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6.05
导语: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酋长岩的Freerider线路全长近900米,Alex Honnold成为首位以无保护攀岩的方式攻克这条线路的攀岩者。
 
视频:著名的攀岩运动员Alex Honnold成为以无保护攀岩方式登顶酋长岩的第一人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经过近4小时的无保护攀登,攀岩运动员Alex Honnold成功登顶酋长岩。
摄影:Jimmy Chin 
 
撰文:Mark M. Synnott
 
  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当地时间上周六。著名的攀岩运动员Alex Honnold成为以无保护攀岩方式登顶酋长岩的第一人,其攀登线路全长近900米,这可能是攀登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成就。
 
  Alex Honnold全程耗时3小时56分钟,最后一个中等难度的绳距几乎一口气完成。当地时间上周六上午9:28,头顶着飘着几朵白云的湛蓝天空,他拉着酋长岩顶部的岩石成功登上顶部,站在了一块卧室大小的岩石上。
 
  早上5:32,沐浴着粉红色的晨光,Honnold开启了历史性的无保护攀登。前一天晚上他在自己的移动大本营度过,其实就是一辆改装的面包车。Honnold摸黑起床,穿上喜欢的红色T恤和尼龙裤子,吃完燕麦片、奇异籽、蓝莓等固定早餐,接着便开车前往酋长岩草原。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为了挑战首次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攀登酋长岩,攀岩运动员Alex Honnold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展开训练。当地时间6月3日,Honnold成功完成这次伟大的壮举。即将发行的国家地理纪录片和即将出版的国家地理杂志将会详细介绍这次创造历史的攀登事件。
摄影:Jimmy Chin,National Geographic 
 
  Honnold停好车,沿着撒满碎石的小道到达酋长岩的底部。接着他换上一双攀登鞋,在腰部系上一小盒可使双手保持干爽的白垩粉,找到第一个攀登立足点,便开始了创造历史的攀登。
 
  为了完成这次攀登,一年多以来,Honnold先后在美国、中国、欧洲以及摩洛哥等地训练。只有几位朋友和攀登者知道Honnold的攀登计划,他们都发誓对此保密。
 
  Jimmy Chin是Honnold的长期攀登合作者之一,由他带领的一队电影摄制者和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一起为一部即将发行的国家地理纪录片全程拍摄了此次攀登过程。去年11月,Honnold曾进行过一次尝试,不过由于感觉攀登情况不对劲,一个小时之后他放弃了攀登。
 
无保护攀登领域的月球着陆
 
  Honnold今年31岁,曾在萨克拉门托的一个攀岩馆接受训练,2008年他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攻克优胜美地的半圆顶和锡安国家公园的月华拱壁,自此开始进入国际视野。这些攀登成就震惊了攀登界,树立了新的攀岩标杆,就像1954年Roger Bannister用不到4分钟的时间跑完1英里,重新定义了长跑一样。
 
  “Alex征服月华拱壁的壮举改变了我们对攀岩的认知,这是人类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攀岩运动员Peter Mortimer说道,他已经和Honnold一起拍摄了大量影片。
 
为人生之攀接受训练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为了完成这次伟大的攀登,Honnold已经在优胜美地谷和全球的许多地点进行了一年多训练。
摄影:Jimmy Chin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Alex Honnold在Freerider线路上训练,这条线路的攀登难度非常大。即便是在过去几年里,如果有人以徒手攀登的方式成功登顶,就会得到大量报道。
摄影:Jimmy Chin,National Geographic
 
  不过,与无保护攀登酋长岩相比,这些攀登成就就显得黯然失色。很多人将无保护攀登酋长岩视为攀岩界的最高成就,因此无论怎么夸大它给生理和心理带来的挑战都不为过。酋长是一块近乎垂直的大岩石,高近900米,比世界上最高的建筑——哈利法塔还要高。从酋长岩底部向上看去,顶部的攀岩者用肉眼几乎看不到。
 
  “这堪称是无保护攀登领域的‘月球着陆’,” Tommy Caldwell说道。2015年,Tommy Caldwell与合作者Kevin Jorgeson一起登上了酋长岩难度最大的黎明墙线路,他们在攀登过程中使用了绳索和其它防护设备,主要是为了保护安全,不是为了协助攀登。
 
  (Caldwell和Jorgeson采用的是徒手攀登,也就是说攀登者不使用器械协助攀登,使用绳索是为了防止跌落。无保护攀登则是攀登者独自攀登,不使用任何协助攀登和保护安全的设备,全程不允许出现任何错误。)
 
  多年来,攀岩界一直在推测无保护攀登酋长岩的可能性,不过只有两个人曾公开表示此事可能完成。其中一个是无保护攀登高手Michael Reardon,2007年他从爱尔兰的一处海崖下降时被海浪卷入海中,最终溺亡。另一个是Dean Potter,2015年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进行定点跳伞时不幸遇难。
 
  John Bachar是上世纪70年代最伟大的无保护攀登大师,2009年在进行无绳索攀登时不幸遇难,享年52岁,不过他从不认为人类能够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征服酋长岩。Peter Croft今年58岁,上世纪80年代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完成了全长300米的Astroman线路,他从未考虑过攻克酋长岩,不过他知道最终会有人完成这项壮举。
 
  “很明显,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攻克酋长岩是攀岩运动员下一步将会发起的挑战,只是完成这项挑战之后,我实在无法想象攀岩人的下一个目标。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 Croft说道。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在练习攀登Freerider线路时,Alex Honnold和攀岩传奇Peter Croft在一个壁架上休息。Croft是活跃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无保护攀登先驱。“很明显,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攻克酋长岩是攀岩运动员下一步将会发起的挑战,只是完成这项挑战之后,我实在无法想象攀岩人的下一个目标,” Croft说道。
摄影:Jimmy Chin,National Geographic
 
