的最美的景色。

  攀登本身有利有弊。北侧,登山者在海拔更高区域停留更久,所以海拔适应过程相较于山峰南侧更短。北侧的攀爬更具“技术性”,因为这里时刻出现的强风吹走积雪,令攀登者穿着冰爪在裸露的岩石上挣扎行进,对于那些经验不足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很不束缚且令人疲惫的过程,颇为消耗体能。

  不过,最大的区域在于没有khumbu冰川,对于一些人来说,当涉及安全和选择山峰哪一端进行攀爬时,这是唯一的决定因素。而我却一直表示,你只能自食其果。

2016年珠穆朗玛峰攀登季 中/尼优劣对比

2016年珠穆朗玛峰攀登季 中/尼优劣对比
图左侧为尼泊尔的海拔高度和营地之间所需的攀登时间;图右侧为中国西藏自治区的海拔高度和营地之间所需的攀登时间
       
人群决定未来的走向

  我问及Phil Crampton对于珠穆朗玛峰向导服务长期走向的看法,Phil表示2016年是他在山峰两侧提供向导服务十年后在珠穆朗玛峰工作的最后一年。他的回答颇具启示作用。

  我认为现在有全新的公司开始参与探险活动。其中部分过去为很有名气的大型公司工作,随后自己成立公司。一些人多年以来一直在山峰间投资,但是却资金不足,或是没有装备,使用徒步中介机构的装备。外表看起来光鲜靓丽,但是他们对于夏尔巴的事情却知之甚少。我认为如Himex,AC,Jagged Globe这样雇佣固定夏尔巴协作队伍的探险队伍有着更高的成功率,客户也能够获得更棒的服务。珠穆朗玛峰是一座大型山峰,每个人都以来珠穆朗玛峰的曝光以获得未来的客户源,当然还有世界各地那些规模更小的山峰。

2016年珠穆朗玛峰攀登季 中/尼优劣对比

  我觉得把珠穆朗玛峰登山活动列上日程是一种自杀式的商业模式,但是对于我的夏尔巴协作的安全感到非常担忧,他们需要陪伴所有那些在珠穆朗玛峰上导致极长的等待线路和延迟的缺乏经验的登山者。如果我能够为他们在其他季攀登活动中支付他们在珠穆朗玛峰攀爬过程中所赚取的同样的薪水和奖金,那么我处于安全考虑,我非常愿意做出改变。很难宣传那些人们并不了解的山峰。例如,Cholatse峰是一座比Ama Dablam峰难度更高且更具技术性的山峰,即使是在淡季,Ama Dablam峰也过分拥堵。人们知道珠穆朗玛峰和乔戈里峰,但是有多少人知晓世界第三,第四,第五高峰。

  我在加德满都遇到一位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的50出头的英国女性。当时我和Tunc Fundak正坐在院落之中,谈论我们此前一同进行的探险活动。这位英国女性听到我们的谈话,并骄傲地告诉我们她不久之前刚刚到达了珠穆朗玛峰顶端。我们祝贺他,她询问我们在何处攀登。我回答干城章加峰,她回答到,这是否是一座山峰,如果是,在那个国家。这准确地回应了我的观点。

未来

  正如此前所说,如果你必须进行预测,那么必须经常进行。而且先决条件是…

  珠穆朗玛峰的未来?历史显示每一个艰难或是悲剧的年份,第二年来到珠穆朗玛峰的人数就会创造纪录。我预计2016年将打破这个趋势,现在仅有为数不多计划到访。由于去年地震之后的恶意宣传和尼泊尔政局的动荡(修改宪法,印度制裁,领导人变更),很多攀登者(和徒步者)对探险活动望而却步。但是我估计同一登山季,山峰北坡的人数会略有增加。

  如果2016是一个乏善可陈的年份,那么2017年,我预测山峰两侧都会到达创纪录的人数。无论如何,尼泊尔将给2014年的登山许可延期五年,而2015年的许可则只有两年,所以,2017年会有大量攀爬者涌入,因为如果人们希望节省11,000美元的许可费用,那么这将是他们计划之中的关键点,同时,这会导致山峰两端出现拥堵和混乱。

  总之,我认为珠穆朗玛峰会一切如常。吸引着专业登山者,业余攀爬者,背包客和梦想者。

  每年,我们会看到10至15人遇难,客户和“雇佣”人员人数均等-由于每一侧登山者的数量原因,南坡的比例略高于北坡;价格将继续上涨-而当尼泊尔公司站稳脚跟,而西方队伍增加更多附加服务时会有所下降。

  而且尼泊尔政府将会继续把珠穆朗玛峰作为收入的重要来源,但是我们明白数百万美元的收入真正投入到登山行业本身的资金却微乎其微,更不要提夏尔巴和他们的村庄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永远不会改变。艾佛斯特峰,萨迦玛塔峰,珠穆朗玛峰,将永远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山峰,也将吸引着随后一代代的登山者,恒久不变。

作者:Alan
消息来源:alanarnette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