  截止到2014年底,Honnold已经享誉世界。他曾先后当选为《国家地理》、《纽约时报杂志》、《户外杂志》等杂志的封面人物,《60分钟》节目还专门采访过他。Honnold获得了大量企业赞助,与人合作了一本极畅销的自传,成立了一个旨在提升全球贫困社区生活水平的非营利基金会。不过,他始终觉得自己取得的成就没有达到自己期望的水平,无法在攀登历史上产生足够的影响。
 
  2015年1月,当Caldwell和Jorgeson成功登顶黎明墙时,Honnold去现场见证了他们创造历史的时刻。Jorgeson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认为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有朝一日要征服的黎明墙。”
 
  我心中的黎明墙是什么呢?Honnold禁不住问自己。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答案。多年来,他一直在考虑如何才能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登上酋长岩。
 
掌控恐惧的能力
 
  Honnold选择通过Freerider线路登上酋长岩,该线路被视为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中最重要的大岩壁攀登线路之一。这条线路共有30段,难度非常大,即便是在过去的几年里,如果有人采用徒手攀登的方式登顶都会得到大量报道。
 
  这是一条崎岖的线路,沿线布满大量裂缝和缝隙,有些很大,有些还没有指关节宽。在攀登过程中,Honnold把身体挤入狭窄的裂缝,趾尖踩在火柴盒宽的壁架。在有些地方,要仅凭指尖挂在岩壁上,身体则悬在空中。
 
  Freerider线路对攀登者的各项体能都是极大考验——手指、前臂、脚趾、腹部力量,还有身体的灵活度和耐力。环境状况也是Honnold必须仔细计算的因素,如阳光、风力和突发暴风雨的可能性。
 
  不过,对Honnold来说,最大的考验是独自站在悬崖上。面对头顶几百米的线路,完成极为复杂的攀爬动作时能否保持冷静,毕竟脚下能否踩好位置就决定着他的生死。攀登界的精英纷纷认为,Honnold在如此危险的情境下仍具有保持头脑清晰冷静的罕见能力,这一能力是他在20多年的攀登生涯中慢慢培养而来。
 
  Honnold之所以能如此镇静,部分原因可归结于他细致入微的准备工作。他非常注重训练,每隔一天就会用指尖进行多次持续一小时的悬挂训练,利用一个安装在面包车上特制设备进行引体向上练习。此外,他还会花费数小时反复识记每一个关键绳距中的确切手脚放置点。Honnold是一个勤劳的记录者,每天都会仔细记录自己的练习情况,并通过一本详尽的日记评估自己每一次攀登的表现情况。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Honnold把自己悬吊在面包车顶部的一个指板上,通过这种方式增加自己的抓握力量。多年来,他一直乘坐自己的改装面包车前往美国各地的攀登地点。
摄影:Jimmy Chin,National Geographic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作为训练的一部分,Honnold以无保护攀登的方式登上了一条被称为Excellent Adventure的攀岩线路。
摄影:Jimmy Chin,National Geographic
 
  如果从体能角度讲,达到Honnold级别的攀登者并不在少数,但如果从掌控恐惧的能力方面讲,没有人能与之匹敌。Honnold忍耐恐惧情境的能力非常突出,甚至有神经科学家对他大脑中与恐惧相关的脑区进行了研究,探究其与普通人是否存在差别。
 
  Honnold从更务实的角度介绍了自己面对危险的方法。“对于无保护攀登,我很清楚自己处于危险之中,但在攀登过程中感到害怕对自己并无任何帮助,它只会阻碍我的表现,因此我把它放在一边,不去管它。”
 
  在Freerider线路上距离底部180米的位置,有两段绳距非常陡峭、起伏较大,难度非常大。几千年来,冰川将岩石打磨的极其平滑,岩石上没有抓握点,攀登者基本上只能用双脚沿着岩壁走上去。Honnold将登山鞋压在岩石上,以此获得支持自身重量所需的抓握力。他必须保持好平衡,获得足够的前冲力以避免滑落。“这简直就像是沿着玻璃向上爬,” Honnold说道。
 
 独家报道:Alex Honnold首次以无保护攀登方式登顶酋长岩
 
  在阵亡将士纪念日的周末,Honnold和Caldwell一起沿着Freerider线路进行了一次练习。2人用了5个半小时多一点的时间登顶,双双打破了自己的最快攀登记录。“Alex充满激情,我从未见过他状态这么好,”Caldwell说道。
 
  在本次攀登的几天前,Honnold登上酋长岩顶峰,然后借助绳索沿着Freerider线路下降,检查他用粉笔标记的重要抓握点是否还在,因为几天前这里刚下过一场大雨。还好一切完好如初。现在剩下的就是好好休息,为自己的人生之攀做好准备。
 
  “多年前,当我第一次畅想无保护攀登Freerider线路时,大脑里出现了5、6个难度很大的绳距,当时我的想法是:天呐,这个动作太吓人了,这块大岩石难度太大,那个横越太……”Honnold说道。“那时候太多绳距我都觉得难以征服,不过这么多年以来,我不断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一步步向更大的目标迈进,终于到了今天,即便看似疯狂的目标也成为可能了。”
 
  当地时间上周六,目标终于成为现实。经过近4个小时的艰难攀登,Honnold终于成功登顶。在Honnold攀登Freerider线路的上半部分过程中,Chin和助手CheyneLempe带着摄像机,利用绳索从顶峰下降到Honnold的位置跟随他拍摄。他们甚至使用了机器绞车将自己拉上去,即便如此还差点跟不上Honnold的节奏。
 
  汗流浃背的Chin匆忙将自己拉上顶峰,记录Alex Honnold登上世界之巅的历史时刻。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